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珍爱与你的“弱连接” 获得“强价值”的成长机会

张坤 2018-01-03 20:35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400 期 ---

  2017/1/3

  Topic:“强价值”的成长机会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 日 之 声

  张坤:

  我虽然不知道“你”具体的模样,生活得咋样,但我知道:我与“你”的心是相通的,我珍爱与“你”任何形式、任何途径,哪怕是与亲朋好友或同事“强连接”相对应的另一端连接——所谓的“弱连接”。

  ······

  我是罗罗,一名援疆青年教师;我是李宇杰,毕业后回归西部的一名急需专业选调生;我是袁子超,一名普通的中国武警······

  今天,中青报·中青在线推出第一批“强国体”接龙——“谦谦君子”少年时,强国一代有我在,寥寥数字,胸中万壑,有一种感动叫“强国体”。

  倾听你的心声,邀你一起画像。我知道与“你”这些年走得还是有些远了,反省我们的所思、所做、所行,努力更加实实在在地扎进大地中,扎进你们当中,哪怕能用我们最真心、最实在的一点服务,使“你”有感,已是足矣,而我们尝试着从更多“弱连接”中开始创新和探索,因为我们相信在今天这样一个新时代,珍爱与“你”的“弱连接”,有着潜在、强大的生命共鸣价值。 我们可以一起微笑、共同成长。

  有一种经过实践检验的“弱连接理论”也证明了这点。

  理论提出者马克.格兰诺维特多年研究发现:在人的成长过程中,表面紧密度高的“强连接”,未必有“弱连接”所发挥出的作用大。

  特别在今天网络化世界,“弱连接”因其更自然、真实、快速、低成本和高效能的传播效率,往往显示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马克1974年创造“弱连接理论”时还没有发达的互联网,但他当时就调研出一个惊人成果:一个人无意间提到或打开收音机,偶然听到一句有触动的话、认识一个有意思的人,可能会对其产生很大的人生影响,甚至能够树立新的价值观或者发现对实际工作有益的新机会。

  “弱连接”一大威力正是帮助你认识自我、发现机会,包括走向更加美好的幸福机会。

  对我们来说,就是要珍惜与千千万万的你“弱连接”的缘份和机会,可能你“潜水”在各种各样的圈子里,可能你“隐身”为沉默的大多数,可能你奋斗在火热生活的第一线,可能你站在一个“堡垒”里向远处眺望,不时有些偷乐、揶揄、拍砖······

  但我相信,真心总能换真心,人心总是向真向美、向上向善的——从信任、信用,到信心、信仰,每一次看似偶然但有意义的“弱连接”,都会必然创造出“强价值”的成长机会。

  你若成长,我亦成长。

   延 伸 阅 读

  “谦谦君子”少年时 强国一代有我在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1月03日06 版)

  编者按

  2017年年末,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抛出“强国体”接龙, “强国一代有我在!”——寥寥数字,胸中万壑,有一种感动叫“强国体”。

  这些故事被情感滋润、被理想浇灌,自由生长。80后、90后、00后,这群将在未来30年,亲眼见证和亲手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年轻人,豪情满怀,自由挥洒。

  2018年,“强国一代”又长一岁,我们的故事仍在继续。或许你还没想好如何表达,没关系,我们一起创造!如一位接龙参与者所言,“我希望在不久的未来,能在这里认真的写下——强国一代有我在!”

  今年,我们精心准备了“收纳盒”和“小画板”,收纳你的声音,倾听你的见闻,共同创造“强国一代”的模样,一起探索“路如何越走越宽,人如何活得更加美好”。来,把你的忧虑、迷茫、思索、希望、憧憬、梦想告诉我们,让这些故事,成为历史的一份底稿。“强国体”征集邮箱:qiang@cyol.com。

  今天,我们推出第一期“强国一代”的故事。或许当你看到这些“强国体”时,正满身疲惫地走在回家路上,正端着酒杯预备把烦恼一饮而尽,正为生活里的小美好嘴角上扬。无论你此刻正在做什么,强国体里的“我”集合起来的就是“我们”。希望我们能相互温暖,相互激励,让前行充满力量。

