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暴涨纸价中的“灰犀牛”危机

张坤 2017-09-01 21:42 来源:中青在线

  ---第 276 期---

  2017/09/01

  Topic:不预则废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日之声

  张坤:

  提价!提价!新闻纸价暴涨!对于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纸媒,有媒体惊呼:这将成为压倒纸媒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我们媒体人面临的不可控危机,跟在后面一起大惊小怪、抱怨哭泣有什么用呢?我们也许可以借鉴学习《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中的一些原则——其实就是与中国文化中“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异曲同工,只不过融入了更多现代商业管理、心理科学常识。

  日前有媒体披露,此次涨价风潮,在中国传媒发展史上具有拐点意义,它透露出纸媒行业生态已经恶化到了严重地步。新闻纸暴涨至5600元/吨,同比上涨36.5%。

  来自中国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国产新闻纸全国平均价格为5100元/吨,比2016年同期的4100元/吨上涨1000元。如果加上8月份这一轮上涨,国产新闻纸价格攀升至5600元/吨,比2016年同期价格暴涨了36.5%。

  其实这是可以评估预测的“大概率危机”,只不过没想到速度来得更快更迅猛!因为涨价原因有环保整治、原材料价格上涨、供需关系紧张等等。纸媒行业也好,其他行业也好,都离不开大的政策环境——有人说我只管去做事,没必要关心这些政策环境。可是政策环境不会因为你关不关心,就不来“找”你、影响你。所以这是“预则立”的一个重要前提。

  黑天鹅尚未飞走,我们又迎来了“灰犀牛”。《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的作者、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米歇尔·渥克首次提出“灰犀牛”概念,是在2013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米歇尔以重达两吨的灰犀牛,来比喻发生概率大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相对于黑天鹅事件的难以预见性和偶发性,灰犀牛事件不是随机突发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出现的大概率事件。

  比如近年来颠覆了传统媒体的数字营销,互联网逐渐打破了传统纸媒固有的阵地和话语权,也彻底改变了传统纸媒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当然也有一种例外:巨额财政支持,可以让一些纸媒依然过着舒适的日子。

  但对于大部分纸媒来说,一步步淤积的危机四伏,一些都市化纸媒甚至被迫弃“纸”化生存。所以当纸价暴涨成为那根“稻草”时,灰犀牛危机自然而然来到。

  灰犀牛理论覆盖的范围更广、更契合当下的时代特性,因为相对于难以预测与难以应对的黑天鹅事件,灰犀牛理论告诉我们:我们有能力预测并解决危机。

  如果说“黑天鹅”挑战我们的想象力和预测力,“灰犀牛”则挑战我们的应变力和行动力。

  因此,要想有效地应对灰犀牛式的危机,我们必须提前建立防御机制与预备性解决方案。米歇尔撰写《灰犀牛》这本书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帮助人们转变思想,及早发现远处的“灰犀牛”,在最后两个阶段来临之前,努力改变危机性事件的进程。对于组织与机构来说,关键的做法包括:建立信号探测机制、提高我们接受微弱信号的能力、战胜群体思维与建立提倡质疑的组织文化、建立触发机制与强大的行为习惯和建立相应的奖惩机制。

  该书还告诉我们灰犀牛这一概念对个人生活来说也具有高度相关性,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某个阶段面临灰犀牛式危机。我们需克服偏见、惰性以及侥幸心理,明察秋毫,建立起个人的信号机制;对于命运中存在的不可控力量,最有效的应对方法就是驾驭你可以掌控的力量,以尽量降低不可控命运的破坏力。

  我们媒体人的应变力和行动力,就是以“将改革进行到底”的精神,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融合转型。

  当前我们这个阶段虽然面临纸价暴涨的灰犀牛式危机,但是只要“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们就有信心发现危中之机,并在不断提高应变力与行动力中转危为机。

【责任编辑:黄易清】

傅抱石: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

于是大家的谈锋很快地就集中在明代以画华山得名的王安道(即王履,他名作《华山图》现存)身上。多数认为王安道的《华山图》是有生活根据的,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华山的气概、面貌,是祖国一位杰出画家。

李玉刚 :我更是一名 行者和工匠

“反串这两个字对于李玉刚的努力实在太简单化,而且也不尽公平……如果说女声是行云流水、委婉的行书,男声是平直方正、清楚明白的楷书,我觉得李玉刚的声音就是独树一帜的行楷。”  2015年下半年,李玉刚和团队数人从西双版纳、常州、苏州、南京、宣城、敦煌、武夷山、建阳、五夫等地,一路行走下来。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