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75岁冯骥才:“我的事业只有生命能画句号”

张道正 2017-09-21 11: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天津9月21日电 题:75岁冯骥才:“我的事业只有生命能画句号”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我已经75岁了,但仍有理想。”头发斑白的冯骥才说,“我是一个历史、时代的经历者,这个时代的干预者,也是这个时代的记录者。”

  9月19日,为期两天的“为未来记录历史——冯骥才文学与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讨会在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启幕。图为冯骥才。中新社记者张道正 摄

  “为未来记录历史——冯骥才文学与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讨会19日至20日在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召开。海内外50余位学者齐聚天津,共同研讨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冯骥才的文学与文化遗产保护。铁凝、韩美林、张炜、张平、魏明伦、吴为山等冯骥才的文艺界老友出席。

  冯骥才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作家之一。他以伤痕文学登上文坛,开拓了“文化反思小说”道路,并竖起“津味小说”的大旗,《神鞭》《三寸金莲》等脍炙人口的作品在中国当代文学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挑山工》《珍珠鸟》等散文名篇入选中小学课本,影响几代人。

  “我有太多的对时代的干预,当然,我也太多地受到了时代对我的人生和命运的干预。”冯骥才说,在时代发生巨大的社会转型时,我投入了文学,用文学干预;当文化转型的时候,我用文化干预。

  冯骥才用文学“干预”时代的成就斐然。除小说、散文、随笔、游记外,他还著有剧本、散文诗、创作谈、评论等各种体裁的作品。其创作体量巨大,洋洋数百万言,近年所著《俗世奇人》被誉为“小小说”的典范,《凌汛》《炼狱·天堂》等新作更为中国的非虚构写作立下标杆。

  “文化的先觉者应该是率先的行动者。”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冯骥才发起对天津老城和小洋楼的抢救。进入本世纪,中国民间文化在社会转型期遭受冲击,冯骥才毅然放下文学和绘画两支笔,转身为民间文化上下奔走呼号。

  “我对这块土地上的人感情太深了,所以我的文学更关注普通小人物的命运。”冯骥才称,“当我们的文化全面遇见冲击、风雨飘摇的时候,大量的传承人几乎艺绝人亡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伸以援手,这都是情不自禁的。”

  由冯骥才倡议和主持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历时十三年,对中华大地上的所有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了地毯式普查与盘点;他首倡中国传统村落普查,并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室参事的身份,推动文化政策法规的建立和完善;政府对文化遗产的重视、遗产日的设立、《非遗法》的制定、四大传统节日成为法定假期等,都有他的努力与贡献。

  “我今年75岁了,就像大自然的四季一样,往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下一个季节。你还觉得自己是中年人,可年龄上你已经是老年人了。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总结自己,我们要活得明白。”冯骥才指出,知识分子是天生背负着使命到这世界上来的,就得追求纯粹,就得洁身自好,就是理想主义者,当然也是唯美主义者。

  “我更希望的是总结我的文学,继续新的事业。”文学、绘画、文化遗产保护和教育是冯骥才的“四驾马车”,他说,“哪一驾马车我到今天都没有放手,因为它们都走进我的生命,我放不开。我知道我的事业只有生命能给它画上句号,我没有权力画句号。”(完)

【责任编辑:齐琪】

傅抱石: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

于是大家的谈锋很快地就集中在明代以画华山得名的王安道(即王履,他名作《华山图》现存)身上。多数认为王安道的《华山图》是有生活根据的,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华山的气概、面貌,是祖国一位杰出画家。

李玉刚 :我更是一名 行者和工匠

“反串这两个字对于李玉刚的努力实在太简单化,而且也不尽公平……如果说女声是行云流水、委婉的行书,男声是平直方正、清楚明白的楷书,我觉得李玉刚的声音就是独树一帜的行楷。”  2015年下半年,李玉刚和团队数人从西双版纳、常州、苏州、南京、宣城、敦煌、武夷山、建阳、五夫等地,一路行走下来。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