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十痨九死”已成历史,如今结核病威胁何在?

胡宁 郭孟媛 2017-11-18 20:37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354 期 ---

  2017/11/18

  “十痨九死”已成历史,

  如今结核病威胁何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宁

  实习生 郭孟媛

  来源:中青在线( 2017年11月18日)

  湖南省桃江县第四中学肺结核病突发公共卫生应急事件正在持续发酵。

  湖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首次披露了此次事件的具体数据。其昨日通报称,今年8月,桃江县第四中学发生一起结核病聚集性疫情。截至2017年11月16日,共发现29例肺结核确诊病例和5例疑似病例,另有38名学生预防性服药,共计72名学生接受治疗和管理,对疑似及预防性服药学生的诊断待观察、复查后再予以确认。

  图片来源:湖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网截图

  此前,桃江县委宣传部曾在官网发布通报称,截至11月15日,近90%的患病学生经省结核病防治所专家组会诊确定,已经复学或者可以复学。

  桃江县第四中学结核病疫情被披露后,引发了公众讨论和质疑。为何高三学生中会出现肺结核病的暴发流行?学校和疾控部门如何管控此类传染病?

  据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介绍,结核病是全世界十大死因之一。2016年,全世界有170万人因该病死亡。在结核病新发病例方面,中国位居世界第三。也有公众疑惑,结核病致死似乎已属于遥远的过去,如今它是否仍严重到让人谈“核”色变?

  对此,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中国防痨协会学校与儿童结核病分会主委、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结核科主任卢水华教授。

  “十痨九死”已成历史,

  但学生群体间依旧可能出现暴发流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目前结核病对我们的威胁究竟有多大?

  卢水华:结核病是一个古老的疾病。在全世界范围内,结核病的高峰期,也就是“十痨九死”的阶段已经过去了。疫苗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还有政府和社会对结核病的重视。随着结核病发病率大幅下降,大家对结核病还是有所放松的。尤其是到199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称结核病“卷土重来”。虽然现在没有“十痨九死”那么严重,但是它总是在我们身边。其实在美国、英国也有爆发性流行出现,香港最近也有这样的事件发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如何理解整体发病率下降和此次学生群体间的暴发流行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现象?

  卢水华:九十年代我国发现结核病卷土重来以后,结核病的疫情已经明显下降了。但是,学生群体中常会出现聚集性发病或暴发流行的情况。其中,两人以上叫聚集性发病,十人以上叫暴发流行。这两种界定下对疫情的处理是不一样的,老百姓的理解及其影响程度也不一样。出现十个以上的人发病一定会有很多关注。

  为什么整个社会下降时,学生群体中会出现暴发流行:

  第一,结核病是一种通过空气传播的疾病。无论你属于什么社会阶层只要你接触了传染源,都有可能被感染。

  第二,结核病在青少年或儿童身上更容易潜伏,存在隐匿发病的状况。最早发病的几个病人不容易被发现,等到发现就已经流行开来了。不像流感,一经发现这个人咳嗽得很厉害就会想到可能这是什么病,尽早施行隔离措施。所以结核病的防控措施和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不同,它是一种慢性传染病。最初患病时很可能是很隐秘的,很难被及时发现。

  第三,学生有咳嗽、低热、夜间盗汗、体重下降等症状,可能没有当回事。不告诉家长和老师,也没去看病。等到想去看病的时候可能已经传染其他人了。

  暴发流行大部分情况下是结核病本身的客观规律决定的,还有少部分因素是个人不注意等等。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接种卡介苗,在结核病防治中究竟起到什么作用?

  卢水华:卡介苗是有一定作用的,主要是降低了儿童重症病人的发病率和病死率。结核性脑膜炎等致死性的结核病明显少多了。但是对于空气传播疾病,卡介苗无法阻断传播,发病率可能下降不明显,但是死亡率下降很明显。我们也一直在研究新的疫苗。 学校应如何进行结核病防治管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在学校进行结核病防治管理涉及哪几个方面?有何依据?