  亲,你有一份来自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的新年礼物,签收吧。

  你看到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琳琅满目的商店,人们坐在小店喝着小酒撸着串,但你可能不知道,非洲一些国家正面临战火的袭扰,那里的人民一个个眼窝深陷、皮包骨头,目光中流露出惊恐和无助,夜里随时都能听到枪声,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还有没有明天……我是一名身在万里之外的中国维和军人,正在南苏丹共和国任务区,我希望每一名中国人珍惜和平,珍惜当下的幸福,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这些年身边出现了很多外国人的身影,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向海外传达中国魅力,传递友好交往的理念,我在大洋彼岸向每一位不了解中国的人们诉说中国故事。我是晨怡,一位对外汉语志愿者,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外国人倾听中国的声音、了解中国故事,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建军节那天人民军队英姿飒爽、气宇轩昂地挺立在世人面前,人们在震撼的同时,为身在强大的祖国而自豪。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和战友们在一线披星戴月、饮风吞沙。我是吴思平,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员,我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中国产品逐渐走向世界,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产品背后印刷着“Made In China”,但你可能不知道,那是一线工作者没日没夜的辛勤工作。我是一位在工厂里工作的青年,我希望国人能正视中国制造,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微博、朋友圈被浩瀚美丽的星空照片刷屏,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拍出一张理想的星空照,摄影师们时常翻山越岭,站在零下20度的荒原或冰川苦等整夜,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拍摄最美的瞬间,只为给世人捕捉我们头顶的灿烂星空。我是戴建峰,一名星空摄影师,我希望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人们忽视或难以见到的最美星空,推进星空保护区的建设,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我们这些海外游子丰富多彩的生活,动辄去跳伞、开party、和学术界大牛对话。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每时每刻都惦记着自己的祖国。我在美国硅谷,我是张知夏。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强国一代”。一百多年前的中国,那时候年轻人的重任是救亡图存。往后,变成了脱贫脱弱。国家鼓励年轻人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我是一位留学生,对我们来说,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的地方,就是祖国需要的地方。我希望有一天,当我们带着所学、所思、所得归来之时,就是报国之时。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付梓出版的报纸上多了几期号外,你可能不知道洋洋洒洒的白纸黑字背后,是临阵不乱的扎实采访、快捷而仔细的推敲求证。毕业一年多,经历了从西到东的漂泊体验,实现了从在校时评爱好者到专职媒体人的蜕变,我感受到过从未体验过的酸甜苦辣,是的,经历了就是成长。现实与理想总有一些差距,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认清现实后,仍然热爱理想。我是林煜,一名栖身地方媒体的记者、评论员,我希望用脚调研采访,用心思考写作,悉心做好本职工作。很庆幸,穿越如梭时光,我心依然澎湃如昨。青年有梦想,国家才有希望。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西部边疆地区国语普及程度越来越高,不同的面孔,不同的民族可以用同一种语言交流,但你可能不知道,在这些地方有上千的青年援疆教师,他们在语言完全不通的情况下,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教孩子们说话。我是罗罗,一名援疆青年教师,我希望孩子们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边疆的孩子们可以去领略祖国各地的不同风光。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每年公务员考试中激烈的竞争,但你可能不知道,“5+2”“白加黑”早已是基层公务员的工作常态。跋山涉水、走村入户,只为脱贫攻坚早日实现,字斟句酌、锱铢必较,只为各项惠民政策落实落地。我是李宇杰,毕业后回归西部的一名急需专业选调生,我希望用我的知识和努力,为更多投身西部大开发的青年搭建实干创业的舞台,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火车站售票口贴出了“军人优先”的标志,但你可能不知道,站在售票厅外的执勤官兵,已有许多年未能回家过年。为了大家阖家团聚的归途多一分平安,我们背对繁华,直面孤单。我是袁子超,一名普通的中国武警,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坚守,能给中国人民带来更多的安全感,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走出国门,深造学习,但你可能不知道,多少异国他乡的夜里,我们边看着祖国大地上的幸福与苦痛,边盼望着早日踏回祖国母亲的土地,伤其苦痛,谋其福祉。我是正在准备雅思考试的晓雨,我希望去见更大的世界,做更有力量的事。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共青团火红的团旗飘扬在全国各地,看到青年突击队、青年文明号、青年之声、智慧团建,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在共青团是如何努力为青年服务的!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其中的艰辛,尝试过才知道其中的快乐。我是菜菜,一位共青团的工作人员,我希望青年一代更比一代强,我希望共青团工作越做越辉煌!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中国的高铁四通八达遍布全国,你看到高铁被定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但你可能不知道,身为中铁建工人的我在日夜奋战,修建高铁站房。我是朱彤,中铁建工北京分公司项目部平凡的一员。我希望我们修建的站房为亿万中国人民提供更高效、更便捷的出行方式,让中国高铁享誉世界,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所未见的遥远绿水青山,都与我们息息相关。我是旖雪,我在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的合兴村,从复旦大学毕业后,我成为一名黑土麦田扶贫创客,为村民的增收脱贫而忘我付出。土地赋予了我厚重与丰富,而我为之付出的芳华也转化成了绣娘手中的针线、村民领到分红的微笑、合作社一步步的壮大向前。知识只有运用到最需要它的地方才有光彩,我盼望有更多的人关注乡村、加入到发展乡村的事业中来。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英勇的消防官兵奋不顾身地冲向火海,解救人民群众,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能够更加出色完成救援任务,消防官兵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一次训练都有受伤的可能,这一切,只为了多争取几秒的救援时间。我是张铠铣,消防退役士兵,我希望当危险来临时,消防官兵能够平安,救出更多的人。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书籍上一个个动人心弦的故事,但你可能不知道,写作这条路艰苦、曲折、漫长。故事是人类的温暖堡垒,是作家的使命,要使作品具有永恒性,就必须把为人民服务的创作理念牢牢植根在笔下。我是青年作家廖宇靖,我希望尽自己所能,记录一个伟大国家、一个伟大民族崛起的过程,只有心中有人民,才能让作品“接地气”,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很多社会热点事件发生后,人们很快获取到一手资讯,了解到很多有价值的内容,但你可能不知道,那是多少新闻人一次又一次和时间赛跑,我们坚守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理念。我是浙江工商大学新闻系学生小凯,我希望用我学到的知识让人们看到有价值的新闻,我希望新闻发挥着激浊扬清的作用,我要传播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我国“一带一路”经贸合作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国际文化交流与合作愈加频繁,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培养更多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外语类毕业生,很多外语教师们十年如一日地坚守课堂,让更多的学生熟练掌握国际通用语言、小语种,文化知识。我是胡波,一名大学英语教师,我希望未来我国能有更多小语种毕业生,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提升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软实力,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前一晚上还是大雪纷飞,第二天道路就没有积雪,保证了路面通行的顺畅和安全。但你可能不知道,凌晨大多数人都在熟睡时,环卫人员便已在全力清扫积雪。我是小皖,一名青年志愿者和公益爱好者。我希望,未来有更多人的都投入到公益志愿中来,让我们的生活处处充满着爱与温暖。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社会繁荣稳定,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万家的灯火团圆,我在大漠戈壁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我是焦陆杰,解放军某部基层军官,我希望可以为祖国和人民站好每一班岗,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一些生命垂危的人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血型而离开世间,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让他们的旅途不那么短暂,我在献血表上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我是小丁,兰州的一名大二学生,我希望帮助更多的人,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新疆社会稳定,人民生活幸福,各族人民群众紧紧团结在一起,共同走上了富裕之路。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这份安定,为了人民生活更加美好,我在军营里摸爬滚打、刻苦训练,练就过硬的军事素质,带领我们连队的官兵,出色地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维稳任务。我是毛松,一名从军十七年的武警中队指导员,我希望祖国越来越强大,今后的每一天都是和平的。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大型活动赛事的熠熠闪光,但你可能不知道,有一群可亲可爱的志愿者们在挥洒汗水;你看到路上井然有序的车辆,但你可能不知道,交通志愿者正在日晒雨淋;你看到一些“奇怪”的人用休息时间参与志愿服务,但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做的事情是多么有意义……我在志愿服务工作岗位两年了,我是一名小团干,我希望和亲爱的志愿者们一起努力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小美好”。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7月30日那天,朱日和基地黄沙漫卷、狼烟四起、沙场点兵、振奋军心,但你可能不知道,我正在阅兵方阵中的一个角落,以战斗姿态接受检阅。我是赵艳斌,一名解放军军官。强国必强军,我希望在改革强军的伟大征程中,全军将士投入强军梦的伟大实践中,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在空阔的天际中,战鹰呼啸翱翔,万众瞩目,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助力战鹰的起飞,我在昔日的淮海战场一隅,努力学习着飞行知识与技能。我是王博龙,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勤务学院在校学员。我希望中国空军更强大,越洋渡海,护我领空,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外科医生行云流水般地完成每台手术,但你可能不知道,每一台手术的背后,是我们在操作间一次次汗流浃背的辛苦练习,我是吕寿强,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右江民族医学院的一名医学生,我希望每个病人都能健健康康,健康中国的梦想早日实现,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自媒体兴起,每个人都能发声,这些声音有时可以刮起舆论飓风,有时像大雪般掩盖了真相。但你可能不知道,仍然有一群正义的青年,他们努力铸就新闻理想,他们渴望做一名国家航行的望者。我是一名怀有新闻理想的大三学生,我希望用真实、有价值的新闻记录这个世界,展现当代青年人的思考。强国一代有我在!

