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发明洗稿费这样的脏概念,洗稿者的资本真不只是不要脸

曹林 2018-01-29 11:58 来源:吐槽青年

  摘要:看看某些人,现在的面目是多么的狰狞,忘了自己也是寒门小作者出身,靠公号赚了点钱便一副暴发户嘴脸,恶怼家乡60多岁的老社长,欺弱媚强,恶对前来难权的弱势作者,攀附只对她作品说了句“呵呵呵呵呵”的名人,踩踏弱小,谎言连篇,满身戾气。论法,洗稿违法;论理,蛮不讲理;论德,失去一个作文者应有的文德。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自媒体江湖刀光剑影,六神磊磊怒怼“周冲的影像声色”,新年第一撕煞是精彩。从六神《今儿就从头彻底扒一下周冲,看是什么成色》罗列的证据来看,周冲显然洗稿了。“洗”是一种遮掩的话术,其实就如传播法学者魏永征所言,涉嫌抄袭,名“洗”实“剽”。周冲的《面对漫天非议,我愿接受所有合理批评》,是我见过的最差劲的回应了,她并没有否认那些洗稿指控,而用了一种极为拙劣的自我洗白逻辑:已经解决的事儿干嘛提呢?那些我都是付了洗稿费的(她的表达是:被洗文字的稿费)。

  洗了别人的思路角度,然后按所洗文字付费--呵呵,“洗稿费”应该是周冲的一大发明。以前洗稿者都知道这是件丢人的事,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地洗,现在竟可以公然谈“被洗文字的稿费”了。这样的肮脏概念,见证洗稿已经到了多么不要脸的地步。

  以往洗稿后被作者追上门后,周冲是怎么“解决”的呢?对这个指控其洗稿的作者说声“多多体谅”,然后发个170元的红包说这是“洗稿费”(言下之意,洗洗睡,别闹了);对那个找上门来的作者说声“老师辛苦了”,然后付个140元的洗稿费。么么哒,欢迎成为我们的作者噢。从其不以为耻、反以为“光荣和解”的截屏聊天记录看,最高洗稿费好像就只400元――400元啊!洗有洗德,还算厚道,没给作者开个250元。周冲似乎很委屈,我都付了被洗文字的稿费了,你六神怎么还提那事啊?

  从这个逻辑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人洗着洗着就洗成“洗稿惯犯”了,因为洗稿成本太低了――洗一次140,高一点170,最高400元,这么低的剽资(剽窃之资),不洗哪有天理。佩服有些人的脸皮,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创造出“被洗文字稿费”这样的龌龊概念,并好意思开那么低的稿费(洗的是别人的思路角度,却只按文字计费?洗了别人的稿,难道不是赶紧删文、道歉、赔偿,并吸取教训不再洗稿了吗)。自己洗一次稿的收益是迅速的10w+、数万点赞和几十万广告费,却只愿给被侵权作者140元。从她的委屈看,她误以为付一点儿洗稿费,就等于把那些洗稿污点都已洗掉了,仿佛从没发生过,她更误以为,既然付了钱,那些文字从此就是自己的了,付洗稿费了还能叫洗稿吗?

  理解那些作者为什么接受这种在我看来近乎侮辱性的洗稿费,让这种“号大欺人”的主儿从身上拨根毛,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媒体江湖洗稿成风,维权很难,对簿公堂会面临各种困难,取证难,鉴定难,判决难,执行难,人家号大又能颠倒黑白,拖下去对作者一点好处都没有,嗯,差不多就算了。――正是这种“差不多就算了”的心态,惯出了那些洗稿惯犯的毛病,盗别人的创意洗一下收益巨大,代价却只有140元,不会身败名裂,无须删文道歉,不必赔出痛感,干嘛不洗啊。

