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专栏 >  尔雅

写意夏威夷

尔雅 2017-03-28 13:17 来源:中青在线

    尔雅

    1

    对夏威夷向往已久,去年夏天与朋友相约,临行前却因故取消;今年6月本想与先生同行,却也推延;接着就是生病,好像故意似的,就是去不成。

    终于成行了,拖着手术后待愈的身体,却少了以往的激动与向往,好像一切都很平常。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天上是七色的彩虹。当我步出机场,立即有人在我脖子上,挂一串缤纷的夏威夷花环……呵,美丽的、浪漫的、天堂般的夏威夷!这曾是我在心中无数次勾画过的夏威夷。

    可此时已是黄昏,椰子树在风中摇曳,整个机场静得出奇,只有鸟们,兀自开着空中音乐会。夜幕降临,出租车行驶在H1号高速公路,车窗外已是万家灯火。

    出租车司机是我们在电视里惯见的夏威夷面孔,深棕色的肌肤,瘦而精干,热情而纯朴。

    先生租住一个两居室的公寓,大大的客厅,客厅外是宽大的阳台。阳台外是一片碧绿的草地,接着是一片森森的树林,密不可透。近前有两棵椰子树,一棵瘦而高,高出我的视野,挂着一骨碌青碧的椰子;另一棵只到它的腰际,旁曳斜出,跳舞的姿态。

    早晨阳台上阳光灿烂,气温热而适宜,正是可以忍受的程度。不像旧金山的凉,凉得裹紧外套;也不像成都盛夏的热,热得人头晕。孰料,兀然一阵瓢泼大雨,把整片树林草地浇得透湿清新,空气中更弥漫着一种雨的香味。雨浇到阳台上,但只到三分之一的位置,所以并不妨碍我在阳台上观雨,我忆起昨夜朦胧中就有过一阵雨声。

    约20分钟后,雨停了,太阳又露出了笑脸,喝饱了水的树们惬意地在空中迎风摇摆。

    如果有谁,看见一个穿着红丝质睡袍的女人,在一个新鲜的早上,一个新鲜的地方,像一只新鲜出炉的面包,在阳台上听雨,听风,听鸟声中的阳光,那就是我——一个喜欢看风景的女人。

    2

    我好像是仅由一扇窗户来了解并感受夏威夷的。

    这是一面由客厅连接阳台的宽大的落地窗,拉开低垂的帏帘,夏威夷的风景画之一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鸡鸣、鸟叫、草地、森林、椰子树、阳光、阵雨、彩虹、蓝天白云……清风甚至穿过阳台,直接吹到我的身上,令我的肌肤感到一阵阵的清凉。

    我病着,不能随心所欲地外出奔跑欢叫,我每天的日常功课,就是读这扇窗,它有着千变万化的内容,读之不尽。凡是它所能表达的夏威夷,都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我。

    但我仍向往着这青窗之外。窗之外的夏威夷,又是怎样的图景呢?

    刚才,先生车载了我外出,我看到了那么干净的夏威夷的街道,我想海风和雨水就是最称职的清道夫吧。车道两旁的树木高大崴蕤,给道路投下大片荫凉,起先我以为是榕树,可他告诉我是攀枝花,刚过了花期。上个月的城市还繁花似锦,火红的攀枝花把个城市渲染得热烈浪漫,一种浓得化不开的热情。

    出乎我意料,以前我从不知道夏威夷有攀枝花,而“攀枝花”是我们四川的一座城市,若干年前我曾在那里毕业实习,花的红妍与城市的炙热一并留在我的记忆。那里的一个年轻人爱上过我。当有人苦苦恋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却恋着别的人,“心与心的轨迹常常彼此错过”,先生早年的诗里这样写过。

    去了附近的超市,东西贵得出奇,疏菜水果品种极少。我奇怪在这天时地利,自然界有着蓬勃生机的热带群岛,为何所有的疏果,包括热带水果都要由外地运来,令我们从物产丰饶的加州来的人,大惑不解。

    穿过一片森林,去他上班的地方,在公路与森林中间,一排平房一字儿排开,草地上有供他们午餐的野餐桌,头顶有一树树的番石榴,酸酸甜甜的,可以随手采了就饭,或作餐后水果。

    最让我惊讶的还是这里的鸟儿,真是异类,声音大到吵人。如果说那天在机场,鸟的音乐会还是Classic(古典)的话,今天简直就是Jazz(爵士乐)或Rock-n-roll(摇滚乐),卷裹着森林中丰富的负氧离子,袭人而来。

    在我旧金山东湾的院子里,有一种开兰色花儿的树,大家叫它夏威夷公主花,在这儿反倒未见过。这儿象征夏威夷的花是一种红色五瓣的花,女人们常常摘了插在鬓角,夏威夷马上就风情万种了。

    在旧金山东湾,我过着一种宁静而简单的生活,而夏威夷,会给我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感受呢?

