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阮经天:每次被质疑 都选择相信自己

杨文杰 2017-08-02 15:3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台湾现象级偶像剧《命中注定我爱你》中的霸道总裁“纪存希”,摘得“金马影帝”的《艋舺》中的热血黑道“和尚”,综艺节目《了不起的挑战》中蠢萌的“男神经”,阮经天跟其他偶像男星最大的区别就是难以一语概括。经历一段沉寂后,阮经天开始猛然发力“翻红”:正在腾讯视频独播的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他出演青春热血的下乡知青胡八一;与杨幂合作的古装大剧《扶摇》也正在热拍。

    复盘阮经天的演艺路就是,明明可以安安静静地当模特,却非要跑去演戏;明明可以一直走“霸道总裁”的偶像剧男主路线,却非要跑去饰演打戏众多的黑社会分子变身“金马影帝”;明明可以走“实力派男演员”路线,却又跑去参加综艺变身综艺咖;明明可以继续影视发展,却又跑去演网剧。阮经天的每次尝试都有人质疑,但他选择了相信自己,“你自己那关永远比别人那关难过。”

    第一次演网剧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作为一部大热的IP网剧,一经上线就引起了广泛关注,阮经天也以其出色的演技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但也有人提出质疑,发表了诸如“金马影帝都沦落到拍网剧的地步”之类的负面言论。因为在大众的固有印象中,电影比电视剧高级,电视剧比网剧高级,“网剧”似乎与“粗制滥造”之间被画上了等号。面对公众对于网剧的偏见,阮经天表明了自己的见解,“其实我并没有分电视剧、网剧、电影,我只分这是不是一个好角色,这是不是一个好戏,这里有我想合作的人,我自然会来。”好的演员总是把角色和剧本放在第一位,而不以剧的类型分高低。

    对于为何会接演这部网剧,阮经天表示自己其实与《鬼吹灯》结缘很早,“在接这部戏之前我就看过《鬼吹灯之九层妖塔》的电影了”。后来,阮经天爱上了《老炮儿》这部电影,于是在北京找机会和管虎导演见面,希望可以有机会合作。当时管虎导演已经计划要拍《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也向阮经天抛出橄榄枝,只是阮经天没有马上答应。后来一次巧合的机会促成了两人的合作,“我有个上厕所看东西的习惯,当时就拿《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的剧本来看,看着看着,觉得非常精彩,于是就立马给管虎导演打电话说我要演”,阮经天也调侃说自己和这部戏的红娘是厕所。这样的缘分正如《命中注定我爱你》中的那句经典台词,“第一次相遇是偶然,第二次是必然,第三次是命中注定。”

    第一次重返十八岁

    在《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中,阮经天饰演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插队到东北的知青胡八一,这也是他首次饰演十几岁的热血少年,“重返十八岁”。阮经天在采访中表述了自己对于年轻版胡八一的理解。他认为,参军前和参军后的胡八一其实是两种性格,前期的胡八一非常的冲动,非常具有热情和果断的决断力,是一个勇于冒险的人。这个人物的热度、角色的热度得体现在镜头面前,而不只是一个很帅的、爱探险的小伙子。他的根本精神是带着一点反叛的,他不相信别人告诉他的事情,他必须要自己去证实。他对周围人是十分热情的,他愿意去帮助他的朋友,甚至为了自己的朋友选择牺牲。

    要表现出胡八一的年轻感,这对于阮经天而言也是不小的挑战。他感慨道,“对于演员来说,演老可能是相对简单的事情。青春,有的时候就像小鸟飞走一样,不再飞回来。”幸而在导演的帮助下,在摸金小分队的青春感染下,阮经天也回到了相对年轻的状态,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冲动热血,从这群小伙伴身上体会到了胡八一的年轻感。

    一个是六七十年代的插队知青,一个是台湾当代实力派演员,明明看起来“八竿子都打不着”,阮经天却认为在他之前扮演的所有角色中,胡八一和他本人性格最相似,是本色出演。一方面是因为胡八一的热情以及对朋友的态度和阮经天很相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和胡八一都是时而严肃时而幽默、时而冲动时而理智的性格。阮经天在采访中表示自己能遇到胡八一很幸运,“演员老是在挑角色,但能够在十多年的经历中找到一个跟你很类似的角色很难。”

    第一次体验真浪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里有着非常复杂的感情线,在已经播出的剧集中,我们可以看到胡八一和画眉之间“纯纯的爱”。阮经天回忆起那场胡八一和画眉的浪漫桥段时也感慨良多,“我们在草原上一起坐着看夕阳,讲一段台词,喂彼此吃一颗糖,那个感觉浪漫到就算我活了35年,都很少有这种经验。”而当问及拍摄感受,他却调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真的很浪漫。”

