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茶美女 >  冯雪梅 “女子兵法”

有些秘密可以假装不知道

冯雪梅 2017-07-07 13:00 来源:中青在线

  手机第一次响的时候,她没在意,只想到某人没带电话。又响了一次,她拿来扫了一眼,一个陌生电话,没显示姓名。紧接着,一条微信:谢谢你这段日子的帮助。

  做好事居然悄无声息,一反常态呢。一探究竟的好奇,让她查找那个发信人,并且浏览了Ta的微信朋友圈。将其间的内容——图片、文字和她所知道的一些信息串联起来,“不速之客”的身份隐约显现:某人的前女友。

  前女友的女儿在这个城市读书,好像前些日子生病住院了。她曾跟他说:联络下,看人家需不需要帮忙。他看着她有些淘气地笑,断然拒绝。

  哼哼,假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手机有密码嘛,那几个数字组合,难得住谁?你想干什么,以为能够蒙混过关?

  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接下来的故事如何演绎?告诉他你知道他的秘密,还是,接着假装不知道?

  总有人告诉你,装傻是大聪明。可这傻毕竟是装的,如同有着微残的锦缎,不细看完美无瑕,可若你心里总在嘀咕,那些“坏点”就会像虫蚁,迟早咬得你遍体鳞伤。

  生活里,总有一些秘密,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假装的不知道。聪明与智慧的区别在于,小聪明处处显山露水,逮着点动静就大声宣扬;大智慧永远不露声色,处变不惊。

  我们来给秘密做些分类吧。比如,他不想让你知道的那些事。那些事情,和你毫无关系。比如,他的大学时代,他曾经追的那个女孩儿。我想,他愿意告诉你的,多半已经跟你说过,甚至说过好多次。

  在某一次足球比赛中,他受伤了,他们队还被罚下去一个人,他们硬是坚持到了加时赛,还大获全胜;他随手写的一篇小文章,受到某位权威人士的高度评价,被当作范文;当年,某个女同学悄悄给他抽屉里放了张字条,约他暑假见面,可他居然在假期结束后才看到……

  他可能不会跟你说:大学的外语课,他怕口音浓重从来不举手发言;他曾经在某个女孩儿的宿舍楼下悄悄守候,看到她自习归来,然后鼓起勇气给她打电话,听她说“你好”。

  这些小秘密,或温馨或感伤,藏在他的记忆里,属于他的青春岁月,不属于你。男人不认为这是一件太要紧的事情,女人却会纠结于此。她们执着于那些“未知”的故事,当这些事情被别人提及时,她们会有一种“女主角”缺席的懊恼和遗憾,而实际上,早已谢幕的那场演出男主角自己也忘得差不多了。

  或许你会说,他的过去与我们的生活间接相关,所以,我有权知道一切。那么,你是否也希望他掌握你所有的“秘密”?如果每个人都有隐私的话,那就请在装锁的暗箱前止步。我们无法生生斩断过去与现在的关联,却能以现在的鲜活生动,让褪色的旧事冬眠。

  不要将回避那些所谓的“秘密”视为欺骗,更多时候,男人的隐瞒,不过是想掩饰自己的脆弱、不自信,或者息事宁人。他不想将自己的失败和弱点暴露无遗,告诉你曾经的恋情,是说明年少的青涩,还是暗示当初的执着?前者让他觉得尴尬,后者检验你的承受力,何必呢?!

  还有些秘密,可能与你相关,只是对其重要性的判断,男女认知不一。女人对不知情的抗拒,源于“他不重视我”的愤怒;男人对说与不说的选择,更在意有无必要,而不是亲疏远近。思维方式的差别,使得女人往往对那些偶然得知的“秘密”如获至宝,她们顺着蛛丝马迹查找真相,验证揣测,以期获得尽在掌握的成就感和安全感。

  其实,真正的掌控不在于无所不知,而是允许自己不知道,即便获知了“秘密”,也能应对自如。

  对待秘密的不同态度,演绎着不同的情感故事。有些人暂时将秘密收藏,在需要的时候,它们将是重磅炸弹,令对方猝不及防,毫无还手之力;有些人将其当作笑料,广为散播,借机嘲笑对方当年的窘迫;有人听之任之,你的过往我不在意。

  要知道,那些你所斩获的秘密,既不能在吵架之时制约对方,也不可能让你拿来炫耀聪明。它们只是在你创造婚姻这幅作品之时,不期而遇的一些“素材”,你可以对其置之不理,也可以让它们参与创作——是让你的作品锦上添花,还是留下败笔,全看你。

  确实,有些秘密可能暗藏杀机。比如你发现,他并不真的在意你。争吵,哭诉,还是反戈一击?改变现状,或者绝然离去?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你如何处置这些秘密。

  谁也不能替你作决定,只能提醒你,最愚蠢的方式,就是让那些秘密变成利器,反过来一次次自伤。再回来的时候,或许它们已经无关紧要。

【责任编辑:王煜】

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张忠培去世

如何保护好紫禁城建筑及其文物——这是故宫博物院院长必须承担的一个中心任务。

追忆作家柳萌先生:你坐着轮椅过来,我可以推着你走

我们也一定会听到,贺捷生将军会招着手冲着柳萌老师喊:你坐着轮椅过来,我可以推着你走!

堵力

中国青年报教育科技中心副主任

尔雅

散文家。著有《青衣江的女儿》

《自由的孩子最自觉》

尹建莉,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经典教育著作《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最美的教育最简单》作者。两书在近年来总销量达760多万册,获多项图书大奖。作者融合中西方优秀教育思想,文笔优美,紧贴现实,深入浅出,理论和实践结合,开创了中国家庭教育研究新局面。
阅读
【作者简介】

尹建莉

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