    “希望你喜欢我们夏威夷”,他这样说。到目前为止,岂止是喜欢,我简直是有点嫉妒了。

    3

    我在孤悬于太平洋中的这间小岛上,面对大自然的美景,踽踽独语,自说自话。

    说了那么多的夏威夷,其实还一直在夏威夷的边缘徘徊,就像我所在的城市,叫MILILANI,处于檀香山的西北方向。它不面海,但面对森林,离威基基海滩约30分钟车程。

    这里的住户大多是波利尼西亚人的后裔。傍晚的时候,他们在公寓附近的草地上奔跑、玩耍、踢球、荡秋千、闲走,或在长椅上纳凉。他们黧黑而粗糙,穿着简单的衣服和拖鞋,一副自然闲散,安于现状的样子。我想,他们不会像其他现代都市人那样,在健身房的机器上徒劳地奔走,或练瑜珈,把身体扭曲成各种各样不舒服的姿式。

    一百多年前,这里还是夏威夷王国,有他们尊贵的国王和王后。那时候虽然蛮荒、落后、缺少现代文明,但试想在这美丽的小岛上当个王后也不错,即使没有金碧辉煌的宫殿也不要紧,如果那个国王正是自己的所爱,那就更好。可以天当被,地当床,在森林中追逐,在海水里嬉戏……他们生活在“水之湄”,确切地说是“水中央”。每个夏威夷女人,都是“他”心目中的“伊人” 。

    汽车沿着卡玛哈玛哈公路行驶,两边是广袤的种植场,有香蕉之类的热带作物,有的土地刚刚翻耕过,裸露着平整洁净的红褐色,煞是好看。记得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叫《照片新娘》:战后的日本女子,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凭一张照片,嫁入夏威夷的甘蔗林,与这里的一个男人开始劳作而困顿的一生。镜头里大片大片的甘蔗林,在黄昏中,波涛般凄苦而绝望地涌动。可那些蔗林,如今安在?

    接着进入眼帘的是风光无限的夏威夷海岸,沿岸有十几个上好的天然海滨浴场,人们在海滩上露宿、日光浴、烧烤、拾贝……在海水中扬帆、冲浪、潜水、嬉戏……好一派宁静详和!一些人家的房子就在天然浴场边,这些房子看上去都很平常,即不阔大也不豪华,表明他们是普通的美国人家,可这海景与浪漫却只有他们独享,整个天然浴场就像他们家的私人浴室。

    4

    虽然近在咫尺,我却没有见到传说中神话般、举世惊艳的WAIKIKI(威基基)海滩。

    先生来电话,说下班后接我去威基基的一个酒吧,整个下午,我都像劳伦斯笔下那个“恋爱中的女人”,期待与夏威夷有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约会。

    威基基海滩,这夏威夷的内核、夏威夷的心脏与灵魂。这儿集中了世界一流的名牌商厦、世界一流的高级酒店、世界一流的浪漫酒吧、世界一流的海滨浴场……

    黄昏中,落日熔金,背景是宝蓝色一望无际的大海,以及大海中的巨轮与白帆点点,近海中有冲浪、戏水的各色人种,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剪影。

    赤脚走在海边,这儿的沙滩是金色的,细密而软弱,是最好的Massage(按摩)。不经意间,一个浪花迎面扑来,给了我一个热情而猝不及防的拥抱,湿透了我的裙裾。

    堤岸上歌舞升平,有夏威夷风格的歌舞表演,舞台与观众席均是青草地,而舞台背景是华盖的榕树以及它垂下的平直宽阔的气根,以及不远处错落有致的高楼大厦。

    夏威夷的舞蹈有呼拉舞,动作舒缓优美,表现原住民在劳动中的收获与欢乐;另一种舞蹈则热情奔放,女人的臀部摆动幅度很大,男人则曲膝作鸡翅摇摆状。我想这些动作应是来源于大自然的飞禽走兽,缘于古代原住民对繁衍与生殖力的崇拜。他们对美的诠释是健康与自然。

    华灯初上,坐在火炬酒吧二楼的阳台上,天气热却无热浪,海风吹在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是一种舒服的恰到好处的凉。一边喝酒,一边有“胖子”乐队的演奏,这是一支四人的乐队,他们一个比一个胖,最胖的主乐手本身就是一只巨大的共鸣很好的音箱。时而热情如火,时而绮丽柔曼的乐声,飘荡在夏日夜风中,若有若无,欲拒还迎……

    海里依然有戏水的人们,岸上到处可见光着上身的男人,身着比基尼的女人,他们闲庭信步、购物、乘凉、在酒吧与朋友聊天……环肥燕瘦,高矮美丑,在这里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同样轻松地享受着人生,享受着这大自然所赐予众生的平等。

    “不夜城,不夜城,你是一个不夜城……”如果说同为不夜城的拉斯维加斯,多的是一种虚幻,香艳与华丽的话,夏威夷更多的是真实,自然与闲散。大海、沙滩、椰林、现代化的建筑、热带雨林气候,构成了视觉艺术与心理感觉上的无限美好。我从未见过大自然与现代都市是如此的水乳交融:城市就是大海的臂湾,而大海则把城市紧紧地拥入怀中,好一对相亲相爱的情人!

    在这鸟语花香的人间天堂,天人合一,我们每个人都羽化成仙,抛却俗世间所有的千忧万虑,找到最简单纯粹的快乐。

    我甚至没有拍一张夏威夷的照片,但所有的美景都定格在了我的记忆。因为夏威夷不是由相机,摄影机或画笔所能表达的。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夏威夷。

    “Alaho(阿罗哈,夏威夷群岛问候语,可表达问候与爱慕等意)!美丽浪漫,风情万种的夏威夷,我想我们是有缘了,虽然我不是“归人”,但也不仅仅是匆匆的“过客”,因为这里,也有我的半个家园。

【责任编辑:张艳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