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专栏推荐

小院香径独徘徊

尔雅 2017-03-10 10:23 来源:中青在线

    松下

    我的书房外,露台上方,有一棵针叶松。其实它不属于我,是栅栏外邻居家的,可是受惠的却是我,高大茂盛的松枝伸展在我家"领空",投下斑驳摇晃的日影。每年春天,松枝都要抽长好大一截,满树金黄的穗须,然后转绿。落下的松针是金色的,久不清扫,踏上去就像柔软的地毯。我常常摘了碧绿的针叶,垫在盘子里蒸小笼包,咬一口,清香馨人。

    露台

    我家客厅出去,左拐,约三、四步仄巷曲径通幽,便是长约几米的露台,与邻居家的栅栏相接,栅栏上是一溜儿紫色牵牵漫漫的牵牛花,煞是好看。栅栏外是邻家的后院,主人向来很忙,难见人影。踮着脚尖望过去,一院子花草凄迷,附近一树金黄的柠檬自生自长,无人采摘。我私心里盼着它伸展过来,可是他家园丁太勤快,常常剪树修枝,令我愿望落空。

    月夜

    满月或弯月的时候,加上满天繁星,推开客厅大门,便见满院清辉。特别是在露台赏月,最为怡人,月亮就亮在露台左边洗衣房顶那一大丛山榉树冠上。山榉树上串串红果子倒不见了,只见树枝在微风下摇动一串串银色的月影,在那样静的夜晚,像在低语又像倾诉。我不知道怎样写下来,那样的绝美!

    雨天

    我其实是喜欢下雨的。初春的雨天,乍暖还寒,最宜呆在家中。在客厅,打开跳跃温暖火苗的壁炉,蜷在沙发上,手捧一卷,清茶一杯,听雨。挑开白轻纱窗帘,透过百叶窗隙望出去:我院子里洒满水珠的翠竹,在斜风细雨中轻摇。桃树、李树、樱桃树“吧嗒吧嗒”地吸吮着营养丰富的雨水,绽出满树新芽,桃树更是猩红点点。芨芨草、粗壮的马蹄莲以及黄色的小野花处处皆是。这生机盎然的早春二月,早春二月……

    野草

    不知是哪只鸟衔来的种籽,我的草坪上长满了野草。在后院还不要紧,我称之为"凌乱美",可是在屋前与行人道之间,就有点"有碍观瞻"了。这种草很奇怪,它不是杂乱的野草,却像一种"香菜"的蔬菜。如果真是香菜,我就不用去超市买了,可"自给自足"。其生长速度出奇地快,上月邻居才帮忙剪过,如今它又高过膝盖了。如果不是传统上认定它不是"草坪草"的话,它其实蛮茂盛青翠,感觉好看又好吃。无奈,昨天又出动割草机,把它剪掉,因太长,费好大劲,剪出来却像"癞子头"。而且水泥地上,染了好多绿汁,空气中飘满了青草的香味。

    落英

    上班的早晨,清晨6时,还未到邻居喻阿姨家,她房前那一树梅花的香气已袭我而来,飘散在清新洁净的空气中。走到近处,在稀薄的日光中,除了满树的梅影点点,树下更是一地纷红的落英。"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看来要改词了。如果是黛玉,又该生出"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旷世伤感情怀。可是我却很高兴,因为地上、树上都非常美,此时此景,你甚至不能说盛开之美凋落之美,哪一种更美。

    玫瑰

    书房窗前有三株高大的玫瑰,一株粉,一株黄,一株白。可是维修书房外墙时,黄色那株被连根拔起,移栽别处,待工程完毕,再移回时,已被折腾夭折。我的心里一直怀念那株开大朵黄色花朵的玫瑰。我以为如果红玫瑰代表"爱情"的话,那黄玫瑰一定是代表"幸福"。有天朋友来访,经过那白玫瑰时感叹于它的香,可是多年来我却毫无觉察。看来不是生活中缺少美,而是我们的眼睛缺少发现。

    

【责任编辑:张艳如】

麦家:家长要做一个麦田守望者

茅盾文学奖得主

尚长荣:“老戏骨”的创新之路

现为中国文联荣誉委员。

堵力

中国青年报教育科技中心副主任

尔雅

散文家。著有《青衣江的女儿》

自由的孩子最自觉

尹建莉
阅读
【作者简介】

尹建莉

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