  卢水华:学校、疾控部门、结核病定点医院都会参与,都有相应的管理办法。国家层面上,卫计委和教育部已经出了两版《学校结核病防控工作规范》。这个管理办法是报国务院审批的,从国家层面上的管理规定来看,是非常严格的。

  随着政策越来越严格,一些学生和家长有时不大理解。有时候,学生家长可能会认为现在怎么还会有结核病呢?他们也常常认识不到结核病的危害,甚至认为现在结核病已经没有再传染了,但是两部委的文件规定还要休学两个月、四个月、六个月,一般学校规定三个月就要留级。有时会引起一些家长的不理解,甚至散播一些不好的传言。

  学校、疾控部门不可能违背我国的管理规定。比如相对宽松的、第一版的管理办法,经过两个月的规范化治疗后就能上学。但是后来发现还可能会继续传播。所以现在更加严格,这一点还是要呼吁理解。把病治好了,稍微晚一点再上学其实是没关系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具体的筛查工作应如何安排?

  卢水华:筛查是有流程的。比如三个人发病,要筛查一个班级;十个人发病则要筛查整个学校。从此次事件的字里行间看,可能是按照国家规定严格筛查的。但是这也会引起不理解,觉得学校处理得不够主动。

  假设发现两个病人就进行全校筛查,会造成很大恐慌。此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我不是为当地的疾控部门说话。但是如果严格按照文件执行,是有科学根据的,是研究得出的结论,不是随随便便就做出的规定。

  比如如果只有两个病人就扩大筛查其实是不科学的。那些不亲密接触的人有更长的潜伏期,比如三个月。两个星期时查到的可能还是阴性,三个月以后可能会变成阳性,反而漏诊了一些病人。所以这个管理办法是有科学性的。 班级的半数被感染,正常吗?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学生自行搜集的名单上显示,目前89人的班级近乎半数被感染,这个数字是否正常?

  卢水华:从理论上来说,结核菌感染和发病不是一个概念。根据中国的官方数据,中国人群中有44.5%已经感染。可是其中发病的还是很少的,大约5%左右的人才会发病。

  作为空气传播疾病也许感染是很难控制的,而且不发病状态下的感染过度治疗显然也是不必要的。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感染后不发病,自然状态下,95%不会发病,只有少量的人才会发病。

  我们掌握的数字是初三、高三和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发病较多。初三、高三学生的情况跟过度的拼搏、跟劳累是有关系的,要注意劳逸结合、注意锻炼身体,降低发病。 结核病防控需要全社会的关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您曾多次处理过学校爆发结核病的事件,您觉得其中有哪些常见的误区?

  卢水华:我多次处理学校结核病的事件因此有了经验。一般第一、二个发病的人或者由于病情隐匿不容易被发现,或者由于人为隐瞒不太容易被发现。在此,我还是要呼吁,如果早期发现了就应主动隔离。可能有人错误地理解,觉得隔离有点过度。但是其实是保护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从社会责任感的角度而言是更好的处理方式,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恐慌。

  当然,也有些人不是隐瞒病情,而是不够在意,有病没去看。

  把发病的人隔离开,治好再回到学校去,把有问题的学生筛出来。从这个角度说,学校是负责任的。经过严格检查后把没有结核病的学生解除隔离也是对学生负责任的。因为学校结核病事件对当地的卫生主管部门和教育部门都有一票否决权,我觉得各地的疾控部门和教育部门都会高度重视学校结核病。我在此呼吁无论学生或者家长,还是学校和疾病部门及医院,在抗击结核病这件事情上,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大家互相信任,才会处理得更好。公众的恐慌情绪有时候会扩大化,反而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但完全不恐慌又是不可能的,所以需要专业性的对待。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大众对结核病的认知是否需要提高?

  卢水华:整个社会对结核病的忽略多少都是存在的。其实大家之前对结核病的关注不够,但是出现这件事后又出现过度解读。这两者都是不可取的。

  如果大家平常就注意去预防,是可以避免结核病暴发流行的。防控结核病真的是需要全社会关注。比如某个人早期发现结核病,早期就到医院去。疾控部门也发放了很多宣传资料,大家认真地去学习,也会减少结核病的疫情。有时候我们发现有不少群众对结核病防控的核心知识知之甚少,认为现在怎么会还有结核病呢,存在很多误区。为了消灭结核病,你我他,我们都应该发挥点滴作用,人多力量大,在中国消灭结核病还是大有希望的。

【责任编辑:高晨】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