  也许你是大城市里每天跨越半个城市忙忙碌碌的上班族,也许你是小城市里周末跨越城市间去游玩的悠闲者,人们更多关注的是新建高速公路的发展,却很少注意到日常公路养护者。我是王金龙,一名公路养护部门的工作人员,我希望我们交通人养护的每公里路都是畅通、安全的。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我们这群90后每天喊着佛系,每天各种丧,每天看着鸡汤文,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一次次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加班熬夜。为了能够证明自己不是别人眼中的弱者,为了不让自己的青春年华没有意义,我们在一次次绞尽脑汁的想策划案,一次次反复推演着实验结果,一次次想着创新创业的好点子,一次次想为这座城市贡献些许力量。我是邹杨,上海电力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我希望我们这一代不是你们眼中的颓废人,而是一个个积极向上的青年,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厦门金砖会议如期圆满举行,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厦门迎接外国友人,将语言化作沟通共享友谊的桥梁。我是小鸥,一名翻译志愿者,我希望祖国的未来更加灿烂辉煌,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有一段时间很多小黄车都被划坏了车牌,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让赶时间的人们顺利骑走,我在下班路上试图用记号笔复原被划坏的数字。我是小宇,北京一名大四学生,我希望温暖更多的人,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这个冬天北京几乎没有雾霾,人们在朋友圈晒出蓝蓝的天空,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在河北一处村落已经忙碌了好几天,检查污染企业。我是晓旭,一位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我希望这个国家能有更多的蓝天、白云、鲜花、鸟鸣,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中国本土家电品牌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世界的舞台,出现在欧洲杯、澳网公开赛,出现在千千万万各国人民的生活中。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让生产能力和市场需求相协调,我们整天分析订单和排产,以便资源得到更加合理运用。我是吉林大学2017届本科生,目前就职于海信集团,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就业大军争相而来,竞争激烈,但你可能不知道,时代在改变,行业在创新,社会在发展,我们的前景仍然指日可待。有志向,才会有梦想。我是俞诗逸,一名即将踏入社会的历史系毕业生,我希望用学识和热情贡献自己的力量,肩负起传承文化的重要使命,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村里街道口突然多了一间百平米的书屋,还是免费开放和借阅的。但你可能不知道,从书屋的门面房,到书架和桌椅,都是我自己想办法凑齐的,还从父亲那里借来一万元钱买书和杂志。我是秦嬴博,我在安徽的农村老家开办公益书屋,我希望每个村子里都能有一间老少皆宜、且不断更新添置书籍的图书室,让人们有一个读书学习交流好去处,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8月那天,九寨沟山石滚落、尘土飞扬,余震不断,众人撤离,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在震中一处角落,努力搜寻着生命迹象。我是林业,一名解放军某部战士。我希望每一场灾难过去,人们都能重建家园,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上海的地铁四通八达,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保证每天数百万人的出行,我在站点巡回检查着每一寸钢轨。我是蒋捷,上海地铁检修组工作人员,我希望绿色出行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强国一代有我在。

