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永远算不出来的“情怀”

张坤 2017-08-10 21:05 来源:中青在线

  ---第 255 期---

  2017/08/10

  Topic:与真正的新闻无关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 日 之 声

  张坤:

  可以抱着情怀创新一些基于“算法”等新闻表现手段,但再精准的“算法”也算不出真正的情怀。不用担心新闻被情怀绑架,而要担心新闻被“算法”羞辱。

  在九寨沟震区的全媒体报道中,借助智能“算法”的技术创新值得点赞,让人们更快、更全面地了解相关新闻和信息,这是新闻表现手段一个进步,但也有更值得关注和警惕的问题: 定义这个时代的新闻“技术说了算”,灾难报道不再被情怀绑架。

  如果只作为社会上一家之言尚可商榷,但日前也有专业媒体和新闻人将其视为下一步新闻融合的战略方向,就不能不让我们站出来为真正的“新闻”正名了。

  “算法”能算出很多媒体中依然坚守理想情怀的新闻人“连夜出发”的步伐吗?能算出和他们前后到达的救援者们的大爱情怀吗?

  “算法”能算出新闻现场“母女志愿者彻夜未眠”等诸多感人细节吗?能算出“撤离九寨沟”惊心动魄过程中,那些把希望留给他人的“断后者”的悲壮与思念吗?

  “算法”能算出新闻现场变化莫测的灾情,和抗灾救灾者最真实的心情吗?撇开个别可能的商业消费动机,“算法”能算出烛光、祈福背后,亿万人同体大悲的善良吗?

  “算法”能算出对一个个鲜活生命无数声呼唤的意义吗?能算出看似简单循环往复献爱心的缕缕真情吗?能算出调查真相、记录历史的那份真实底稿吗?岂能用“过去那些感动的情怀已过时了”笑谈之?岂能有“灾难报道技术说了算、何必用情怀绑架”的刻薄?

  我们要拥抱一个技术创新的新时代,要学习智能时代的大数据等新技术,要迎接传统IT向智慧IT转型的必然过程,但拥抱、学习和迎接,最根本的目的是最终智慧应用的变革, 即促进人的真正全面发展,是永远不会被“算法”替代的更加丰富、自由、鲜活、独立的人性展示,是向上向善的价值回归。

  而这个根本目标正是真正的新闻存在价值,一时的信息、数据、流量乃至点击爆款,只是浮云,如果不能沉淀成人类深沉的爱、信任和反省,不能促进新闻向伟大事业发展,就连浮云都不是。

  宁愿为灾难中一位背着儿子回家的父亲(中青报汶川地震报道名篇《回家》)感动一生;宁愿随着用脚抵达新闻现场的记者,和最后一批救援者坚守在阵地,如《变形的“天堂”》最后两段写道:

  游客走了,姜洲和百余名周边酒店的员工还在等待撤离。她与还未离开九寨沟县的12名伙伴汇合。

  18时许,在路边待了一会儿后,他们和一群陌生人挤进了同一顶帐蓬。13个彼此相偎的年轻人相信,等到天亮,他们就可以马上离开这个天堂,回家。

  ……

  扫描二维码,阅读文章

  回家,回家,回家!

  我从文字、图片、视频里,读出了和采访对象一样年轻的记者心灵最深处的呼唤,读出了最温暖的终端是人心——不管别人怎么糟踏和解构“情怀”,我们宁愿相信这是生命最值得存在的意义,是任何“算法”不可替代和羞辱的光明。

  今天中青报有篇《“是无等等”麦积山》,写尽山之美,写尽观者心,大道不可思议,奇妙无法测度。实在会让所有的“算法”傻眼、枯萎。

  扫描二维码,阅读文章

  走在新闻大道上,我们心存满满情怀和敬畏,就是精心呵护不让新闻之花枯萎,不让仁义大爱枯竭。

  除非,有更多的钱花在机器“算法”升级上,我们可以不断学习、善用、壮大,否则正如写过的《别被“智能化写作”忽悠》,专心致志地《关注真新闻,关注真问题》,让“算法”更好地成为写作帮手、传播手段、要钱噱头吧!

