首页 > 文化频道 >  茶美女 >  冯雪梅 “女子兵法”

情爱里,谁没有伤痛的记忆

冯雪梅 2017-02-23 15:57 来源:中青在线

  一条河莫名地逆流而上,奔涌跃腾,在6束追逐的手电筒光线照射下波光粼粼;

  另一条河,宽阔而灰暗,一阵狂风搅乱了水面,掩盖了河的流向……

  在巴恩斯的小说《终结的感觉》里,那是同一条河,只是一对情侣关于它的故事,关于那场爱恋的记忆,截然不同。不去复述《终结的感觉》了,我们来讲一个类似的故事吧。看看记忆是如何地靠不住,还有那些记忆中的为情所伤。

1.png

  他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到来,想给她一个惊喜。分别之后,他一直策划着这样的相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却不在,难耐的等候里,时间的河流凝滞不动,急切,沮丧,愤怒,情绪的暗流涌动。

  终于在楼下看到窗口亮起灯,打开的门里,玫瑰花正在桌上怒放。没有欣喜若狂,只有淡淡的惊讶。依然像以前那样聊天,疏离感却越来越强,竟然变得有些自作多情了。

  他觉得是她的冷漠,让自己不得不起身告别。在楼下,忍不住再次回首,看到窗口的灯赌气般地熄了。

  那晚,她在阳台上折腾晾衣架,摔下来去了医院。消毒药水和纱布就放在门边的桌上,走路也不灵便,但他居然视而不见,甚至都没问过。

  她站在窗口看着他走远,希望他能转身。

  她感觉自己只是个旁观者,在他作出决定后,接受通知。他突然就去了外地的公司,问都不问她的意见,随后便音信罕至。他知道她打过很多次电话吗?收到了她的信吗?知道她想要什么吗?

  10多年前的这一场告别,彼此都记得,细节却如此不同。当我们听不同人讲述同一个故事,往往不是越来越接近真相,而是越来越迷惑。她到底有没有写那封信,桌上有没有花束,窗口的灯真的灭了吗?为什么两个人的记忆差别如此之大,是忘记了,还是刻意篡改,给自己的“伤痛”找到证据和理由?

  就像巴恩斯的故事里,托尼讲述说,他得知前女友和自己的好朋友相恋之后,很克制冷静地给他们回了信,祝福他们,从此将他们从自己的生活中清除出去,不再受干扰。

  可是,托尼再次读到那封信时,惊讶不已。自己真的写过这样一封充满愤怒与诅咒的信?他确实为情所伤,可在压抑这种情绪的同时,真就“忘记”了自己曾经残酷地“以牙还牙”?

2.png

  很少有人能在感情中不受伤。我们时常对那些伤痛记忆耿耿于怀,尽管这种记忆本身可能有误,但是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真相本身,而是记忆所带来的那些感受:伤心,失望,沮丧,愤怒……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并不需要弄清楚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而是如何面对记忆中的那些伤害。

  “有人容忍了伤害,并尽量让伤害降到最低;有人花费毕生精力帮助其他受到伤害的人;还有一些人,他们最关心的是不让自己将来再受到伤害,不管那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从巴恩斯这段并非针对爱情的话里,我们也许能找到伴侣之间“疗伤”的方式。

  她看到过那些邮件,在他们若即若离之时,他曾经跟另外的女子相谈甚欢。那些他不肯告诉她,或者在斟酌中没有告诉的事情,他都对别人坦露无遗。或许,一度在他心里,最亲近的并不是她。这让她有很强的挫败感,是的,没错,她知道他有选择的权利,可是她依然感觉受伤。

  不去追究是非因果了,那已经不再重要。要紧的是,在这一段曾经的“伤害”面前,感情如何继续?有人愿意坚守,因为相比爱情而言,一时的心有旁骛无关紧要;有人绝不妥协,为了避免自己进一步受伤,硝烟战火、伤及无辜也在所不惜。

  要说毫不介意,几无可能。情侣之间的纷争,哪一次不是在指责对方的过失,强调自己的受伤?难免有磕碰,有争执,有伤害,那些有意无意的过错,可以成为致命杀手,也可以无足轻重。不依不饶,还是淡定放下,改变不了记忆本身,却能让记忆中的伤痕或重或轻,或深或浅。

  还有一点千万别忘了,过于苛求也会受伤。执着于改造对方,最终会因愿望落空而委屈,抱怨,备受伤害。其实有时,我们的“受伤”,是因为按自己所想所要的还原、解说事件,全然不顾它可能不是我们所见、所认为的那个样子。

  那个短视频《不完美的完美伴侣》,让我们看到了什么?

  葬礼上,妻子说她不打算讲述丈夫的好,而是记得他的不好:打呼噜就像寒冷的冬天早晨发动汽车,巨大的轰鸣声可以将他自己从梦中吵醒。而这些她所痛恨的毛病,恰恰证明了他的存在,让她感觉温暖,不愿失去。

  因为“人生就是这样,携手一生,记忆最深的却是这些一点一滴的不完美,它凝成了我们心中的完美记忆。”

【责任编辑:张艳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