  这里是中国的南方,这里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缩影。四十年前,我们的父母才二十几岁。那时,他们手里攥着几张粮票饿着肚皮过新年,城市街道上的主打色是青灰与黑白,偌大的国家,没几个人见过电视......如今,他们即将结束自己的使命,回想自己的青春,可以无愧于心,他们走过了多少坎坷的路,才与同辈开创了这个时代,他们的孩子生活在一个比过去更好的世界。上一代青年,究竟做对了什么?下一个四十年,巨变的中国,又还有什么需要继续改变?我是广东的一名普通团干。我希望和这个时代的同龄人一起,去解开新的社会矛盾,去尽己所能帮助身边每一个活生生的、具体的人,去更多地关注草根、乡土、底层……我们都是时代洪流里的小人物,但没有哪个时代不是由千千万万小人物推动,没有任何一份共同幸福不赖于每个平凡者抵力相拼,我们怎么样,时代的潮水便可能往哪里去。再过四十年,当我们也垂垂老矣时,当我们终将灰飞烟灭时,会觉得自己的这一生,是值得的。我们也留给后辈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们没有推卸责任,没有辜负历史的托付。强国一代有我们在!

  你看到我每天挤公交上班,但你可能不知道,作为城市中的“有车一族”,我坚持乘坐公交车,支持新能源,不愿给城市“添堵”。我是李江,一位普通的人民教师,我希望更多人来使用新能源产品,我们的城市能有更多的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每个社会热点话题下都有嘈杂的讨论,但你可能不知道,在此之前,为了发出理智之声,我在关注每一点家国动向,倾听每一种异见和每一次欢呼。我是于睿恺,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我希望我们的舆论环境变得澄澈和有序,强国一代有我在!

  你看到七旬老夫妇家里的桌子上,多了一张合影。但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结婚五十多年,却没有一张合照,而像这样多年未拍过合影的家庭,不在少数。我是王忘,一名业余摄影师,我希望为更多贫困家庭拍全家福,并将照片打印塑封给他们,为家庭的幸福留下一张美好的影像,强国一代有我在!

【责任编辑:傅晓羚】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