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高冷”理论如何“潮”

张坤 2017-11-29 07:30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364 期 ---

  2017/11/28

  Topic:我这是在哪儿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 日 之 声

  张坤:

  水手:“噢,我这是在哪儿?”

  主持人:“这是21世纪,我们正在谈论你寻找乌托邦的这个经历呢。”

  水手:“……你知道吗,我差点被巨浪吞掉,忍受着饥饿,都是为了心中的完美世界……”

  这段“穿越”的对话,是《社会主义“有点潮”》第一集《乌托邦是座什么岛?》的开头。

  水手的形象是用全息技术投射出来的,现场的观众能看到一个逼真的水手与主持人在对话。

  社会主义理论教育给人的感觉是什么?一些大学生认为这有些“高冷”,但近日热播的电视节目《社会主义“有点潮”》正试图改变这一看法。类似上面与水手对话的“穿越”场景比比皆是,炫酷时尚,又真实自然。

  中青报两位年轻记者即时跟进,跳入一个个“有点潮”的场景中,一起捞起历史的经典细节,探访这部片子“讲了很多以前不敢讲的”内容背后的故事,完成《“高冷”理论是如何“潮”起来的》、《90后理论“口味”新变化——如何向大学生讲好社会主义故事》两篇优质报道。

  扫码阅读

  《“高冷”理论是如何“潮”起来的》

  年轻记者“带”给同龄人许多共鸣:片子并没有“政治冷漠症”;关注青年个人问题,但不能把自己包装成人生导师;教师也要破除对理论的刻板印象等等。

  一位大学生现场观看了节目录制,感觉“最大特点不是在教育我们,而是在和我们讨论。”

  这正是年轻人对“有点潮”表达出的心声,不仅入眼,而且入脑、入心,一些现场嘉宾的金句、妙语频出。

  谈到马克思与恩格斯“伟大的友谊”时,节目中加入了时下流行语:恩格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马克思是“一个贫困的青年”,不同的生活经历,“这哥儿俩怎么能相遇、相知,最后又成为伟大的革命战友呢?”

  “青春就是用来奋斗的”、“想吃天鹅的蛤蟆成了月宫里的金蟾,坐井观天的青蛙成了饭桌上的田鸡。”

  ……

  在年轻人开心的笑声中,能更加自信地感受到:匠心,是打开理论的正确方式;黏合各种力量,不断创新,就一定能做大、做强青少年思政教育的格局。

【责任编辑:贾志强】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