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王利芬的10万+猎物和自媒体达尔文主义

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2018-01-27 11:05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极端功利主义者和自媒体达尔文主义者眼中,一切都是流量猎物罢了,哪有什么正义和三观。不过自媒体达尔文主义者终究也会被这种当下从中受益的意识形态所害,哪一天丢人现眼的时候,会成为跟自己一样狰狞者的流量猎物,这就是自媒体达尔文主义的生态链。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我给很多做自媒体的朋友有过一次忠告:一个人如果脸上写满10万+欲望,却没有价值底线,没有道德敬畏,没有克制、良知和专业主义精神,第一次出现10万+的时候,往往是自己丢人现眼的时候,即使一时能小人得志春风得意,总会有丢人现眼摔大跟头的时候。

  这话,被无数自媒体前仆后继地用惨痛教训证明之后,最近又在“前资深媒体人”王利芬和“现自媒体暴发户”周冲两人身上进一步得到了验证。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王利芬老师十数年的创业故事可能没几个人知道,可她犯了一次错,立刻传遍全网。事实大体如此:80后创业代表人物万家电竞CEO茅侃侃自杀去世的消息被媒体曝出,就在网友们纷纷为茅侃侃惋惜之时,王利芬老师在微博中称,自己发布的微信文章《茅侃侃的离世,掀开了创业残酷的一角》阅读已超过10万,并称“努力皆有可能,达到目标的速度远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先高兴下”,并号召大家都来关注自己的公众号。一时间,“消费死者”“人血馒头”等争议声四起。

  “人血馒头”这个词用得很重,我不太愿意用这种带节奏的词把人架到道德烤架上,没那么严重,不是那种坏人,无非就是口无遮拦口不择言。王利芬很快意识到问题,删帖并道歉。虽是无心之错,暴露的问题却值得那些陷入10万+病态追求的人反思。

  王利芬的表达有两方面让人很反感,多数人只注意到了一方面,即消费死者,不顾死者之痛庆祝自己以死者为话题带来的“第一次10万+”,只要我的10万+,哪管别人的痛苦。――其实还有另一面让人反感之处,一个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资深媒体人,在主流媒体也算做过不少有着极高收视率、极大影响力的报道,竟然失去了起码的定力和自信,在10万+面前那么不淡定,表现出近乎脑残粉式的不自持不自重,把那个数字看得那么重,重过自己的职业尊严和他人的生死。

  虽是无心之错,可无意识背后却可能深陷一种自媒体意识形态之中,我称之为自媒体达尔文主义。这种自媒体舆论场上盛行的意识形态包含着两种取向,一种是没有道义只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一种是边沁式的极端功利主义。这两种“坏主义”所杂交的价值观主导着当下的自媒体场域,使进入这个场域的人不知不觉都感染了那种不择手段的10万+欲望,受这种欲望驱使把更高的阅读量当成最高原则,眼中没有道义与是非,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一切不过都是10万+猎物而已,别人的死亡是猎物,丢人现眼是猎物,仇恨和焦虑都是猎物,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面目狰狞,伺机扑向那个倒霉的猎物。

  这种自媒体达尔文主义,扭曲着人的价值观,越往阅读量和粉丝数的金字塔尖走,价值观被扭曲得越严重。以至于有人说,粉丝超过百万的大号,已经很少有像六神磊磊这样三观很正的大V了。自媒体达尔文主义的弥漫下,王利芬不过是轻度患者,被批评后还知道自己错了,知道道歉,开放微博评论接受最尖锐的批评,吸取教训。――很多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有什么错,就像那个被指责洗稿的周冲那样,回应六神磊磊时通篇写满不服:我错了吗,我错了吗,我错哪里了?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一种可怕的状态,这种价值观把动物界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丛林规则嫁接到人类社会中,对弱者没有同情,对败者没有怜悯,对贫穷没有关怀,对失落者没有关爱,鼓励自私和不平等,用某个单一的标准去度量进步,张扬血腥和暴力中的血淋淋竞争,没有人性视角。看当下的自媒体舆论场,自媒体达尔文主义是一个多恰如其分的概括:弱者被嘲讽为“穷逼”,仇穷成为一种流行,老人孩子被正义凛然地踩踏,歧视被俏皮恶搞所建制化,死者被毫无心理障碍地消费,流量被肆无忌惮地当成王者。

  杰里米-边沁是功利主义的鼻祖,他对很多道德哲学家所奉为圭臬的自然人权观念完全不以为然,嘲讽为“踩在高跷上的废话”,他认为道德的最高原则就是使幸福最大化,使快乐总体上超过痛苦,快乐是我们至高无上的主人。桑德尔在《公正》中对边沁的功利主义有很多批判,书中提到了功利主义在捷克的一个案例,由于担心吸烟使医疗费用不断攀升,捷克政府考虑提高烟草税额,而烟草公司的研究称,吸烟给政府带来的收入要远大于支出,原因在于尽管烟民在世时会在预算中花费更多的医疗费用,可他们死得早,因此能在医疗、养老金以及养老院等方面节省很多费用。――这就是功利主义典型的思维方式和计算方法,这个得失分析引发公众强烈抗议,一名评论员这样写道:烟草公司过去常常否认烟草能够杀人,可是现在他们却为此吹嘘。

  这样的功利主义思维在自媒体舆论场上被演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王利芬的表达只表现出一个侧面,实际上这是很多自媒体通行的计算方式,无数如何,10万+是自媒体的硬通货。前几天看到咪蒙在新榜大会上有个题为“爆款方法论”的演讲,开口就是:近几个月我们做了什么呢?第一个是“刘鑫江歌案”做到1470万阅读,“携程亲子园”是1400多万,还有榆林产妇事件,当时也是1200多万阅读。――你看,她只会谈“刘鑫江歌案”的1470万阅读,不会谈事实和真相,不会谈那篇创造了她近期公号阅读量记录的《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一文中制造了多少谣言,传播了多大戾气,带来多少伤害。只谈榆林产妇事件1200多万的阅读,不会反思自己粗暴的判断与后续报道的事实有多远。

  极端功利主义者和自媒体达尔文主义者眼中,一切都是流量猎物罢了,哪有什么正义和三观。不过自媒体达尔文主义者终究也会被这种当下从中受益的意识形态所害,哪一天丢人现眼的时候,会成为跟自己一样狰狞者的流量猎物,这就是自媒体达尔文主义的生态链。

【责任编辑:王煜】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