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不瞒你说,我也是赞成“知识无用论”的|读书札记

吐槽青年 曹林 2017-10-13 15:24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摆脱功利束缚的“无用”之下,才是自由的,才有独立性,才会产生纯粹的知识和科学。据说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就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听吴国盛教授讲“科学的人文起源”,汲取了不少营养,很多观点让我眼前一亮。比如他谈到中西文化对比时,谈中国文化是典型的农耕文化,农耕的特点是定居生活,正是“定居”塑造了我们身上关键的文化特性,熟人社会熟人文化,以熟人为中心构建起认知和道德的体系。而西方则是迁徙文化,不断迁徙形成生人社会,得学会跟陌生人打交道,契约社会就是建立在这基础上。由此讲起科学的起源与人文的关系,有很多精彩的诊断。当然,最触动我的是他对读书功利性的批判。

  吴教授谈到,我们始终强调知识要有用,俗话说学以致用,反对理论脱离实际,一定要理论联系实际,一定要有用,学什么都得有用,学一个学问,要为某个宏大的目标效劳;你为什么念书?为国家强大而读书,说为了养家糊口那也是不错的,但如果说就是喜欢念书,为读书而读书,那脑子就有毛病了。我们讲知识讲科学的时候都过分强调实用,活学活用,立竿见影,这个实用理性过分强大。吴教授讲到科学是无功利的,无用的、为自身目的而存在的才是自由的。当年欧几里德被学生问到“学几何有什么用”时,气愤地回答:怎么骂人呢,我怎么能教你有用的东西呢?

  面对“有什么用”诘问时,多自信的回答啊!我是学新闻出身的,新闻常被人诟病“新闻无学”“新闻无用”――这种质问动摇着新闻教育的根本,甚至已经危及新闻学作为一个学科存在的正当性,似乎没有听过哪个新闻学教授自信地回一句:你脑子有病吧,我怎么能教你有用的东西呢?

  不瞒你说,在某种程度上,我是挺赞成“知识应该无用”“读书应该无用”的,过度追求有用的实用理性和功利主义,反而伤害了读书和知识。最近正在读李欧梵教授的《徘徊在现代和后现代之间》,一本上世纪90年代的访谈录,这个自称为“狐狸型学者”(相对于相信和建构一个系统的刺猬型思想家,狐狸多疑,不相信任何系统)也谈到了对知识的看法,他也认为知识本身不能拿来就用,坦诚他就提倡知识无用论。不能把知识和功利等同起来,把knowledge和utility相提并论,一提的话,知识就容易沾染上权力。他说,以前我自以为是知识分子,现在我要把自己放在知识分子这个领域的边缘来思考。李欧梵教授用了一个词,selfdeflation,这个词很有韵味,大意是“自我消解”,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不要自我膨胀,不要把自己看作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那种。这种思考的进路是甘于边缘,知识分子保持一种边缘的地位和角色,不仅与“中心”保持距离,而且发挥对“中心”的批评功能。

  触动我的,正是这种“甘于无用”“甘作边缘”的知识自省,这种思维与吴国盛教授对实用理性的批判是一致的。摆脱功利束缚的“无用”之下,才是自由的,才有独立性,才会产生纯粹的知识和科学。据说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就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If a student graduated from Yale University,I have a very professional knowledge and skills, this is the biggest failure of Yale education)。――自小深受“活学活用”实用理性熏陶的我们初听这话时一定会觉得很偏激,这不王八蛋思维嘛,不是“学不到专业知识和技能”才算失败吗?细想一下,是很有道理的,只有专业知识和技能,那干嘛上耶鲁呢,上个技校职校学专门的技能不更吃香吗?也就是艺人高晓松前段时间批评一个高材生时谈到的,名校是国之重器,不能沦为技能培训机构。

  当下舆论场上常常流行“读书无用论”的怨愤情绪,博士毕业找不到工作,辞职读博几年后却找不到原来辞掉的工作了,读名校的学霸给退学创业的学渣打工――我能理解这种抱怨,但矛头不应该指向读书和知识的“无用”。“读书无用论”“知识无用论”情绪的泛滥,恰恰表明我们对读书和知识有过于不切实际的功利期待,这种功利期待和实用理性扭曲了读书和知识本身。

  再回到我所熟悉的“新闻无学”“新闻无用”这个论题上,新闻学教授大可不必被这种批评所干扰,而应该自信满满地去讲新闻理想、新闻专业主义和新闻人的使命,讲那些看似跟现实脱节的理念,讲那些工作后看起来没用的理论。不要陷入实用理性的功利逻辑里去用心良苦地论证新闻的用处,论证新闻学问有多深刻和不可替代。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新闻就是无学,新闻就是无用。为读书而读书,为学术而学术,正像学数学出身的刘晓力教授所讲,日后有应用是出乎意料的惊喜。

  周国平先生分析过“阅读改变命运”的意义,他说这种说法包含两种含义:一是读所谓有用的书,获取专业知识,可以改变外在的命运,即你在社会上的地位。二是读所谓无用的书,那些哲学人文书籍,未必能改变外在命运,但能改变内心世界,使你拥有智慧、信仰、丰富的心灵,从而改变了你与外在命运的关系。我认为后一种改变更可靠也更重要。是的,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读些无用的书,培养些与职业无关的非职业兴趣,给自己留些发呆的时间,交些无用而有趣的朋友,生活和心灵也许会丰富很多。

【责任编辑:王菀】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