    此外阮经天还在采访中爆料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标准,当问到“现实生活中是喜欢丁思甜这种类型还是画眉这种类型的女孩”时,阮经天的回答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坦白讲,我都喜欢”。画眉平时是武装起来的,但某个时候会露出她属于女孩的天真、纯洁、烂漫,那一刻,令人觉得可爱,反之如果整天都是天真、纯洁、烂漫,那是花痴,偶尔露出来一下很动人;丁思甜秀外慧中,两人在相处中暗生情愫;燕子调皮捣蛋,委屈的时候则惹人疼爱。

    第一次演戏全靠“想”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作为一部盗墓悬疑剧,剧中有不少东西需要后期特效完成,黄皮子的体型大小、跑动速度,它攻击时的样貌,遭到攻击后的反应,这些都要想象。阮经天就亲身体验到和空气表演的尴尬,“很多时候像傻子、疯子,甚至很多时候还要跟空气表演,比如自己摔自己,自己打自己。”

    另外剧中还有大量的动作戏,跑打闹逃样样不少。阮经天说自己每天拍完戏回去洗完澡,弄得干干净净的,结果到现场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弄脏,第二件事情就是不管早上起来多困,先把自己跑喘,跑到全身出汗。因为阮经天的拍戏习惯是前一天晚上拍到这里,那第二天早上接着开始拍的时候,两个状态要连接起来,所以唯有把状态调整到那个时候才能接得上。“否则你用演的喘息始终都是演的,你应该是累到快要死了,鼓足最后一口气去拍那一场,而不是演一个累到快要死了,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

    第一次当剧组“老大哥”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是《鬼吹灯》系列的前传,故事背景是胡八一和王凯旋作为知青在东北大兴安岭的山区插队,正是他们年轻气盛不谙世事的时候,未经过风雨洗礼的胡八一和王凯旋自然不会像《鬼吹灯》系列其他影视作品中那么成熟老练。

    管虎导演给《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的定位是“青春冒险”,希望故事里的人有成长的轨迹,能让大家觉得他们很可爱。那在此基础上,演员的选择也必须将“青春”作为重要的衡量标准:无论是王凯旋的扮演者刘潮,燕子的扮演者李玉洁,还是画眉的扮演者徐璐以及丁思甜的扮演者郝好,一眼望过去就是满满的“青春”气息和年轻的荷尔蒙,于是阮经天在这支摸金“小鲜肉”队伍中便成为了最资深的“老大哥”,对此他还嘴硬地不肯承认,“我一直都觉得我自己是小鲜肉,我忘了自己已35岁,我觉得我比那些20岁的人长得还年轻。”

    第一次谈“半路出家”

    不同于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为了兴趣而表演,阮经天踏上演艺之路的理由似乎有那么一点“现实”,当时会选择做演员,就是因为没零用钱了,而不是因为有明星梦才来。阮经天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没什么伟大的,和别的任何职业都一样,都是拿了钱干活。”既然拿了钱,那就要对这份钱负责,好好工作,为了过上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产生兴趣并爱上它。对于阮经天来说,演员演戏必须得百分之百投入,这样才会出现剧本以外的东西。剧本写得很死,但表演很灵活,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有化学效应存在的。

    “半路出家”的阮经天,所有的表演技巧都是入行以后磨炼的,所有的情绪都来自于他曾经的生活经验。大抵是出于这个原因,阮经天的表演看起来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份“真”。“真听真看真感受”是他演戏的基本准则:拍戏基本坐着也不离开现场,即使有口音问题努力克服坚持用原音,脸被磕青了也只是敷点雪便接着拍,为了写实衣服穿了两个月不洗等等。有人认为这些坚持是没有必要的,但其实正是这些看起来“无所谓”的坚持才成就了当年的“金马影帝”阮经天,成就了当下这一版青春热血胡八一。文/本报记者杨文杰

【责任编辑:王煜】

阮经天:每次被质疑 都选择相信自己

台湾现象级偶像剧《命中注定我爱你》中的霸道总裁“纪存希”,摘得“金马影帝”的《艋舺》中的热血黑道“和尚”,综艺节目《了不起的挑战》中蠢萌的“男神经”,阮经天跟其他偶像男星最大的区别就是难以一语概括。

徐贵祥:文学的战场

直到临近毕业时捧出成名作《弹道无痕》和《潇洒行军》,徐贵祥才蓦然回首,对军艺文学系这块文学沃土百感交集——这是他青春激情的燃烧之地。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