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茶美女 >  冯雪梅 “女子兵法”

所有婚姻都有虫眼

冯雪梅 2017-07-07 13:01 来源:中青在线

  朋友在博客上讲述两对幸福夫妻的故事。

  第一对,典型的夫唱妇随。丈夫上进,妻子知足。两个人刚刚拿了新房子的钥匙,男人在新房子里指点江山,女人看着丈夫,柔美地微笑。他们都出身于普通人家,类似的背景,相似的生活方式。结婚很多年了,总是手牵着手逛街、看电影。他耐心地教她打球,从来没有长久相处的夫妻惯见的冷淡和恶言相伤。

  第二对,老婆永远对型。丈夫开车多年,妻子不会开,总是坐在旁边,给他指路。偶然,妻子会很认真地问丈夫,你公正地回答,咱们究竟谁对谁错呀。丈夫说,我从来不公正,只有偏心,老婆永远是对的。

  我的复述,可能与朋友原本的表达有偏差。她是带着感情看待自己的朋友,带着感谢和喜悦发现婚姻中的幸福。我是冷静地读故事,想发现其间深藏不露或者被有意忽略的东西。

  不同的角度,同样的故事就有了不同的解读。婚姻亦是如此,看到婚姻的好,就是幸福;看到它的坏,就是不幸。

  我永远相信,婚姻并非我们所看到所认为的那个样子。也就是说,旁观者眼里的婚姻,绝不是婚姻的全部。所有的婚姻都有虫眼。如同新鲜蔬菜上的虫眼,一个人说,好啊,这样的菜才无公害;另一个想,被虫子咬过的菜,怎么能吃呢?

  这世间有神仙眷侣完美婚姻,不过为数甚少,不可能人人都如此幸运。大多数人,都是从争吵叹息打架让步中磨合过来的平常夫妻。婚姻里既有着共同的物质利益,又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情谊和习惯,还有着错综复杂你我难分的牵绊和纠葛。

  像一件华丽盛装,经过日子的漂洗之后,失去原有的光鲜亮丽,却也淘洗得柔软贴身。那些个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之类能够决定婚姻这件盛装质地和式样的因素,在新装成为旧衣之后,都会退居二线,舒服熨帖就显得越发重要了。

  婚姻上的那些个虫眼,就像旧衣服上少了的钮扣开了的线,你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它,将决定婚姻这件曾经华美鲜亮的衣袍的最终去留。

  原谅我的冷酷,以挑剔的眼光寻找幸福夫妻婚姻中的那些虫眼。

  那对夫唱妇随型夫妻,丈夫有些清高,显而易见的名利好事自然也就离他而去。妻子怨言轻淡却也希望丈夫有所改变。

  有很多并不志同道合的夫妻。比如丈夫淡泊名利,妻子要求上进。这原本是不错的。所有女人,当她选择婚姻之时,一定对男人的未来怀抱希望。男人若是努力,女人自不必操心;男人若是生性倦懒,女人难免有抱负落空的埋怨。女人再好强再自立,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不如己,不如人。那些在女人眼里一无是处的男人,是担待不起好丈夫之名的。

  实际上,婚姻中的男人,往往承载着一个女人对生活对未来的希望和梦想。女人的逻辑很简单:爱我,就该为我改变,给我想要的生活。如若男人志不在此,磕绊就在所难免。

  而在那个老婆永远对的男人看来,太太过于节俭,也不是他的初衷。他采取旁敲侧击的方式,希望她对生活品质有所要求。

  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也就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种生活习惯。婚姻里的争执没有什么大是大非,都是些细枝末节。美国男子娶了中国太太,肯定不会为美国削减对华贸易打架,争吵的理由可能是太太用鸡爪子做了晚餐的冷盘。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要改变一个人根深蒂固的习惯,绝对是一件耗时巨大收效甚微的事。但是,婚姻中的人,都在希望对方有所改变。

  细看婚姻,都有被虫子叮咬的痕迹。那些表面看起来天衣无缝中的瑕疵和缺憾,考验着婚姻中人的忍耐承受力,也测试着他们的智商与情商。

【责任编辑:王煜】

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张忠培去世

如何保护好紫禁城建筑及其文物——这是故宫博物院院长必须承担的一个中心任务。

追忆作家柳萌先生:你坐着轮椅过来,我可以推着你走

我们也一定会听到,贺捷生将军会招着手冲着柳萌老师喊:你坐着轮椅过来,我可以推着你走!

堵力

中国青年报教育科技中心副主任

尔雅

散文家。著有《青衣江的女儿》

《自由的孩子最自觉》

尹建莉,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经典教育著作《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最美的教育最简单》作者。两书在近年来总销量达760多万册,获多项图书大奖。作者融合中西方优秀教育思想,文笔优美,紧贴现实,深入浅出,理论和实践结合,开创了中国家庭教育研究新局面。
阅读
【作者简介】

尹建莉

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