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专栏 >  尔雅

饥饿农夫牛排

尔雅 2017-05-04 13:24 来源:中青在线

    尔雅

    进入德克萨斯州地界就感觉到了富裕。这从州界边的游客接待处就可窥一斑。接待处占地颇大,建筑美轮美奂。印象最深的是洗手间,里面整面墙镶嵌了彩色马赛克壁画:一个西部牛仔牵着一匹马。而十几扇洗手间隔门全是光可鉴人的不锈钢材质,感觉很气派。

    上车准备离开,随口夸了句洗手间,原来老公也同感。他特别提到壁画,说他那边是个男牛仔,猜我这边肯定是女牛仔。吔,好像我这边是男牛仔,而他那边该是女牛仔?两人争执不下,但又不想回去考证,只好不了了之。

    车窗外沿途可见大型奶牛场,儿子立即断言:德州牛排肯定是美国最正宗的牛排!全家达成协议:一定去餐馆吃德州牛排。

    据说德州最有趣好玩的两个城市:一是圣·安通里亚,另一是奥斯汀。前者是个低于水平面的城市,来之前就听朋友绘声绘色描述:当年他们旅游抵达该市时,到处死寂一片像鬼城。可穿越一隧道,豁然开朗,景色优美,活色生香,街头艺人比比皆是,非常热闹好玩;后者则是德州首府,世界有名的现场音乐之都。所以到达目的地德州小城圣·安洁洛的第一个周末,我们便开车去成等边三角形,约3小时车程的这两个城市。

    周六下午出发,傍晚到达奥斯汀,办好入住酒店手续后,我们开车外出,在城里绕来绕去,绕到非常热闹繁华的市区,原来这就是有名的6街。长长的若干个街区的6街全是紧邻的酒吧,每家都有现场音乐演奏,人们喝酒聊天跳舞,整个城市爵士摇滚打击乐等等搅在一起混淆不清吵翻了天,酒吧及街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蹱,像在庆祝盛大节日。漫步街上,我们是全城仅有的亚洲人,三个“老外”完全游离于这种气氛之外,像油浮在水面。

    回到酒店已近午夜,第二天上午出发去圣·安通里亚,老公溢满父爱地对懒觉中的儿子说:儿子,老爸今天中午请你吃德州牛排!儿子立即雀跃起来。

    到达圣·安通里亚已近中午,因没吃早餐都饥肠辘辘,决定先找牛排馆。可看似寂静的市区却怎么也找不到泊车位,老公不耐烦起来。儿子去找洗手间,我和他等在街边车中,他眉头紧皱十分不解地问: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在该市吃牛排?难道我们不可以晚上回去吃牛排?不都是德州么?我瞪大眼同样不解:又不是我要吃牛排,明明是你自己献爱心许诺儿子今天中午吃牛排的!接着我又提醒:儿子来了,千万别这样,不然你们两个吵成一团,一家人便气鼓气胀了。

    改变策约,决定找一家郊外的牛排馆,网上一查,就查到了“饥饿农夫牛排馆”。开车15分钟出城,餐馆停车场很满,生意兴隆。我们很运气停好车,很运气快速入座。儿子点了招牌餐:饥饿农夫牛排,我和老公则点了一家庭套餐。待侍者端上桌,吓我一跳:儿子那份牛排比在加州吃过的大两倍,而我们那份又比儿子的大两倍,还有三大碗蔬菜沙拉,两大个奶油土豆及松软小面包若干。看来我们真要当一回“饥饿的农夫”了。

    老公左手叉右手刀左右开弓把牛排切割成小条,放进我盘,为防不消化,我慢嚼细咽,觉得没吃多少已饱,转头看他盘里已空。我惊讶地感慨:我吃好少你吃好多哟!他冷笑:看来我们每人都觉得自己是吃得最少的。我再次惊讶:难道你吃得少吗?答曰:我一直在切最好的肉给你和儿子,自己仅啃骨头而已。再看桌上,儿子那份基本没动,原来儿子说我们这份更香浓,他爸就不断切给他。蒙冤得洗,老公委屈地说:50年才吃一回德州牛排,难道我会不管老婆儿子,只顾自己吃么?

    餐馆出来,皆大欢喜。而我遗憾还未看到这城市的独特。老公不愿再开车回去,儿子则说:我本来就只对牛排感兴趣,其它我都不关心的。

    只好打道回府了。

【责任编辑:张艳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