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等待的光阴

张坤 2017-08-05 22:25 来源:坤哥007

  ---第 250 期---

  2017/08/05

  Topic:只要愿意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日之声

  张坤:

  天气预报今天要下雨,迟迟等待,一直没下雨的迹象,于是准备陪二老出门走走。刚出门,暴雨骤降。

  于是返回家,耐下心泡杯茶慢慢品,捧本书静静看,估计这场来势汹汹的夏雨一时收不住。

  没想到一杯茶还没喝完,就云开雾散、阳光普照,便走进雨后的夏光里。

  等待红绿灯,过马路;等待公交车,上车去;等待展馆开,进展馆.....门口等待的人群中,两个人为手机中一条消息是真是假争吵起来,等待有人来评评理,遭遇的是沉默。

  就在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人流中穿梭,在不断的“等待”中前行, 在老父母的唠叨叮咛声中慢步。

  不时抬头,等待天上那朵遮住太阳的云彩飘过去,等待老槐树上那枚风中的槐花摇曳坠落,等待一条又一条不知会从哪里发来的短信、微信。

  林清玄说,人生就像等待一列火车,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没人会陪你走到最后,碰到了便是有缘,即使到了要下车的时候,也要心存感激地告别。生命只是如此前行。

  前行中,有平坦大道,也有崎岖小路,有十字路口,也有死胡同。站在街角的拐弯处,见匆匆行走的人们,似乎都在“等待”发生什么。谁都希望等待成功与幸福,可是这往往只是等待光阴中一段美好“故事”。曾忆起在医院里那些等待的日子, 对自己,对亲人,对所有人,都平等无欺地警醒着生命的无常。

  我们是不是无常中等待的“流浪儿”?

  那两个“流浪儿”演绎的《等待戈多》,吵吵闹闹、安安静静的等待中,什么也没有发生,谁也没有来,谁也没有去。当等待者无聊得解下裤腰带想上吊,结果带子却断了,没有死掉。

  至少我们没有这么无聊,至少在倾听、等待老人慢吞吞跟上的脚步,等待孩子即将远行求学的小别离,至少还有等待的希望。

  其实只要愿意,只要心怀希望,所有的等待,都是生命中最好的等待。

  曾有人问德川家康:“杜鹃不啼,而要听它啼,有什么办法?”德川家康的回答是:等待它啼。

  我们年轻时,老人会等待着我们在啼哭声中快快成长;我们老去时,孩子会等待着我们在慢慢啼哭声中老去。

  只要愿意,所有的啼哭声都可转化为微笑声,所有的无常都可转化为对生命的倍加珍惜和祝福。

  原来所有的等待,到最后都会不期而遇。只要你愿意等。就像雪国等待天晴,像我们等待风景。

  博尔赫斯在一篇《等待》中写道:“使他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

  如果我们脚踏实地前行、奉献,不在等待中浪费生命、虚度年华,我们就可以尽可能减少博尔赫斯提醒的“不可挽回”的事情——值得后悔的错事。

  一路等待,一路前行。走出家时,好好做个出门人,回到家来,好好当个小家长。既当好一个普通的作者,又愿做一个挑剔的读者。

  夏日将影子照得很短,短到不过是一个孤独的瞬息,只能在日月变幻中拉长,在无常中体会永恒。而永恒,也在日月星辰中等待。

【责任编辑:黄易清】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