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茶美女 >  冯雪梅 “女子兵法”

长在别人身上的那根肋骨

冯雪梅 2017-02-23 16:01 来源:中青在线

  一个青年才俊朋友,游刃有余地在美女如云里穿梭,浅浅深深给人以幻想,却总在恰如其分的距离结束。常笑他,满目花红柳绿迷双眼,终是不知哪朵好了。没想到突然就接到了他的喜柬,洒脱不拘的一个人,成了婚纱照上千篇一律的刻板印象。

  朋友大婚,自是喜事一件。我只不明白,何以天马行空的一个人,竟能够如此心甘情愿身陷围城,并且将一整套程序走得一丝不苟分毫不差。从求婚、订婚再到婚礼,钻戒、婚纱、教堂,这些新式玩意儿自不必说,连双方老家那些诸如下聘礼、跳火盆之类的传统项目,也毫不犹豫,照单全收。敲敲打打、爆竹唢呐,几百桌流水席,虽未有幸亲眼目睹,也知盛况空前。

  心下感慨,再洒脱的人,也难逃俗世羁绊。到底忍不住胸中困惑,追问才俊一个良久揣测的问题:为何在众多美女之中,偏偏选了这一个?

  合适。才俊深思熟虑。你挑的不是最漂亮、最聪明、最能干的那个,而是最合适的那个。综合素质全面,贤慧明理,亲友和睦,最合适当老婆。

  果然聪明,一语道出了婚姻的本质:合适。

  能够持久的婚姻,不是两个完美偶像激情出演的连续剧,而是两个合适的人长长久久的相处。就像两个齿轮,咬合好了,婚姻的这架机器才能顺畅运转。所谓的磨合,是建立在咬合的基础之上,如果两个齿轮,根本就咬合不到一起,想要让大齿轮变小或者小齿轮变大,都只是徒劳的费时费力。

  有人深知此理,有人疑惑不解。好在这世界,选择的机会越来越多,大可不必一见定终生。

  在才俊朋友大喜之时,另一个“白骨精”女友挥刀斩情丝。留学归来,任职于大公司。前男友同她一样,海外名校毕业,自己公司的CEO。相似的背景,难分伯仲的智商,傲立众人之上的才情,谈起恋爱来自然也是高手过招。当初相识,是因大厦电梯里的偶遇,前男友用法语说了句玩笑话,不想栽在将法语当做工作语言的女友手里,从此开始一场绝佳配对的爱情。不成想,却在众人艳羡的眼光里,宣告结束。

  问分手的理由,女友粲然一笑。阿玛尼的休闲装不错,LV的手袋也棒,只是两者配不到一起。进退有度,当断则断。依然是合作伙伴,依然共进晚餐,依然轻声用法语开着玩笑,只是不谈情爱。

  难得的是两个人都聪明。

  倘若一个聪慧,一个糊涂,便生无尽烦恼。女人尤其容易如此,以为只要有爱在,有情分,一切都能改变。当初爱一个人,爱得天翻地覆,无怨无悔,满眼只是那个人的优点,满心只是爱情童话。却不知,有些人只能用来欣赏,只能保持距离。近了,柴米油盐的那些个琐事,会盖过西装笔挺、衬衫鲜亮。此时,那些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那些个不拘小节,领袖气质,统统都只是能看不能用的装饰。更重要的是,不是你爱不爱那些个优点,而是你能不能接受那些个缺点。你能做好一个妻子,对方能不能是一个好丈夫,或者,仅仅是公众眼里出色的情人?合适,不仅仅是你能不能付出和改变,也要求对方如此。

  每个人都在寻找爱情,婚姻的结局却是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尽管我并不赞成上帝用男人的肋骨做成了女人,但是,将寻找另一半,比作寻找合适自己的肋骨,倒是不错的。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大意是说,有人终其一生,也没找到属于自己的肋骨,更多的人,将不属于自己的肋骨误以为是另一半植入体内。在经过痛苦磨合和抗排斥反应之后,终于成为骨肉相连的“完整”一体,却蓦然发现,真正属于自己的肋骨,正在别人的体内痛苦地挣扎。

  婚姻的不幸莫过于此。

  当爱情以婚姻为归宿之时,我们必须弄明白,这一架即将开始运转的机器,这一次肋骨的移植,是否真的能齿轮咬合,彼此相配。

【责任编辑: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