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影·天下

今何在:我把孙悟空当成人来写

杨莲洁 2017-07-18 10:54 来源:北京晨报网

    

导演郭子健、原著作者兼编剧今何在,主演彭于晏、倪妮在新闻发布会上。

    ●今何在   畅销小说作者,知名游戏策划,大型幻想世界“九州”创始人之一。代表作品有《悟空传》《西游日记》《九州·海上牧云记》《九州·羽传说》以及与周星驰合著的电影小说《西游·降魔篇》等。

    最热门网络IP《悟空传》搬上大银幕

    17年前,刚毕业的今何在白天上班,晚上开始在论坛上写他眼中的西游故事。当时今何在只是满足自己的写作欲望,但没想到《悟空传》在网络上一炮而红,成为最炙手可热的IP。如今,《悟空传》终被搬上大银幕,阵容十分耀眼——监制黄建新、导演郭子健、原著作者兼编剧今何在,主演彭于晏、倪妮、欧豪、郑爽、余文乐。今何在本人也早已成为横跨文坛和影视圈,拥有多重身份的知名作家。2017年,今何在有多部作品迎来了影视化,包括《悟空传》和《九州·海上牧云记》。

    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今何在谈到了电影《悟空传》对小说的改编,也谈到了他对西游人物的设计与构想以及他未来的写作计划。在今何在眼中,西游故事里的孙悟空、唐僧等角色都是有着个人经历、情感丰富的人,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或者猴子,这也是他从周星驰的《大话西游》里学到的精髓。至于电影《悟空传》,今何在透露说,孙悟空与紫霞的感情将是电影的主要线索。他也很拎得清写小说和当电影编剧的区别:“小说是写给自己看的,电影是做给观众看的,要考虑的东西很多。”

    对于个人职业生涯未来的规划,今何在希望回到写《悟空传》时比较纯粹自由的状态来创作新的小说,最想写的是“既科幻又现实”的类型,即以科幻为背景却能映射现实的故事,类似于“太空歌剧”。他也从未放弃做导演的梦想,只不过现在了解越多越感受到做导演的难度,还要等到更合适的时机才能付诸实施。

    谈电影 悟空的感情是主线索

    从小说到电影剧本,身兼原作者和编剧两职的今何在做了必要的取舍。据今何在透露,主要围绕孙悟空与紫霞的感情线,搭着讲一讲天蓬和阿月的爱情,以及杨戬的故事,因为杨戬与孙悟空对手戏很多。尽管小说中唐僧与小白龙的故事线也深受读者喜爱,却因电影篇幅有限只能舍去。

    北京晨报:《悟空传》从小说改编到电影,改动大吗?

    今何在:《悟空传》小说里的线索太复杂,电影不可能这么拍,这么拍观众看不懂。电影首先要拍一个大家看得懂的故事,所以很多东西就要浓缩起来。小说的时间线可以跳来跳去,电影要集中在一段时间里。《悟空传》的电影就是集中在悟空上天,跟阿紫相识,到最后大闹天宫这个时间段。电影的主线是孙悟空与紫霞这条线,搭上天蓬和阿月的感情戏,还有杨戬这个角色,他与悟空对手戏多。

    北京晨报:你既是《悟空传》的小说原作者,又是电影《悟空传》的编剧,这两个工作最大的不同在哪里?改自己的东西会下不去手吗?

    今何在:小说就是我一个人写,为自己负责,就是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需要考虑太多,写出来的就是我今何在的作品。编剧永远是在帮别人完成一个东西,帮导演完成他的作品。做编剧需要跟其他人坐在一起开会,可能剧本就能改一年,不停地讨论,是大家合作的过程。电影是大家的东西,代表很多人的想法。而且剧本永远是要给别人看的,让别人看懂你想表达什么,所以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就很多。比起来,编剧更像一份工作,但因为我喜欢电影,所以觉得做这份工作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改自己的小说我倒不会有下不了手的感觉,因为我知道小说不能那样原原本本地拍出来,肯定要变成一个大家能够接受的故事。改编的压力是来自另一方面的——要想怎么改才能让大家都喜欢这个东西,电影始终是做给别人看的,需要让别人喜欢才行。

    北京晨报: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拍摄的时候,你认识了郭子健,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他作为《悟空传》的导演?找彭于晏演的孙悟空你是否认同?