  因为过度炒作这些“算法”,与真正的新闻无关。

  

   相 关 阅 读

  地震发生后,救援人员迅速打通生命通道

  撤离九寨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白皓 王鑫昕 田文生

  实习生 沈方伟 李晓蕾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8月10日01 版)

  8月9日,武警水电救援人员在九寨沟地震灾区转移受灾群众。葛强俊/摄(新华社发)

  8月9日傍晚,通过77集团军某陆航旅救援直升机从九寨沟震区转运出来的首批伤员抵达成都,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的急救人员从飞机上接下重伤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王鑫昕/摄

  8月9日下午,武警四川应急救援部队官兵正在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拉网式搜寻幸存者。汪龙华/摄

  欣赏完一天九寨沟的美景,上海游客魏巍带着儿子回到了九寨沟喜来登酒店的4楼客房。就在她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澡的瞬间,房间开始剧烈摇晃。

  “站不稳,怎么都站不稳!”魏巍急了,扶着墙壁移步,抓起睡衣穿上,冲出浴室。房间里的儿子也是第一次遇到地震,母子俩抄起一包衣物,脚步踉跄地打开房门,顿时,一阵烟尘向他们扑来。

  淡定!淡定!魏巍反复提醒自己,摸索着走了出去。走到电梯间时,她告诉儿子不能坐电梯。此时,晃动开始减弱,墙上落下的灰尘让能见度低了许多,幸好儿子在过道里找到了绿色的逃生通道标志,母子俩扶着楼梯,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了酒店。

  对于这对母子而言,一场注定终身难忘的灾后撤退就此开始。

  灾后游客参与救治伤者

  当魏巍和孩子冲出酒店时,已经有不少满脸惊恐的游客站在酒店大堂前。魏巍穿着睡衣,感觉脚下袭来阵阵寒意,儿子还穿着背心短裤。

  5分钟后,酒店工作人员把游客引到附近一个空旷的小广场上,远处的山体还在颤动,依稀能看到落石腾起的烟尘。

  当时,广场上大约聚集了130名孩子,虽然惊慌,但并未失去秩序,家长们忙着安抚孩子的情绪。酒店工作人员告诉大家地震的最新消息,特别提醒大家不能离开广场,以免山体滑坡造成更大伤害。

  “现场有医生吗?”酒店工作人员在广场上大喊,“有愿意做志愿者的吗?”

  几名原本来旅游的医生应声举手站了出来,现场为受到外伤的游客紧急处理。另外十几名热心的游客也站了出来,表示愿意为大家做志愿服务。

  23时许,酒店工作人员冒着余震从楼上抱出120多床被子,“孩子、老人、孕妇优先!”志愿者们开始维持秩序,家长带着孩子陆续领到了棉被。

  孩子们裹着棉被,情绪渐渐稳定下来。魏巍告诉有些惊慌的儿子,必须抓紧时间睡觉,才能有体力转移出去。

  “那余震来了怎么办?”

  “妈妈会叫你。”

  在魏巍的安抚下,儿子很快睡着了。现场平静下来,广场上的孩子们陆续睡着。志愿者和酒店服务员一起,帮助游客从房间取出行李,“一层楼一层楼分批进入,酒店当时已停水停电,只能借着房间里的应急电筒光把行李拿出来。”魏巍说,自己当时的想法就是尽快离开九寨沟。

  在震中受伤的工作人员一路护送游客撤离

  凌晨1时,九寨沟县一位副县长走到小广场,明确告诉魏巍和所有在场的人,政府已征用了附近区域的所有旅游车辆,会尽快安排大家撤离,“一个人都不会落下。”

