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陈海滢--科学摄影:理性中的浪漫

陈海滢 2017-12-13 18:00 来源:清华大学文化创意评论

  理科生的浪漫是什么样的?也许就是用精确的计算去捕捉瞬间的美吧。每个人理解世界的方式都不一样,而他选择用镜头。

  他是科学摄影师陈海滢。

  HiTC演讲实录

  大家好,首先非常荣幸能来到HiTC的现场。今天看到大家济济一堂,首先作为一个演讲者我觉得很幸福。

  对我自己来讲,还有一件让我特别幸福的事情,是我每天做、并且做了接近20年的爱好——摄影,所以我今天的主题是“科学摄影:理性中的浪漫”。

  科学摄影

  理性中的浪漫

  首先我想就从我们封面这张照片开始。

  在座的各位能认出来这张照片拍的是哪儿吗?

  这就是北京,更准确地说是北京的长安街。我们看到朝阳从长安街的远方升起,如果仔细看,能看到西单附近的天际线。

  这张作品发表之后,很多朋友都非常喜欢,也有很多爱好者跟我表示:“陈老师,能不能告诉我这张照片在这儿拍的,我也想去拍,我想复制一下”。

  我说没问题。这是木樨地附近的天桥,但是即便知道了位置,也不能现在拍。

  因为每年只有两天可以拍到这个场景。

  大家都很诧异,太阳每天都升起,为什么每年只有两天能拍到这个场景?因为长安街是一条正东西向的街道,但是太阳每年只有两天是从正东方升起的。虽然我们一直说太阳东升西落,仿佛这是一个天经地义的状态,但是我们必须说太阳每天的升落方位都是不一样的。只有在每年的3月春分和9月秋分这两天,我们看到太阳是从正东方升起正西方落下。

  春分/秋分

  夏至

  冬至

  每年夏天的半年,太阳从东北方升起,西北方落下;冬天的半年,大家观察太阳是从东南方升起,西南方落下。所以,实际上太阳的升落方位每天都在变化,只有在春分和秋分这两天,它是从正东升起,正西落下。也只有在春分和秋分这两天,我们才能在长安街这样横平竖直的方向,拍摄到太阳从远方升起和落下这样的场景。

  这张是日落。因为北京的西面有山,太阳最后落在了北京的西山上。

  对于太阳这样一个我们每天都打交道的简单的天体,其实它的运行规律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如果我们把太阳在每年不同时间正午12点的位置拍下来,会形成这样“8”字的图,实际上太阳的位置是每天都在变化的,你要想把握到它,也需要对它的规律有着比较清晰的了解。

  这是太阳从西山定都阁上落下来的画面,同样也是经过计算的。经过计算,我们在这个时刻正好把握到了太阳从定都阁落下,重合得一点都不差。甚至我们还可以实现让太阳和我们一些非常狭小的位置相重合的景象。这个建筑大家都认识,同样这个景象每年仍然也是在春分和秋分这两天能够拍到。

  我们最开始在长安街拍全日的时候,天桥上只有我一个人。但是这两年,已经变成了一个全民的节日,今年9月份的秋分,早晨5点钟我到天桥上,发现已经有60个人,架满了长枪短炮,大家都在捕捉这样的镜头,特别好,让更多人能够用科学的思维去欣赏和表现自然界的美。

  当然主体不一定是建筑,还可以是人。前面有一个人,显得太阳特别硕大。为什么会多给我们这样的感觉?因为我们人的视觉是靠对比形成的,你觉得画面上的人是一个固定的大小,跟它相比太阳特别大。为什么画面里的人看起来这么小?很简单,因为它离我的距离非常远。

  画面上这个人离我有800米,我们在800米外拍到的人和太阳重合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依靠着对太阳位置的一个比较精确的把握。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人看到这个照片会想到在动画片里出现的这个场景,很有意思。