    今何在:郭子健是一个年轻导演,我觉得年轻导演更能理解《悟空传》的感觉。而且他也很喜欢《悟空传》,很有想法来做这部电影。他的想法和我的不一样,但这没有关系,我们可以一起讨论。电影并不是把小说念一遍,而是新的东西,有自己的生命力。我总认为,做新的东西比完全重复自己更好。

    最早定彭于晏演孙悟空的时候,他很重视这个角色,来找我聊孙悟空的形象。我会观察他,也看过他以前演的电影,我觉得他来演很适合,因为他的性格里有猴的一面、悟空的一面,他很调皮。我希望演员能够本色出演孙悟空,骨子要有孙悟空的劲儿:调皮,不拘一格,骨子里狠,认真、不服输。彭于晏很适合。

    北京晨报:小说搬上大银幕,也有很多失败的作品,你会担心《悟空传》上映之后可能出现的批评声音吗?

    今何在:中国的电影观众看过很多国外好的电影,他们现在很挑剔了。《悟空传》上映之后不可避免会有人批评,我有这个心理准备。而且让人说好话是特别难的,他得多喜欢这部电影才会在看完之后写影评说这部电影真好看啊!我自己也写影评,大部分时间我是觉得要批评、要不吐不快才去写的,如果电影很好了我反而不会发声。

    谈角色 把孙悟空当成人来写

    《悟空传》小说问世的时候,很多读者都感受到了一种颠覆的力量。对今何在而言,他自认并没有刻意要颠覆《西游记》,而只是写出了自己内心所理解的西游故事:孙悟空、猪八戒也要,唐僧也好,其实都是当做人来写的。

    北京晨报:说到西游题材,难免就会提到周星驰的《大话西游》,这部电影对你的影响大吗?

    今何在:小时候我喜欢看86版《西游记》,六小龄童演的孙悟空,那是一种情怀;高中看的《大话西游》,周星驰版孙悟空,不懂,不理解,因为我小时候看的孙悟空不是这样子的。大学以后我才慢慢看懂《大话西游》,原来不一样是因为六小龄童演的孙悟空更像猴子一点,周星驰版的孙悟空是一个人。这让我明白原来西游可以这样写。原来我也可以写一个不一样的孙悟空,不一样的唐僧。《悟空传》改编,不是模仿周星驰。他写了他的孙悟空、唐僧,我写的时候可以再把他颠覆一遍,写出更新的孙悟空、唐僧,完全是属于我自己的。这是我从他身上学到的地方。

    北京晨报:《西游·降魔篇》、《西游·伏妖篇》,你都是编剧团队的一员,你跟周星驰就西游有过哪些交流?

    今何在:我跟周星驰聊了很多。我们对西游的理解有共同点,那就是都希望把孙悟空、唐僧这些形象作为人来刻画。他们有人的感情,会生气,会有痛苦,从这个角度来推进故事。但我们对人物设计不一样。《悟空传》里的悟空是悲剧的英雄,他跟无法战胜的东西去战斗,其实那就是命运。唐僧像个哲学家,他永远在思考,他追求道路和真理,想找到一个拯救众生的办法,但是又怀疑别人告诉的答案是否正确,所以他想亲自去验证。唐僧是思想者。这是我设计的西游。

    周星驰的西游故事着重点在于孙悟空与唐僧之间的关系。他们是师徒关系,又互相仇恨、互相厌恶,甚至悟空还想杀掉唐僧,但到后来唐僧感化了悟空。周星驰写更细腻的感情,我的点则更多地在人生的选择上。

    北京晨报:所以读者觉得你写的孙悟空也是比较颠覆的,你认同这样的评价吗?

    今何在:对比《西游记》,你会觉得颠覆。但我不觉得我在颠覆《西游记》,我只是写出我理解的西游故事。每个人对《西游记》的理解不一样。有人觉得降妖除魔的故事,有人认为是励志成功的故事,我理解西游就是人生路。精彩的东西在路上,不在终点。

    说到孙悟空这个角色,如果只把他当成猴子来写就很简单,永远嘻嘻哈哈、永远想要降妖除魔。如果把他当成人来写,就有很多东西写,可以写出自己想要的世界,因为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在我看来,孙悟空就是一个经历特别丰富的人。他年轻的时候做到齐天大圣,可以说达到了人生的顶点;后来被压到山下五百年,经历了特别大的落差;放出来之后戴上紧箍咒。经历这么多之后,他会有很复杂的心态,他想回到过去成为自己,又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服自己,要按照现在这条路走下去。

