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记者被欺”时义愤填膺,“记者欺人”时集体沉默?

吐槽青年 曹林 2017-12-09 11:44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如果哪个官员在面对媒体监督时竟然说“我们家是官员,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哪个医生竟然说“我们家是院长,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哪个富二代说“我们家有的是钱,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会是怎样一种舆论场景?媒体报道是怎样地炸了?记者是怎样地强烈愤慨?可因为说这话的是一个记者,媒体同行保持着让这个行业蒙羞、让这个行业被人鄙视的集体沉默。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两条事关记者的新闻,媒体的反应完全不同,对比着看很有意味。

  一条新闻关于“记者被打”,报道称,从11月27日开始,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热线》栏目一直在持续关注周至县人民医院“天价停尸费”一事,可当记者再次前往该医院进行采访时,竟遭到多人殴打,期间还被关进太平间数十分钟。舆论哗然下,相关责任人已受到处理,停职的停职,行拘的行拘,刑拘的刑拘。

  另一条新闻也跟记者相关,不过很丢人,丢尽了媒体和记者的脸。12月5日,齐鲁晚报《今日聊城》在其官微发布一则题为《医疗技术被质疑,护士猛踹老太太》的报道,称聊城市人民医院一位儿科护士因不满意家属对其技术的质疑就对家属谩骂和殴打。医院称该报道严重失实,视频经过剪辑,该患儿的父亲是齐鲁晚报驻聊城副主编张跃峰。齐鲁晚报随后发声明称,相关报道未做到全面客观公正,当事人张跃峰有悖职业操守,经研究对其解聘,对其主管领导予以降级。

  这个张跃峰及其家属,面对护士时说的那句“我们家是记者,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真把媒体记者的脸都丢光了。齐鲁晚报没有护短,应该的,这种把公器当私器,滥用媒体公权力的,就应该严肃处理。

  两条新闻,一条是“记者被人欺负”,一条是“记者欺负人”;一条让人看到了记者在舆论监督时遭遇的弱势困境,一条则表现了记者的霸道和强势,如何利用舆论监督权和话语权不平等“欺负”人和牟取私利。两条新闻,印证了一个新闻前辈的判断:媒体既是公器,也是商业机器;既是利益集团的监督者,本身也是利益集团;有时身处弱势,但有时又拥有特权。

  我注意到,媒体在关心这两条事关自身的新闻时,有着明显的差别。前一条“记者被打”的新闻,激起了媒体人的强烈愤慨,媒体人义愤填膺地表达着对践踏舆论监督权的批评,同仇敌忾地站在一起扒相关医院的粪,报道和评论刷屏了。而对另一条新闻,记者用报道权“欺负”小护士,虽然相关单位迅速处理了当事记者,但媒体报道和评论似乎在刻意回避着这一丑闻,很少看到有媒体的后续报道,很少有评论反思这一事件所反映出的媒体深层问题和报道腐败。

  想象一下,如果哪个官员在面对媒体监督时竟然说“我们家是官员,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哪个医生竟然说“我们家是院长,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哪个富二代说“我们家有的是钱,你等着瞧,把人叫来有你好吃的”――会是怎样一种舆论场景?媒体报道是怎样地炸了?记者是怎样地强烈愤慨?可因为说这话的是一个记者,媒体同行保持着让这个行业蒙羞、让这个行业被人鄙视的集体沉默。

  这样的反应让人看到,我们的媒体在涉及本行业权力腐败的热点时,有着怎样一种习惯性的遮羞护短意识。“家丑”不可外扬,同行滥用报道权力,这看起来是媒体“家丑”――但什么才是媒体应该有的“家”呢?媒体人的“家”不是“媒体利益”,而是“公共利益”!公众的知情权,公共利益,社会公器,这种“公”才是媒体应有的“家园意识”和“职业关怀”。一个记者竟滥用报道权发泄私愤,这对公共利益和记者形象是多大的伤害啊。

  这样的反应也让看到,我们的媒体和记者习惯于自怨自艾,习惯于自我悲情化,习惯于用“弱势群体”这个词在精神上贿赂自己,而很少意识到自身的问题。媒体出了问题,有记者滥用权力,媒体人会觉得那种“坏”只是个人的“坏”,完全是个人的事。而如果记者被打,媒体人会觉得,那打的是集体的脸,涉及的是群体的权益。这种意识使媒体长期陷于那种悲情的职业叙述中不能自拔,看不到这个行业诸多问题。媒体在监督其他社会问题,有一种天然的扒粪冲动,而对自身问题,则有一种习惯性的回避,讳言,淡化,遮掩,集体无意识。

  我一直觉得,监督公权力的媒体权力,对自身可能的腐败更应该有一种警惕意识。媒体不能一起陷入可怕的“塔西陀陷阱”――不能等到有一天无论媒体报道什么,公众都带着那种“那上面说得是真的吗”去怀疑一切时,才想到去重建公信,就太晚了。我在一篇文章中写过,记者无力,则国民无力国家无力――记者的力量越是如此地重要,越需要捍卫他的纯净,不能被污染。记者被欺负,当然应该去维护记者权益,但当记者欺人,媒体暴露出问题时,媒体应以更大的力度去批评和监督,体现这种社会公器的公信力。

【责任编辑:王煜】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