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张坤:“死得快最重要”

张坤 2017-08-12 20:47 来源:中青在线

  ---第 257期---

  2017/08/12

  Topic:“生命转化”能否做主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 日 之 声

  张坤:

  79岁的琼瑶不久前郑重交代身后事。给儿女的公开信中,一语激起千层浪:“无论我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

  在延续至今依然热议不止的话题中,权威医学专家的“入局”,更是掀起一个新高潮,使人们更理性地审视琼瑶煽情预约死亡的背后,不仅仅是捍卫自己的死亡权。

  上海瑞金医院前院长疾呼:晚期肿瘤别开刀啊,开一个死一个。一批著名医学专家也积极响应四处“拦刀”。

  这群以外科医生为主的专家反思手上这把刀,借鉴了国外近年来“转化治疗”的新理念,不轻易动刀,不加重病人痛苦,尽量通过转化提高生命质量,除取决于“种子医生”技术创新外,还取决于晚期病人和家属不要“病急乱投医,有癌就开刀”,树立一种全新观念。

  而琼瑶写给子女的公开信《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更是把这种做主“转化医疗”上升为做主“转化生命”,“在我能做主时让我做主,万一我不能做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到2019年,台湾地区将实施《病人自主权利法》,让晚期病人决定如何死亡,而不再让医生和家属来决定。

  对于琼瑶“死得快最重要,不插管,不设灵!”的宣告,在网友一片讨论争议声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ICU)主任认为,琼瑶的观点值得提倡,但由于我们的教育体系中,缺乏对死亡的教育,所以,在我们目前的医疗环境下,执行起来是有一定难度的。

  一方面是重症监护室至少1/2患者被拖在那里,于当事痛不欲生的病者毫无生活质量和尊严可言,另一方面是“尽孝”、“尽医生天职”等观念, 宁愿让我们看到眼前一个大活人,无论多痛苦,只要能多活就多活一分钟,“好死不如歹活”是人之常情,“生不如死”也是常有的情景。

  在昏迷痛苦中,身上插了好几根管子熬了几年才死去的巴金,在偶尔清醒时说:“我是为了别人而活着”——为了家人的孝道、社会的期待、医生的救死扶伤。中青报曾有文评价:“巴金是活得最痛苦的老人”,一位学者著文反对,认为应该是“巴金以活得很痛苦最为著名”。

  也许随着医疗科技水平的飞速提升,我们可以构建更好以“人”为中心的医疗善治体系,以全民身心健康预防疾病为主的养护体系,以“既不加速也不延缓死亡”的原则,提供解除临终痛苦和不适的办法, 以对生命最高尊重,将做主“转化医疗”逐渐上升为“转化生命”。

  “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看窗外,雨正急,云水间,听潮声。

  正如琼瑶信末最后的呼唤:让我们一起“珍惜生命,尊重死亡”吧!

  

   相 关 阅 读

  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

  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

  琼 瑶

  亲爱的中维和锈琼:

  这是我第一次在脸书上写下我的心声,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

  《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是我在《今周刊》里读到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值得每个人去阅读一遍。在这篇文章中,我才知道《病人自主权利法》已经立法通过,而且要在2019年1月6日开始实施了!换言之,以后病人可以自己决定如何死亡,不用再让医生和家属来决定了。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件太好太好的喜讯!虽然我更希望可以立法《安乐死》,不过,《尊严死》聊胜于无,对于没有希望的病患,总是迈出了一大步!

  现在,我要继沉富雄、叶金川之后,在网路公开我的叮咛。虽然中维一再说,完全了解我的心愿,同意我的看法,会全部遵照我的愿望去做。我却生怕到了时候,你们对我的爱,成为我“自然死亡”最大的阻力。承诺容易实行难!万一到时候,你们后悔了,不舍得我离开,而变成叶金川说的:“联合医生来凌迟我”,怎么办?我想,你们深深明白我多么害怕有那么一天!现在我公开了我的“权利”,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人都是见证,你们不论多么不捨,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今天的《中国时报》有篇社论,谈到台湾高龄化社会的问题,读来触目惊心。它提到人类老化经过“健康→亚健康→失能”三个阶段,事实上,失能后的老人,就是生命最后的阶段。根据数据显示,台湾失能者平均卧床时间,长达七年,欧陆国家则只有2周至一个月,这个数字差别更加震撼了我!台湾面对失智或失能的父母,往往插上维生管,送到长照中心,认为这才是尽孝。长照中心人满为患,照顾不足,去年新店乐活老人长照中心失火,造成6死28伤惨剧,日前桃园龙潭长照中心又失火,造成4死11伤的惨剧!政府推广长照政策,不如贯彻“尊严死”或立法“安乐死”的政策,才更加人道!因为没有一个卧床老人,会愿意被囚禁在还会痛楚、还会折磨自己的躯壳裡,慢慢的等待死亡来解救他!可是,他们已经不能言语,不能表达任何自我的意愿了!

  我已经79岁,明年就80岁了!这漫长的人生,我没有因为战乱、贫穷、意外、天灾人祸、病痛……种种原因而先走一步。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上苍给我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我的叮嘱如下:

  一、 不论我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作主时让我作主,万一我不能作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

  二、 不把我送进“加护病房”。

  三、 不论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因为如果我失去吞咽的能力,等于也失去吃的快乐,我不要那样活着!

