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知名作家琼瑶身体很好 要求尊严死想法早已有之

崔巍 2017-03-14 09:56 来源:北京青年报

  79岁的台湾知名作家琼瑶前天突然通过个人脸书账号发表了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公开信,透露她因为近来看到一篇名为《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的文章,有感而发想到自己的身后事,认为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希望不会因为后辈的不舍而让自己的躯壳被勉强留住并受折磨,显示出对生死的达观态度。

  琼瑶公开信一出,引起人们普遍关注,更有不少粉丝担心琼瑶此举是否是因为出现了健康问题而未雨绸缪。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致电琼瑶儿媳何秀琼得知,琼瑶现在身体状况很好,在这封公开信里谈到的观点其实是她早就与家人达成的共识。

  这封公开信是琼瑶写给长子陈中维及长媳何秀琼的。琼瑶在信中写到,她从《今周刊》刊登的文章《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中得知:台湾最近通过了《病人自主权利法》并将于2019年1月实施,该法给予病人可以自己决定如何死亡的“尊严死”权利与她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非常符合,因此希望通过网络“公开我的叮咛”,要求儿子和儿媳到时“不论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

  在文中,琼瑶还表达出豁达的生死观,要求儿子和儿媳到时候能用正能量的方式来对待她的死亡。“时候到了,不用悲伤,为我欢喜吧!我总算走完了这趟辛苦的旅程!摆脱了我临终前可能有的病痛!”最后她乐观表示,写完这封信就可以安心地去计划自己的下一部小说或剧本了,并透露正打算和孙女可嘉共同出一本关于“喵星人”的书,她写故事,孙女来画插图。

  琼瑶的儿媳何秀琼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琼瑶的这篇长文后,他们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这都是琼瑶早已有之的想法,也早和家人做过沟通。“前两年公公身体不太好,从那时起她就开始考虑每个人最终都一定要面对的这个问题。她的态度也就是文中所说的那样,希望能够掌握决定自己如何死亡的自主权。她跟我们聊过好几次,交待我们到时候要按照她嘱咐的去做。我们对此也都表示同意和尊重。”

  何秀琼还透露,琼瑶之所以选择现在发表这封公开信,一方面是受到了《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一文触动;另一方面觉得中国人对身体和死亡的观念一直比较保守,自己是公众人物,担心儿子儿媳到时候如果真的按照自己说的那样不插管、不抢救,有可能会受到舆论的“不孝”指责,于是才决定通过这篇长文,让大家都知道这是她自己的意愿。

  链接

  琼瑶公开信摘登

  虽然中维(琼瑶的儿子陈中维——编者注)一再说,完全了解我的心愿,同意我的看法,会全部遵照我的愿望去做。我却生怕到了时候,你们对我的爱,成为我“自然死亡”最大的阻力。承诺容易实行难!万一到时候,你们后悔了,不舍得我离开,而变成叶金川说的:“联合医生来凌迟我”,怎么办?我想,你们深深明白我多么害怕有那么一天!现在我公开了我的“权利”,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人都是见证。你们不论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

  我已经79岁,明年就80岁了!这漫长的人生,我没有因为战乱、贫穷、意外、天灾人祸、病痛……种种原因而先走一步。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上苍给我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我的叮嘱如下:

  一、不论我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作主时让我作主,万一我不能作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

  二、不把我送进“加护病房”。

  三、不论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因为如果我失去吞咽的能力,等于也失去吃的快乐,我不要那样活着!

  四、同上一条,不论什么情况,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种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我已经注记过,最后的“急救措施”,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帮助我没有痛苦地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地活着,意义重大!千万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人生最无奈的事,是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好多习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观念锁住了我们,时代在不停的进步,是开始改变观念的时候了!

  ……

  下面我要叮咛的,是我的“身后事”!

  一、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来悼念我。

  二、将我尽速火化成灰,采取花葬的方式,让我归于尘土。

  三、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麻烦别人,更不可麻烦爱我的人——如果他们真心爱我,都会了解我的决定。

  四、不做七,不烧纸,不设灵堂,不要出殡。我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干净利落!以后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为我早已不存在。何况地球在暖化,烧纸烧香都在破坏地球,我们有义务要为代代相传的新生命,维持一个没有污染的生存环境。

  五、不要在乎外界对你们的评论,我从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死后哀荣”是生者的虚荣,对于死后的我,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不要“死后哀荣”!后事越快结束越好,不要超过一星期。等到后事办完,再告诉亲友我的死讯,免得他们各有意见,造成你们的困扰!

  “活着”的起码条件,是要有喜怒哀乐的情绪,会爱懂爱、会笑会哭、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动……到了这些都失去的时候,人就只有躯壳!我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万一我失智失能了,帮我“尊严死”就是你们的责任!

  (记者 崔巍)

【责任编辑: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