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善待和尊重每一个好好说话理性维权的人

曹林 2017-07-12 10:13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一个法治社会,应该不辜负这种“相信”,珍惜这种对法律和信仰和依赖,善待这些无论何种境界下都把法律当成自身权利保护神的公民。永远不要让一个对法律和公道充满信赖的人绝望,他已经一无所有,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只剩下法律与公道。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杭州保姆纵火案,让人痛心到窒息,愤怒到失语。我一直都没有敢点开被烧死一家人生前的照片看,母亲和三个孩子生前的笑容越是灿烂幸福,越让人痛惜。也一直不敢尝试去共情,无法想象侥幸逃过惨剧的幸存者林先生瞬间失去4个最爱的人,那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疼――这世上应该没有比这更虐心的疼了,这世上也应该没有比这位林先生更可怜的人了。一直有人留言让我评评这起纵火案,声援一下林先生,可每次写几个字欲言又止,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说什么都觉得无力。

  人间惨剧,旁观者可以回避不去体味那种痛,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一条新闻,一个热点,一个悲剧,再大的震惊和悲伤,也会在热点的此起彼伏中很快遗忘。但林先生无法回避,本来也许是最幸福的人,瞬间一切都毁灭了,论为最可怜的人,他家破人亡,他失去了一切,每天都会活在无尽悲痛、思念、自责、仇恨的折磨中。从他“老婆孩子在天堂”的微博中能感受到他的锥心之痛。他现在有两颗心,一颗心在滴血,一颗心强打精神,忍着巨大悲痛挺着一口气为死去的亲人讨一个说法。

  让我忍无可忍写这篇文章的,是网上关于林先生维权的一些争议,质疑他对小区物业消防问题的追问,质疑他维权的动机,质疑他对物业在救火中失职问题的批评。那种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和攻击一个最应该被同情的受害者的文字,真的很脏,恶心之极。并不是说受害者就是正义的,就占据了道德高地享受批评和质疑的豁免权,但对他遭遇如此大的不幸,不能失去起码的悲悯心和同情之理解。可以不同情,可以不关注,不苛求必须站在林先生一边替他维权,为他可怜的妻儿讨一个说法,但起码不要用莫须有的罪名伤害他,让他在家破人亡后再承受舆论的恶意。

  林先生是一个应受到关怀和同情的受害者,也是一个应得到善待和尊重的理性维权者。遭遇如此惨剧,失去相濡以沫的爱妻和冰雪聪明的三个孩子,即使他歇斯底里,即使他的维权行为有一点极端,大吵大闹一番,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怎能过度苛求一个家破人亡失去一切的受害者呢?――何况,令人尊敬的是,他并没有“闹”,而一直保持着克制和理性,在法律框架中表达自己的诉求,聘请律师为亡妻亡子讨说法,还原纵火案的事实和真相,联合其他业主调查大厦的消防问题和火灾中物业和保安的失职问题,开微博寻求媒体和公众的支持。

  没有暴力和极端行为,没有歇斯底里以暴制暴,没有去渲染仇恨和反社会,强忍悲痛,以一个业主的名义,一个公民的名义,一个失去妻儿的丈夫和父亲的名义,穷尽合法的手段去争取自己的应得权利,克制、平和、守法,难道不应该尊重和珍惜每一个这样好好说话理性维权的人?

  家庭遭遇如此惨祸,保持着理性维权的姿态,不用“闹”的方式去解决,说明他相信法律、相信公道、相信有未泯灭的良知。一个法治社会,应该不辜负这种“相信”,珍惜这种对法律和信仰和依赖,善待这些无论何种境界下都把法律当成自身权利保护神的公民。永远不要让一个对法律和公道充满信赖的人绝望,他已经一无所有,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只剩下法律与公道。

 

【责任编辑:邓江秀】

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张忠培去世

如何保护好紫禁城建筑及其文物——这是故宫博物院院长必须承担的一个中心任务。

追忆作家柳萌先生:你坐着轮椅过来,我可以推着你走

我们也一定会听到,贺捷生将军会招着手冲着柳萌老师喊:你坐着轮椅过来,我可以推着你走!

堵力

中国青年报教育科技中心副主任

尔雅

散文家。著有《青衣江的女儿》

《自由的孩子最自觉》

尹建莉,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经典教育著作《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最美的教育最简单》作者。两书在近年来总销量达760多万册,获多项图书大奖。作者融合中西方优秀教育思想,文笔优美,紧贴现实,深入浅出,理论和实践结合,开创了中国家庭教育研究新局面。
阅读
【作者简介】

尹建莉

中国家庭教育领域标志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