  四、 同上一条,不论什么情况,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种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我已经注记过,最后的“急救措施”,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帮助我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的活着,意义重大!千万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我曾说过:“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我写这封信,是抱着正面思考来写的。我会努力的保护自己,好好活着,像火花般燃烧,尽管火花会随着年迈越来越微小,我依旧会燃烧到熄灭时为止。至于死时愿如雪花的愿望,恐怕需要你们的帮助才能实现,雪花从天空落地,是很短暂的,不会飘上好几年!让我达到我的愿望吧!

  人生最无奈的事,是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好多习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观念锁住了我们,时代在不停的进步,是开始改变观念的时候了!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谈到“生死”,我要告诉你们,生命中,什么意外变化曲折都有,只有“死亡”这项,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也是必然会来到的。倒是“生命”的来到人间,都是“偶然”的。想想看,不论是谁,如果你们的父母不相遇,或者不在特定的某一天某一时某一刻做了爱,这个人间唯一的你,就不会诞生!更别论在你还没成形前,是几亿个王子在冲刺着追求一个公主,任何一个淘汰者如果击败了对手,那个你也不是今日的你!所以,我常常说,“生是偶然”,不止一个偶然,是太多太多的偶然造成的。死亡却是当你出生时,就已经注定的事!那么,为何我们要为“诞生”而欢喜,却为“死亡”而悲伤呢?我们能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来面对死亡呢?

  当然,如果横死、夭折、天灾、意外、战争、疾病……这些因素,让人们活不到天年,那确实是悲剧。这些悲剧,是应该极力避免的,不能避免,才是生者和死者最大的不幸!(这就是我不相信有神的原因,因为这种不幸屡屡发生。)如果活到老年,走向死亡是“当然”,只是,老死的过程往往漫长而痛苦,亲人“有救就要救”的观念,也是延长生命痛苦的主要原因!我亲爱的中维和锈琼,这封信不谈别人,只谈我——热爱你们的母亲,恳请你们用正能量的方式,来对待我必须会来临的死亡。时候到了,不用悲伤,为我欢喜吧!我总算走完了这趟辛苦的旅程!摆脱了我临终前可能有的病痛!

  无神论等于是一种宗教,不要用其他宗教侵犯我。

  你们也知道,我和鑫涛,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尤其到了晚年,对各种宗教,都采取尊重的态度,但是,却一日比一日更坚定自己的信仰。我常说:“去求神问卜,不如去充实自己!”我一生未见过鬼神,对我来说,鬼神只是小说戏剧裡的元素。但是,我发现宗教会安慰很多痛苦的人,所以,我尊重每种宗教,却害怕别人对我传教,因为我早就信了“无神论教”!

  提到宗教,因为下面我要叮咛的,是我的“身后事”!

  一、 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来悼念我。

  二、 将我尽速火化成灰,采取花葬的方式,让我归于尘土。

  三、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麻烦别人,更不可麻烦爱我的人——如果他们真心爱我,都会瞭解我的决定。

  四、不做七,不烧纸,不设灵堂,不要出殡。我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干净利落!以后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为我早已不存在。何况地球在暖化,烧纸烧香都在破坏地球,我们有义务要为代代相传的新生命,维持一个没有污染的生存环境。

  五、不要在乎外界对你们的评论,我从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死后哀荣”是生者的虚荣,对于死后的我,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不要“死后哀荣”!后事越快结束越好,不要超过一星期。等到后事办完,再告诉亲友我的死讯,免得他们各有意见,造成你们的困扰!

  “活着”的起码条件,是要有喜怒哀乐的情绪,会爱懂爱、会笑会哭、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动……到了这些都失去的时候,人就只有躯壳!我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万一我失智失能了,帮我“尊严死”就是你们的责任!能够送到瑞士去“安乐死”更好!

  中维,锈琼!今生有缘成为母子婆媳,有了可柔可嘉后,三代同堂,相亲相爱度过我的晚年,我没有白白到人间走一趟!爱你们,也爱这世上所有爱我的人,直到我再也爱不动的那一天为止!

  我要交待的事,都清清楚楚交待了!这些事,鑫涛也同样交待给他的儿女,只是写得简短扼要,不像我这么唠刀。不写清楚我不放心啊!我同时呼吁,立法“尊严死”采取“注记”的方式,任何健康的人,都可在“健保卡”上注记,到时候,电脑中会显示,免得儿女和亲人为了不同方式的爱,发生争执!

  写完这封信,我可以安心的去计划我的下一部小说,或是下一部剧本!可以安心的去继续“燃烧”了!对了,还有我和我家那个“猫疯子”可嘉,我们祖孙两个,正计划共同出一本书,关于“喵星人”的,我的故事,她的插图,我们聊故事就聊得她神彩飞扬,这本书,也可以开始著手了!

  亲爱的中维和锈琼,我们一起“珍惜生命,尊重死亡”吧!切记我的叮咛,执行我的权利,重要重要!

  你们亲爱的母亲

  琼瑶写于可园

  2017年3月12日

【责任编辑:于璧嘉】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