  同样的例子,我们还拍了很多组跳起来的照片,也成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4年8月的封面。出现在作品里的也是一个著名的摄影师。我们开玩笑说,他是《中国国家地理》的封面男模。封面男模当起来不容易,因为虽然我们看太阳觉得它运行得不太快,但实际上如果有参照,就会发现太阳的运动很快。太阳走过它自己一个直径的距离只需要两分钟。所以,想拍到这样的画面,我们就要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面迅速地去捕捉各种各样的动作。相距800米,我怎么指挥他做动作呢?有一个小秘密,就是他的脚下有一个对讲机,我通过对讲机不断地给他发出指令。

  我们不但可以拍太阳和人,我们还可以拍到其它更多运动更快的物体,比如说飞机,也是通过计算,把太阳和飞机非常准确地一次性拍到了一起。

  当然以太阳为例子,只是想说明,我们很多美丽照片的背后都是有计算的,它背后有着我们的分析和预测。通过这种分析和预测,就能够更好地把握画面。

  再看这个照片,上面弯钩的是月亮,下面还是远在西六环之外的定都阁,比例非常小,因为拍摄非常远,我们从北四环拍到西六环外,距离大概60公里,显得月亮特别硕大。

  这张照片就是计算好的银河从上面跨过一个残破的墩台,远方连接的是灯火灿烂的220多米以外的北京。

  所以,不管太阳、月亮还是银河,如果你想真正去观察它、记录它、把握它,实际上都需要对自然规律有了解。我们看到在不同的季节,银河的方位、角度都是不同的,在你拍照的时候或者你想去观赏的时候,也需要对它的位置先了解,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去拍摄和把握这种自然界的美。

  摄影带给我们很多对自然、对人的思考。人需要有快乐,摄影同样通过这种思考和表达,带给我很多快乐。

  清华在思维方式和技巧上给了我们很多训练。很多清华的摄影师,尤其是清华的理工男摄影师,就养成了科学摄影的模式。很多人跟我说:“陈海滢,你的科学摄影什么时候发源的?”

  我要讲一张对我人生特别重要的照片。

  这是八年前为科学杂志SCIENCE拍的封面照片。

  因为SCIENCE要做中国风车主题的文章,想用相关照片作为封面,但是没有特别合适的封面作品。这个任务落在了我身上,当时我只有两个周末的时间做这件事情。

  封面上面有风车很简单,但是中国怎么表现?我们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龙、灯笼、中国人等。在第一个周末我们到了北京附近的官厅水库,官厅有风电厂,拍了古城墙和风车,还拍了一个赶着驴车的老大爷和风车在一起的照片。这张作品发到美国《SCIENCE》编辑部之后,他们非常喜欢,说定了,就这一张了。我说不行,一定要再给我一个周末。

  我不希望他们对中国人的印象是这样一个比较传统守旧的、还拉着驴车的大爷形象,这不是我们正在发展和变化着的祖国。所以我说再给我一个周末,我要去拍中国在世界上最著名的景观长城。

  我拍了长城和风车的照片。当时我心里也没有底,因为没有人拍过这样的照片。我通过网络做了很多功课,终于通过网络的研究和卫星地图的分析,发现在我们的内蒙和山西交界有一段长城,它旁边同时也有一个风电厂。我们看卫星图上这个白色的是风车,中间横贯整个画面的这一条是一个长城,当最后我在卫星图上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心里就有数了,我觉得我应该能拍到满意的作品。

  所以,一个周末的时间,单程一千多公里,老天非常给力,我们终于拍到了这张作品,长城和风车,顺利被SCIENCE认可作为它的封面作品。

  这件事情带给我一个很重要的启示:我们很多的影像、景观,其实并不完全是碰出来的,而可以用事先的分析、预测和判断去帮助你规划和把握。这个也就形成了我们今天利用科学知识去拍摄、用摄影表现科学的一个科学摄影方法。

  这是我八年前的照片,那时还比较瘦。

  科学思路还能帮我们把握到很多不一样的画面,比如这张照片,如果我不介绍的话,大家可能会觉得它视觉上有些不一样,但是到底不一样在哪儿?

