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别让网络黑手黑产业摧毁互联网未来

吐槽青年 吐司 2017-12-28 11:10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常常看到一些受害者声讨水军时说“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被攻击对象”――是啊,确实想不到,可实际上,在当下的互联网语境中,很少能找到几个人没有受到过水军和黑势力的伤害。千万不能等到哪一天成为被吃的人血馒头、遭遇黑手却欲哭无泪时才产生“治网霾”的共同利益感。

  吐槽青年出品

  近来南方都市报对网络营销号和水军乱象的系列调查,起底了水军制造事件和爆款的过程,真让人触目惊心。网络营销号多有推手且为团队操作,有的账号会通过凭空捏造、拼凑、组装素材等一系列流程性操作来打造所谓“爆款”。从花钱刷粉到拼凑恐吓,洗稿造谣兜售私货,一些企业通过花钱抹黑竞争对手制造舆论压力,驾驭舆论场的手法十分成熟。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营销炒作牟利,而带有鲜明的网络黑势力性质,用网络黑社会的手法,找打手发黑稿,无中生有抹黑对手,制造黑料制造恐怖。

  这个调查引发了强烈的舆论共鸣,看来深受其害的公众对这种无形的网络黑势力早已深恶痛绝,纷纷抨击这种丑恶现象,呼吁相关部门依法出重拳严治。作为网络抹黑的受害者,阿里也通过官微高调呼吁 “要像治理雾霾一样治理网络雾霾”,他们称,网络黑势力和黑产业不仅边缘化了真正健康的媒体声音,更边缘化了客观公正的价值体系。不要让网络成为社会雾霾之地,不能让媒体正义被“网络病夫”们扼杀,不能让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们被网络黑暗势力而左右!

  能够感受到这个声明中作为受害者的切肤之痛感,每一个字背后可能都有一段受害血泪史。在网络上遭遇过这种网络黑势力攻击的人,会更理解“像治理雾霾一样治理网络雾霾”吁求后的悲壮感。不要以为只有大企业和名人才会成为网络黑势力的碰瓷和攻击对手,不要以为普通人就可以免于水军和黑产业的黑手,当网络生态被黑势力黑产业所操纵裹挟,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没有人可以袖手旁观,千万不能等到哪一天成为被吃的人血馒头、遭遇黑手却欲哭无泪时才产生“治网霾”的共同利益感。

  常常看到一些受害者声讨水军时说“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被攻击对象”――是啊,确实想不到,可实际上,在当下的互联网语境中,很少能找到几个人没有受到过水军和黑势力的伤害――你可能没有成为过抹黑对象,没有成为过谣言主角,但你一定或多或少被谣言误导守,被爆款消费过,被排山倒海的水军舆论淹没过,网络雾霾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伤害着公共利益。营销号、水军、黑产业黑势力是互联网社会的公敌,就像雾霾是公害公敌一样。

  用雾霾形容网络水军和黑势力之害,非常形象贴切。正像雾霾不是一日形成一样,网络雾霾也是如此,日常似乎感觉不到,污染到了一定的临界点,才会以看得见的方式侵害人们的身心,损害人们的健康。伴随着互联网和自媒体的成长和兴趣,水军和营销号就像寄生虫一样出现并寄生在网络肌体上,刚开始兴风作浪时,人们没太当回事。――这种“没当回事”成为变相的纵容,使水军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到了半公开化的程度,甚至颠倒黑白反以“能黑对手”“能制造爆款”“能兴风作浪”为能事。

  网络黑势力的一种抹黑方式是生产黑稿,看起来风光的互联网行业,就充斥着这种黑稿,自媒体舆论场中充斥着各种耸人听闻的负面:震惊了,某某企业的背景竟然是!出事了,某企业裁员风暴再起!一定要看,某企业又如何如何。所谓黑稿,就是攻击对手的假新闻。有些企业不是把心思花在创新和提升品质上,不是靠产品竞争去争取用户,而是靠抹黑和攻击对手。前段时间一家外媒专门撰文分析了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尤其盛行的黑稿,称这些意在中伤的假新闻已经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竞争中造成了很大的问题。――黑稿恶名都传到国外了,真够丢人现眼的!

  这种黑色现象,这些黑手,伤害的绝不仅仅是一两家企业和一两个行业,更是这个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伤害的是人们对公平正义的信仰,伤害的是人们心中的清朗追求。这些黑手,为了流量生产着焦虑和放大社会矛盾,为了利益颠倒黑白和消费社会互信,为了眼球撕裂阶层和混淆是非。确实应该以治理雾霾的力度一样治理网络雾霾了,公众需要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舆论场和互联网,不能让网络雾霾毁了互联网的未来。

【责任编辑:王煜】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