  “感觉心里踏实了一点。”魏巍在朋友圈里发了9张人们在广场上过夜的照片,配了一句:祝福我平安回来吧,我在震区。

  凌晨3时,撤离登记开始了。散客在酒店工作人员处登记,跟旅行团的游客统一在旅行社负责人处登记,直到清晨6时,天已经蒙蒙亮,广场上的数百名游客才登记完毕。

  这一夜,魏巍甚至能清晰地听到山上大石头滚落到公路的声音。

  早上7时,陆续有大巴车在广场周围集中,救护车鸣响警报穿行,一夜没合眼的她感觉离开震中的希望就在眼前,又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希望可以早些离开。

  8时30分,魏巍登上12号大巴车,车上每人一个座位,9时许,大巴车发动,从九寨沟出发,驶向临近的绵阳市平武县。

  一位随车的工作人员向大家介绍了撤离的目的地,说了很多安慰大家的话,魏巍看见这位工作人员头上还缠着纱布,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显然,他在昨夜的地震中受了伤。

  忧心如焚的魏巍感觉一路上车开得“非常非常慢”,尽管她不能透过窗户听到外面的声音,但能看到急驶而过的救援车辆和山上落石激起的烟尘。

  交警和武警在很多路口向上仰望,通过肉眼观测山体情况,每当有大石头滚下时,就赶紧拦停车辆,等山体稍微稳定后,再指挥车辆碾着石块通过。

  一路惊魂,从9时到16时,大约100多公里山路,12号大巴车整整走了7个小时,一路上,有志愿者往车上送了两箱矿泉水。

  当他们抵达平武县时,县城的志愿者为大家送上了沙琪玛和小面包。魏巍悬着的心总算彻底放了下来,接下来就是通往成都的高速公路。这次撤离九寨沟,对魏巍母子而言,像是一场惊魂之旅。她在朋友圈里写道:给我的宝贝点赞,他很勇敢!

  重庆游客捎上了素昧平生的昆明游客

  地震发生时,重庆市民王磊一家刚刚在九寨沟沟口一家酒店办完入住手续。

  当天上午,他们从成都出发,自驾前往九寨沟,准备8月9日开始期待已久的游览行程。

  刚放下行李准备躺下休息,王磊就突然感觉不对劲,房屋开始晃动,“整个人都站不稳了”。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他立即反应过来,“应该是地震了”,他赶紧翻身抱起6岁的孩子,和妻子一起离开房间,从楼梯间慌忙跑向空旷平地。

  当晚,他和大约300名游客被安置在酒店的露天停车场。酒店提供了棉被、食物和水,“晚上有几次余震让人睡不着,但室外总体是安全的,大家就放心了一些。”

  次日,他跟随车流从九寨沟撤离,一位当地人往他车里塞了几瓶矿泉水和两袋饼干,嘱咐他路上小心。对方没有收取他的钱,“还要啥子钱哟,一路平安就好!”

  路过一家加油站时,王磊发现两个人到处张望,尽管和他们素昧平生,仍然让他们搭乘自己的车一同离开。王磊上车后才知道,这是来自昆明的两位自由行游客,当时还没有找到撤离的车辆。

  “虽然大家都很慌,但撤离的路上没有混乱,私家车和大巴车一起往外走,很有秩序,并没有随意超车插队的现象。”他说。

  大量的自驾旅客从沟口出发往绵阳市平武县方向转移,尽管沿途有交警指挥交通引导撤离,但由于部分路面有碎石阻隔,导致行车异常缓慢,从九寨沟前往平武县的100多公里道路,他们走了整整6小时。

  分别时,这对此前素昧平生的“生死之交”紧紧相拥,“那一刻,我们感觉到信任的美好、活着的美好。”

  记者在现场看到,当一辆辆载着旅客撤退的大巴和进入灾区的救援车辆逆向行驶相遇时,很多游客都自发地鼓掌,“我们发自内心地感激他们!”

【责任编辑:高晨】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