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茶美女 >  冯雪梅 “女子兵法”

左右家庭秩序的游戏潜规则

冯雪梅 2017-03-06 09:35 来源:中青在线

  余小鱼终于明白,希望改变一个男人行为规范的任何幻想,都会在冷酷的现实面前死无葬身之地。

  她101次打开厨房阳台的储藏柜,第101次看到被塑料袋、包装盒、矿泉水瓶等等垃圾用品塞得满满登登的杂乱无章。余小鱼很想大叫一声,一脚将储藏柜和垃圾一起踹出阳台。但是,她的教养不允许她如此,而且此时,她的任何愤怒和叫嚷都将无人喝彩。

  杨小阳回父母家了。由于笔记本电脑、电脑包、光盘、充电器、汽车杂志、手机、钥匙以及外套、皮带等等通常出现于客厅餐桌餐椅上的种种物件,跟随着它们的主人离去,客厅暂时出现了它应有的清静。

  余小鱼总是在杨小阳离开的时候整理房间。即便是一个放在储藏柜里生锈的镙丝钉,只要问杨小阳要不要,他一定冲过来宝贝似地收进抽屉里。所以,杨小阳在的时候,东西总会越整越多,越清越乱。

  杨小阳很少会主动丢掉一些没用东西,哪怕是一个超市里的塑料袋,他都随手收起来。杨小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书房永远比余小鱼的乱。当余小鱼死盯着要求他将所有东西物归原处之时,杨小阳觉得这简直不是自己的家。余小鱼的那些规则让他深受束缚,当然,他不是成心气余小鱼,可是屡屡,他的作为让老婆大动肝火。

  杨小阳后来给自己找到了理论依据,他那个星座的人,混乱指数99。

  余小鱼对此不屑一顾。星座个性,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人天生的那些东西。基因难以改变,可即便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依然会表现出不同的行为方式。同样的种子,在不同的土壤里,长势不同,何况人?

  最终,余小鱼找到了培养杨小阳诸多习惯与生活方式的土壤:生他养他的家庭,以及这个家庭里由来已久的原则和规矩。

  站在杨小阳家拥挤得无落脚之处的阳台上,余小鱼孤立无助不知所措。在她认为应该摆着摇椅喝茶的宽大阳台上,堆满了超市塑料袋、包装盒、旧报纸、空瓶子、牛奶盒,它们拥挤不堪,满身灰尘,却理直气壮。

  杨家的大小柜子,更像是一个大胖子,非要装一件窄小的衣裙,结果拉链大开。那些在余小鱼看来丝毫没有存留价值的东西,都被当做宝贝收藏着。在如此“惜土如金”的家庭里长大的杨小阳,如何能“挥金如土”?

  除了杂乱之外,余小鱼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那一刻,她似乎找到了杨小阳能够面对混乱安之若素的原因。相比之下,她觉得杨小阳已经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改变。尽管那些改变在她看来,远远不够彻底。

  一个家庭对一个人耳濡目染,20多年慢慢浸泡、小火炖熬形成的习惯,岂能是一时半会儿改得了?

  当然,余小鱼没有意识到,这种熏染也让她避之不及。

  在余小鱼父亲家里,杨小阳同样感觉不自在。

  杨小阳进门刚换好拖鞋坐在沙发上,就会看到余小鱼的母亲,他的岳母大人拎着拖把擦进门口的地,以杨小阳1.5的视力,他实在没发现自己在门口瓷砖上留下了脚印。丈母娘有着一大串的讲究,端上茶水之前,茶几要擦上一遍,撤下茶杯之后,茶几又要擦上一遍;送上果盘之前,桌子要擦一遍,撤下果盘之后,又擦一遍。老人家所到之处,必然有一块洁白的抹布相伴。

  余小鱼经常跟杨小阳笑话自己家那些“家规”:进卫生间的拖鞋不能穿进卧室,不可以躺在床上看书、看电视,晚上9点之后不可以吃水果,还有带着知识分子清高的彬彬有礼,拒人千里之外的礼让与客气等等。余小鱼说,她早早结婚,就是为了逃开这些细枝末节的这规那定。

  但是,杨小阳分明看到,余小鱼的书房从来都是井然有序,她不会把电视机摆到卧室里,她的早餐总会有水果,她有礼有节背后的距离……

  那些被余小鱼嗤之以鼻的、不成文的“家规”,其实正是她对杨小阳严格要求的根源,或者说,是明里暗里影响两个人生活方式的参照系。

  没有两个完全相似的家庭,差异有时候是天壤之别。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不仅仅是性格的差异,更是生活习惯、行为方式的千差万别。前者是天性,后者是后天学习培养的规矩,同样深入骨血,如影相随。只是,在婚姻生活里,后者对彼此的影响,往往大于前者。两个人的磨合,实际上是在不同家庭、不同成长环境中养成的家规与习惯的较量。

  每个人都带着源自家庭、源自成长经历的鲜明个性,走进自己的婚姻生活,并自觉不自觉地受它影响。这些东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行为规则、待人接物方式,甚至是非标准。它们能够决定婚姻关系的和谐与否,甚至决定婚姻寿命的长与短。

  婚姻从来都不是一张白纸,它更像是一张经过多次曝光的底片。显影液下,你能清楚地看到那些明明暗暗的旧习惯潜规则,在新家庭这张全家福上留下的痕迹。

【责任编辑: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