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脱光了的“爆款”会掐死真灵魂

张坤 2017-08-27 22:10 来源:中青在线

  ---第 271期---

  2017/08/27

  Topic:“戏子家事天下知”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日之声

  张坤:

  日前,在央视新闻报道柯俊院士逝世遗体捐赠给母校做研究的网络新闻下面,一条这样的评论非常刺目:“英雄枯骨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这里指的“无人问”、“天下知”,主要指网上近几天与此新闻相关的一些截然不同炒作和反映,虽作为个别案例有些情绪极端,却令人深思。的确有一些脱光了的“爆款”作品(“脱光了”不简单指一些庸俗媚俗内容,“戏子”这里特指极少数表演炫耀的“网络名星”,非指广大演艺人员),把人类本具有的真诚、深厚、丰厚的精神和灵魂,一层层脱光,只剩下一些感官刺激的“符号”或“表象”,沉溺于人性之丑之恶的曝光, 迷恋于声色犬马的“脱”场秀,有意无意地掐死了那些可以让人更加向上升华的灵魂。

  国际著名材料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科技大学教授柯俊8月8日7时29分在京逝世,享年101岁。

  柯老为钢铁科学与技术、中国电子显微镜事业等做出杰出贡献,国际同行称他为贝茵体先生(Mr.Bain),因为他首次发现贝茵体切变机制,是贝茵体切变理论的创始人。

  这样的“爱国科技大咖(被誉为‘一代宗师’)”,不少领导人都致电哀悼,但近些日子在互联网上几乎没有热度。

  随意翻开互联网的新闻,可以发现某网红作家性骚扰一事,热度极高,几达沸点;某某某富二代在网上极尽喜怒无常、谩骂挑衅之能事,跟捧无数,即便日前一度因故消停下来,也有一片网上热议和分析,大有“呼之欲出”之势。

  某细心网友对同一个新闻平台进行了比较:

  《娱乐圈又一对低调情侣疑分手》一推送。打开看看,评论几分钟就过了1000条。

  《“贝茵体先生”柯俊逝世,走完百年钢铁人生》、《为柯俊先生献花,道一声“柯老,您一路走好”》、《沉痛悼念材料大师,柯俊院士》等三篇报道连续推出,多日过去,评论量都为0!

  三个0!深深地刺痛了这位细心网友,也刺痛了很多人!

  尽管近些年网络巨变,晴朗空间已大大增加,造谣传谣大大减少,但如何不让网络流于浅薄和俗气,让高品质、正能量新闻和典型人物传播得更好、更深入人心,还大有可作为之处。

  为什么曾为国作出贡献,让中国的科技走上一个新高峰的知名院士,其一生的荣耀,竟然在网上不如一个娱乐圈人物的绯闻?

  当然有许多客观的原因:比如对柯俊院士的有效传播一直不多,即便传播,吸引力也不够,其做出的杰出贡献,没让多少人认识到与自己切身利益有关系。

  另外,现在以年轻人为主的网民,还是天然地对娱乐、时尚、体育等明星感兴趣。近两天一场歌星演唱会,会让几条街上的交通几近瘫痪。

  其实适当地分享分享娱乐明星和娱乐化、游戏化新闻,无可厚非,年轻人向上向善的主流文化值得尊重、发现和发掘。值得深思的是过度化炒作和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借此刻意、恶意的包装,以“吸粉”、引流量、商业化为目的—— 如脱光了的“爆款”,既加快了逐名追利的步伐,也使得正常扎实做事的人变得心浮气躁。一篇篇费力费神的接地气调查,不如一篇手机上随便点开的“脱光了”的新闻或图片、视频刷屏来得火,一个个沾着泥土芳香的专业编辑记者,突然不如懂点技术和创意的“爆款”者更受重视了。知识产权保护的乏力,更是使真刀真枪干原创新闻的理想主义者们,有一种挫败感。

  我们这些所谓传媒人,在深思的同时,更需要反思、反省。更加强调个性和稀缺性的新一代,不比老一代缺少情怀。只要有更好的创造和坚持,向年轻人学习,年轻人会引领我们迈向更加美好的时代。

  据报道,8月8日,101岁的柯俊院士逝世,生前留有遗言:躯体捐赠给母校武汉大学用于医学研究。

  柯俊院士对于“身后事”已看透,恐怕根本不会在意吧!

  但依然还活着的我们却不能不在意。一个民族,可以在一片“嘻嘻哈哈”声中生活得糊里糊涂、不管不顾、沉迷不悟,甚至自甘堕落、自得其乐, 但其真正的进步、人性更丰满的美好,绝对离不开一批像柯俊院士这样有大爱大才、为人类物质和精神默默奉献做出巨大贡献的民族脊梁。 对新闻、信息的消费,不能一味沦为物质和物欲,而应重视心智和品质。对生命的追求,对历史的传承,对品质的塑造,需要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伟大匠心精神、家国情怀、全球眼光。

  以这样一种形式,让人们更加尊重科学家,或许也不会有多少人看,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许多心智昏沉不醒的茫茫人海中,真正有机会有福气明白觉悟过来的,又有几位呢?然而正是这 人海中的航船、迷雾中的明灯,为我们一代一代人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谨以此文纪念,并和知音们共勉。

【责任编辑:黄易清】

李玉刚 :我更是一名 行者和工匠

“反串这两个字对于李玉刚的努力实在太简单化,而且也不尽公平……如果说女声是行云流水、委婉的行书,男声是平直方正、清楚明白的楷书,我觉得李玉刚的声音就是独树一帜的行楷。”  2015年下半年,李玉刚和团队数人从西双版纳、常州、苏州、南京、宣城、敦煌、武夷山、建阳、五夫等地,一路行走下来。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