  洗稿成本太低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再无耻的洗稿行为,都会有脑残粉托底辩解。所谓脑残粉,就是无论你犯什么错都会脑残地支持,这种无原则的站队会让洗稿者形成一种幻觉――我错了吗?我错了又怎样?说来很惭愧,我就错了!从而有恃无恐变本加厉。自媒体舆论场的变态就在于,一个人在网上稍微有了点名气,便会聚拢一批脑残粉,无论“偶像”犯多大的错,都不乏脑残粉的辩护声。别说洗稿了,就是酒驾、打人、嫖娼、吸毒,留言中都是蝗虫般的脑残辩护: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你们想红想疯了吧?宝宝犯一次错还真不容易,宝宝不哭,我们挺你,敢于认错,还是优质偶像。

  就拿周冲洗稿这事儿来说,无论如何,连周冲自己在回应中都承认洗过稿件了,但看看她公号下的那些留言:1,接过扔来的石头,建成堡垒,加油,挺你。2,加油,谁说只有一个人,还有我们呢。3,很多公号也窃取过你的文章,但从未见你抱怨过,且不说花露水的文章论据根本不堪一击,单从姿态来说,反衬他就是一跳梁小丑。4,真的是理智又不卑不亢,喜欢这样的你。5,明显的欺负人,那个叫什么磊磊的就不能光明磊落点。6,感觉很搞笑,六神磊磊还好意思说自己原创,看不得别人阅读量比自己高就这样,真是没品。

  是不是立刻能想起《笑傲江湖》中的星宿老怪,一出场就是众喽啰齐喊“星宿老仙法力无边仙福永享寿与天齐”。这么多脑残粉的支持,真看得人热泪盈眶,怎么会觉得自己错了呢?怎么不理直气壮地死扛呢?很多时候,坑死作者的就是这些脑残粉,我一直认为,脑残粉与脑残作者是互相成就的,有什么样的名人和作者,就有什么样的粉丝,三观不正的文章培养出脑残粉的狂热,而三观扭曲的脑残粉拥戴又进一步扭曲作者的三观,形成格尔兹所说的“内卷化”。一个以文字为生的人,最怕什么?最怕被读者抛弃,可当无论做什么总有脑残粉兜底时,就可以无所敬畏了。

  最后一方面问题是,“阅读量为王”的自媒体恶劣风气惯出来的毛病,10万+壮坏人胆,拉低了这个场域的价值底线。无论如何,总有10万+在遮丑,这里的规则是:笑“无人关注”而不笑偷,笑“理中客”而不笑偏执癫狂,崇拜花言巧语的瞧不起讲道理的,只要能变现就是牛逼,阅读量可以遮百丑,三观越不正打赏越高。你看看这个榜那个榜的,哪个会把美誉度和三观当回事呢?都是流量为王,按阅读量排座次。在商言商,广告主才不管你洗不洗、剽不剽、腥不腥、骚不骚,能给自己的产品带来高曝光量就是投资对象。

  这也正是洗稿者可以藐视批评、可以厚颜无耻的地方,越骂我越红,只要不影响阅读量,其他都随便。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10万+扭曲着这些人的心灵和三观,拉低着人的价值底线,道义和规则被踩在脚下。

  看看某些人,现在的面目是多么的狰狞,忘了自己也是寒门小作者出身,靠公号赚了点钱便一副暴发户嘴脸,恶怼家乡60多岁的老社长,欺弱媚强,恶对前来难权的弱势作者,攀附只对她作品说了句“呵呵呵呵呵”的名人,踩踏弱小,谎言连篇,满身戾气。论法,洗稿违法;论理,蛮不讲理;论德,失去一个作文者应有的文德。

  周某人不知道,她正是被那些轻易接受了自己140元洗稿费的人给害了,觉得洗个稿太无所谓了;被公号下整天“真的是理智又不卑不亢,喜欢这样的你”之类的脑残粉给害了,沉浸在女神和大师幻觉中;被自己所热衷的、带来巨大收益的阅读量所害了,认为有了流量做成大号就可以无所忌惮为所欲为。从这个角度看,六神磊磊怒怼周冲,这才是自媒体真爱。教蠢坏做人不是六神的义务,但六神担当了这样的义务,狠泼一盆冷水,醒醒,知道洗稿是一件多丢人的事,别有点儿小名气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责任编辑:傅晓羚】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