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不要脸” 要灵魂

特罗耶波尔斯基 2017-09-08 08: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白比姆黑耳朵》 [苏联]特罗耶波尔斯基著 苏玲等译 外国文学出版社 1979年9月初版 1984年5月二印三十二开,平装

  中国当代书籍装帧艺术史上,张守义先生允为翘楚,尤以封面画的独特韵味为世人所称道。

  得天时地利之便,当年我曾有缘亲炙张先生謦欬容态。据我所知,先生是主张书的封面要尽可能反映作品的主题内容的,在这点上,他与鲁迅、陶元庆、钱君匋、曹辛之等先生大异其趣。有本于此,先生的作画,总不肯轻易着笔,大凡于事前总还要做一番精读默研原著的功课,方紧扣主题、精心提炼而下笔,看似挥挥洒洒,实则用心良苦。这方面可举的例子实在太多,《白比姆黑耳朵》的封面便是其典型的代表作之一。

  《白比姆黑耳朵》,苏联特罗耶波尔斯基著,苏玲等译,三十二开平装本,外国文学出版社1979年9月初版,1984年5月二印,乃该社“当代外国文学”丛书之一种。小说描写的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和小白狗比姆相依为命的孤独生活。比姆对主人体察入微,给老人带来莫大的欣慰;可是后来,老人因伤病复发住院,不得已将比姆只身留在家中。比姆为了寻找主人,跑遍主人带它去过的所有地方,经历了各种磨难而不果,终被恶邻污为疯狗,受尽折磨而悲惨死去。故事的基调轻快而沉郁、诙谐而凄婉。

  张守义先生为此书所作封面,便紧紧抓住这一基调,大胆舍弃一切与表现主题无干的事物,画面的中心只画了肩枪而步履蹒跚、踽踽独行的老人和紧随其后的比姆,此外竟不着一丝笔墨,真个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借此表现孤孑、寂寥的主调;而右下角的枝丫,以及栖于其上的昏鸦,既渲染了怆然的氛围,也解决了构图上的平衡问题。

  自然,张守义先生画作之韵味不仅仅表现在对作品主题表达的准确性上,其独特的作风亦天下无两。大凡喜欢读一点外国文学的朋友,对于先生的作品通常一眼便能认出来,至少也有似曾相识的亲切。先生画作的最独特之处,乃在于使用大块黑白刻画人物(多为外国人物),刻画人物又特注重使用背影、侧影及肢体语言来表情达意,他甚至在多数情况下放弃了对人物面部表情的刻画,也因此被谑称为“不要脸画家”。这称号虽然听起来有些滑稽,但也的确概括了其画作的某些特征。

  《白比姆黑耳朵》的封面画取远景构图,不事雕琢,只以极简的黑白写意笔墨濡染老人和比姆的背影,其面部表情虽一些不见,但读者仍可想象得到老人那沧桑的神态、善良的目光,乃至于那一声声长长的叹息;而欢快的比姆,其抬头观望的神态简直活画,也能使人感到它的机敏、忠厚和善解人意。整个画幅给人以简约厚重、生动传神的视觉感受,极易唤起审美上的共鸣。

  有资料称,张守义先生一生有四千余件装帧作品,我无法也无缘详瞻全部佳构,但有意收藏了一些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先生作封面的外国文学类书籍,纵观藏品,我感觉其作品人物形象虽各呈风姿,但笔墨特征大率如前所述。

  文并供图/群姗

【责任编辑:王煜】

傅抱石: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

于是大家的谈锋很快地就集中在明代以画华山得名的王安道(即王履,他名作《华山图》现存)身上。多数认为王安道的《华山图》是有生活根据的,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华山的气概、面貌,是祖国一位杰出画家。

李玉刚 :我更是一名 行者和工匠

“反串这两个字对于李玉刚的努力实在太简单化,而且也不尽公平……如果说女声是行云流水、委婉的行书,男声是平直方正、清楚明白的楷书,我觉得李玉刚的声音就是独树一帜的行楷。”  2015年下半年,李玉刚和团队数人从西双版纳、常州、苏州、南京、宣城、敦煌、武夷山、建阳、五夫等地,一路行走下来。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