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茶美女 >  冯雪梅 “女子兵法”

一个人,不要怕

冯雪梅 2017-04-27 09:45 来源:中青在线

  一个男人,突然离婚了。不是好和好散那种,官司打到法院,两败俱伤。一旦夫妻情分走到尽头,比陌路还不如。这场婚姻,原本也算绝配,男方精英女方娇美。只是,浪漫爱情逐渐被婚姻的庸常琐碎替代,婚纱照堆在储藏间里落灰,让人一声长叹。然后就是纠纷、争执、冲突,小恩怨最终累积起深仇大恨。以为都是习以为常的吵闹,忽就成了递到法院的一纸诉状,精英男遭遇当头棒喝。像很多男人一样,他也许厌倦婚姻,也许心有旁骛,也许觊觎艳遇,可他从没想过毁了婚姻这座城。

  女人的执著和坚强在此时淋漓尽致地表现。一场婚离下来,真脆弱的倒是男人。生活突然变得没着没落,宁可无休无止地争吵,也不要孤影独对。原先渴望的自由无拘此时成为不能承受之轻,沙滩上晒过太阳,酒吧里宿醉不归,卡拉OK唱到天明之后,精英男发现自己已经不会独自生活。

  另一个男人,离婚之后,在父母逼迫、朋友相劝之下,轰轰烈烈地相亲。四十出头的成功人士,依然是熠熠生辉的“金婿”。作为阅历丰富的注解,婚史,早就不是什么瑕疵,却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年轻漂亮条件好的女孩子,多半要挑挑选选,觉得人家缺少诚意。私底下还有一个理由,怕侍候不起;年岁相当的,多半也离异,拖儿带女,外在条件超过前妻的没几个。何况,也不想当后爹;还有些大龄“剩女”,不主动有清高之嫌,一主动,就带有明显“目的性”。一轮轮地折腾,饭局没少请,后海没少去,电影没少看,知音未遇抱怨日增,心底根本没有长久相处的念想,甚至连正经恋爱都不会。

  多少人被怨偶逼到绝境进退两难,又有多少人想抓住恋爱这根稻草,以赶走寂寞,摆脱失婚的挫败?很多时候,我们缺少告别旧情的准备。而每一场婚姻的开始,也都不曾计划过以分手结束。只是,世事无常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变故突如其来,让人措手不及。

  害怕分手,是因为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害怕的未知的种种不确定性。即使婚姻名存实亡,也有太多顾虑,太多理由,以为再别扭的相处,也胜过寂寞独行。毕竟,那是曾经习惯的生活,太多气若游丝却无法忘却的记忆,千丝万缕纠缠不清的过往,再三掂量难以权衡的得失算计。即便心生厌倦、疲惫不堪,也要勉强维系。

  多少人能坦坦荡荡地说:对不起,我已不再爱你?而那些迫不得已挣脱围城者,有几个不是身心交瘁黯然神伤?只是,有人能够坦然面对迅速恢复,有人在旧情的阴影中挣扎,有人寄望新爱疗伤。

  婚姻这座城,时常让城里城外的人都愁苦。两性关系,永远是一场双人舞蹈,配合协调,才能进退有致。你无法唱独角戏,仅凭一己之力,让格局发生根本改变。当爱已不复存在,情侣变为陌路,放弃的勇气和坚守的执著同样难能可贵。

  去留之间作出选择,选择之后沉静面对,何尝不都是爱的能力?问问自己想要什么,是风雨共担相濡以沫,是搭伴过日子凑合同行,还是仅仅存留纸面的配偶关系?

  婚姻不是孤苦的解药,指望它填充内心的无助,丰富生活的色彩,打败孤独战胜挫折,很可能只能一厢情愿。婚姻也不是解决个人问题的手段,千万不要认为一个人不好过,两个人能相伴。两个混乱的线团纠缠在一起,比一个更麻烦,更理不清。 

  分手独行让我们内心深处无依无靠,还有那种无法明说的愤怒与挫败,以及受伤的自尊和信心。此番境遇之下,独自面对生活,或者再次开始两人之旅,都是考验。不管是疗伤还是重新开始,也无论告别旧情还是寻找新爱,都需要我们有能力承担应对。

  不错,婚姻帮我们成长,良好的两性关系给我们支撑和依靠。只是,那个你等的人,或者你想要的人,不是你生活中的救命稻草或者全部希望,他(她)担负不起。而且,有可能旧情已逝新爱未来,而等待却遥遥无期。

  要紧的不是有没有人爱你,也不是有没有婚姻,而是你珍视自己,知道自己的需求,懂得婚姻的实质大于内容。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没有遇着之前,或者遇着了又错过之后,就好好跟自己说,我在这里,看时间无涯,花开花落。怀着一份愉悦,一份欣喜,平心静气。

【责任编辑:孙惠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