  这张是我们现在可考的北京能见度最远的、能见度最高、能看到最远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在哪儿拍摄?仍然是西六环之外的定都阁,大概是潭柘寺这个地方。

  仔细看还能看到清华、盘古。

  西六环距离这儿已经有将近40公里了。

  如果再往远看,画面中间有一个长条形的东西横卧在这儿,是T3航站楼,距离已经将近90公里了。

  从西六环拍到东北,再往远看,山里边的楼群,这是平谷。

  再往山上看,山上有一些隐隐约约能见的线条,蜿蜒曲折的线条,这是天津的黄崖关长城,离我的拍摄点大概130公里。

  整个画面最远的是河北省兴隆县的六里坪,距离我拍摄大概160公里,照片上我们能看到160公里以外的长城。

  这张照片的背后也有科学的指导。我的本行其实是做空气净化的,对雾霾这件事也特别敏感。2015年6月有一天北京突然下起了雨,我们知道雨后的空气质量是最好的,雨后的雾霾是最少的,我说雨很快就要停,我们要找一个高处去拍,就来到了北京西山上的定都阁,正好雨后一束阳光打过去,PM2.5的数值只有2到3,所以带给我们一个最为通透、视野最为宽广的位置。

  对于传统的很多摄影师,他们是要碰这样的机会,但是我们掌握了科学知识的人,可以主动创造和把握这样的机会。

  科学可以帮助我们把彗星和长城在同一个画面上去表现,这有可能是第一张彗星和长城拍在一起的照片。

  科学告诉我们,彩虹其实是个圈,彩虹其实是个圆,当你遇到彩虹的时候,如果你让飞机飞起来拍,会拍到一个多半圆的圈。

  科学告诉我们,如果你想拍最美的星轨道,你可以去高原上的盐湖,应该拍茶卡,拍夜空世界。

  科学指导我们去北极、赤道追逐各种各样的日全食。北京的日全食太阳是横着还是纵的,赤道的日全食太阳是竖着还是纵的。

  科学告诉我们,你可以在拍摄之前就做好整张画面的给图和规划。银河在这儿,流星雨在这儿,这是我们事先规划好的。而且通过这种科学的研究,通过我们在摄影上的探索,你能够和自然甚至人文,和今人甚至古人打上交道。

  这是英仙座流星雨,早在一千年前的大诗人苏轼曾经在他的词里描写过英仙座流星雨,这一刻我感觉和千年的古人之间握上了手。科学摄影带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丰富的一个世界。

  人要成为有趣的人,摄影是让我生活有趣起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摄影带给我什么?对我来说它是我和整个世界的沟通方式。

  我经常会举这样一个例子,这个花很漂亮,它的独特在于它是北京特有的野生植物,叫槭叶铁线莲。

  北京特有的植物有三种,它就是其中之一,只长在北京几处高山上的岩壁上。2008年奥运会有人想把它引种作为北京的代表,但是很可惜,它在普通的土壤、花盆里不成长,只有在高山上、没有土的岩壁上才能茁壮地成长和绽放。

  一年又一年我就喜欢上了用自己的相机去记录槭叶铁线莲的发展,每年它都会在岩壁上生长。因为它是多年生植物,今年在长着,明年还在长,一年又一年,每年4到5月拍这些花,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仿佛每一年都去和一个老朋友重逢、再见、打个招呼,看看它今年抽枝展叶开花,看它结出果实,到秋天逐渐枯萎,第二年又重新爆发生机。

  摄影让我和自然沟通,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享受,带给我对世界的认知和无穷的乐趣。

  所以,今天借这个机会,把我的摄影理念和科学摄影的思路、方法跟大家做一个分享,我也特别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用这种科学的思路和方法去指导自己的观察和拍摄,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欣赏和记录到整个世界更多的乐趣和更多的美。

【责任编辑:王煜】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