    在我的小说里,孙悟空已经有点精神分裂了,一直在跟自己作战。这是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人怎么可能打败自己呢?打败自己的时候其实把自己也杀死了,不管杀死的是哪个自己。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悲壮的故事。

    说创作 未来想写科幻的现实

    现在的今何在,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个利用下班时间写小说的大学毕业生了,而是著名的作家、编剧,以及九州公司的创始人之一。2017年,今何在有多部作品将被改编成影视剧,其中就包括了《悟空传》和《九州海上牧云记》。对比当初写《悟空传》的青年,以世俗的眼光而论,今何在算是功成名就。不过他认为自己的成功有很多幸运的成分在其中,现在最想回到就是写《悟空传》时纯粹自由的心态,未来最想写的是科幻的现实故事。

    北京晨报:近些年你参与影视制作比较多,未来的工作重心会不会更偏向影视一些?

    今何在:未来肯定会有很多时间在剧本、影视方面。还好我对影视有感情,通过自己的参与做一部好的电影电视剧,有成就感,但有时候压力会很大。这也是一种人生的体验。永远埋头写小说的话未必写得好,要经历人生才能写得更好。

    北京晨报:不少作家转做电影导演,你对影视这么有感情,有没有做电影导演的计划?

    今何在:其实我想过的,而且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越是年轻的时候,越是特别冲动想做这件事。当时把事情想得很容易,拍部电影吗,能有多难?经历很多事情之后我才明白这是很难的。首先就要问自己,拍多大投资的电影?要给投资人回报,票房要考虑?很多大导演,张艺谋、王家卫也好,他们都不可能有这种不在乎票房,只在乎自己的表达的状态了。以前以为当导演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拍,现在知道当导演是更多的妥协。如果以后条件成熟我还是会想去做的。我现在清醒地知道那不是一件让你玩的事情,是需要认真去做的一件事情。

    北京晨报:未来会创作什么类型的小说?

    今何在:我想尝试更加科幻、更加现实的东西。听上去有点矛盾,但对我来说是一样的,写科幻的时候其实写的是现实,只不过把现实放到科幻的背景里面。看上去像是未来,实际上都是现实里发生过的故事。就像我写西游,写的也是现实的人,科幻、奇幻都是背景而已。我现在想写离现实更近的东西,不是硬科幻,有科幻的外壳,其实是太空歌剧的感觉,内容是历史上的东西。

    北京晨报:那为什么不把背景放在现在,或者直接创作现实主义的作品?

    今何在:背景放到当下会受到更多束缚。怎么写呢?难道写偶像剧、婆媳剧吗?如果写一个穷人的故事、民工的故事,恐怕就没有收视率,没有人看。观众会想:“为什么我要看这些,平时已经很累了,不要再看这么累的故事。我要看童话,王子和公主,虽然知道很假,但宁愿沉浸在梦里。”事实是大家不想看到真实的东西。

    为什么不创作现实主义的作品?因为真正现实主义的东西特别难写。有很多好的现实主义作品,写的都不是现代,像余华的《活着》、莫言的《红高粱》。现代,可能要过很多年之后回过头来看,才能看清楚它是什么样子的。就如同我们站在当下回看几十年前,才可以评价那个时代一样。

    北京晨报:你在考虑读者观众想看什么,已经跟写《悟空传》的时候不是一个状态了吧?

    今何在:其实越是有名气,越是有很多的事情不得不去做。很多明星、导演也一样。你拍一部电影,要票房,要考虑投资回报,不可能任性地自己爱怎么拍怎么拍,这是必须去做的改变。就像在西游路上,已经过了要死磕的阶段了,很多事情只能按照既定的规矩去做。做不到去做一个打破规则的人、做一个所谓率性的自我。就像已经戴上紧箍咒了,不这样做的话,头上紧箍会疼的。

    当初我写《悟空传》是一种很放松的状态,没有任何的目的,就是出于好玩、想写。我觉得这种状态反而是很好的状态。现在写东西的确会想很多写作之外的东西,市场啊,书能够卖多少,怎么吸引读者……写作分几种,一种是别人给你很多钱才会写的,一种是一分钱没有甚至还要倒贴、付出很多还要写的。我比较喜欢后一种状态,也希望调整到写《悟空传》时候的状态。

    北京晨报记者 杨莲洁/文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责任编辑:徐楚霖】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