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张坤:奋斗的青春最幸福

坤哥007 张坤 2018-03-01 14:56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457 期 ---

2018/3/1

Topic:出路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今 日 之 声

  张坤:

  “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道出了奋斗之于幸福的意义,也让更多年轻人坚定了“奋斗的青春最幸福”这一人生信念。

  “虽然我看不见这个世界,但我要让世界看见我的奋斗!”

  今天,《出路》中的年轻人王子安的故事,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奋斗青年”的缩影。

  他自幼双目失明,曾被告知未来只能成为一个盲人按摩师。这个年轻人不甘心人生只有一种可能,一直以奋斗的姿态寻求出路。

  “盲人就不能有选择的权利吗?”他在问自己,也在向这个时代发问。他努力争取的,是作为一个奋斗者实现梦想的可能,而时代又提供和创造了实现国家梦想、个人梦想的各种机会。

  他花了13年先后学习钢琴、中提琴,吃了很多苦,终于敲开了音乐院校的大门。他带着灵敏的耳朵、灵活的手指还有坚强的心,以不畏逆境的奋斗者姿态,展示一个中国青年的才华与梦想。

  他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一个奋斗者,虽历尽艰辛,但可以这样轻盈美好、自信从容。

  在新时代的中国,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盲人大学生如此自信地向世界微笑,他让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奋斗的“强国一代”,路如何越走越宽。

  和王子安一样,年轻的80后、90后、00后,正在或即将登上璀璨的舞台,他们的人生黄金时期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相吻合,是这一历史进程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和创造者。

  “强国一代”该以何种姿态与新时代同行?人生的路该如何走?我们想要的幸福,从不会凭空而来。人生之路惟有艰苦奋斗,立足青春,立足岗位,立足基层,创新创业,建功立业,担当起使命与责任,才能越走越宽。

  青春,不是用来挥霍的,而是用来珍惜的。因此,我们应为青春做点更有价值和意义的事,做点值得回忆的事。如此,我们的青春便不是虚度!

  1835年,17岁的马克思在高中毕业论文中充满激情地写道:“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祉而献身的职业,那么,我们就不会被它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人类而献身!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年轻的马克思以激情宣言,开始了自己为人类幸福而奋斗的青春。

  “只有进行了激情奋斗的青春,只有进行了顽强拼搏的青春,只有为人民作出了奉献的青春,才会留下充实、温暖、持久、无悔的青春回忆。”习近平总书记作为一名在黄土地上劳作的奋斗青年,从梁家河一路走来,带领全党全国走向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伟大征程,走向艰苦奋斗再创业、让幸福感不断增加的伟大征程。

  总书记的知青岁月、青春实践,就是穿越历史时空的青春共鸣,是奋斗的青春最幸福、最好的注脚!

  从今天起,本报将推出专栏“奋斗的青春最幸福”,把舞台交给努力拼搏的青年。他们有不同的青春故事、不同的人生体验、不同的生命感悟,却因为奋斗有着相同闪光的生命底色。

  我们希望通过全媒体报道,唤醒和激发青年更加坚定的奋斗信念、更加充沛的奋斗激情、更加不忘初心的奋斗使命。因为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努力奋斗,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相 关 阅 读

  “虽然我看不见这个世界,但我要让世界看见我的奋斗”

  出 路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玥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3月01日01 版)

  王子安永远忘不了那个下午,盲人学校的老师用很平静的语调,向这群有视力障碍的少年宣告:“好好学习盲人按摩,这是你们今后唯一的出路。”

  “怎么可能?!”这个双目失明的男孩觉得自己突然“被推进无底的深渊”。在盲人学校的楼道里来回走了许多圈后,10岁的他决定和命运打个赌,用音乐为自己找条出路。

  去年12月,凭着出色的中提琴演奏,18岁的王子安收到了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他将于今年9月前往这所世界知名的音乐学府。眼下,他正在加紧学习英语。

  再把时间拉回到王子安10岁的那一天,从盲人学校回家后,这个男孩“惊诧又愤怒”地向父亲描述在学校的经历。“你的双手拥有选择的权利,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父亲表情严肃,提高了声调。

  王子安4岁时,父亲就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只有微弱光感的王子安拥有一辆四轮自行车。父亲握住他的手,带他认识自行车的龙头、座椅、踏板。王子安最喜欢从陡坡上飞驰而下,他甚至尝试过骑两轮车,但有一次栽进了半米深的池塘。

  从5岁开始,用双手弹奏钢琴,是他最幸福的事。88个黑白键刻进了脑子里,他随时想象着自己在弹琴。遇到难啃的曲子,老师抓住他的小手在琴键上反复敲击。指尖磨破了皮,往外渗血,他痛得想哭。

  “看不见怎么了?我的人生一样充满可能。”王子安用手摩擦着黑白琴键,使出全部力气按下一组和弦。

  他有一双白净、瘦长的手,握起来很有力量。他从不抗拒学习按摩,只是,他讨厌耳边不断重复的声音:按摩是盲人唯一的出路。

  在父母为他营造的氛围里,王子安觉得自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小孩。他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也和他们一样坐地铁、看电影、逛公园。即使被别人骂“瞎子”、被推倒在地,他也只是拍拍身上的土,心里想“瞎子可是很厉害的”。

  2012年,王子安尝试参加音乐院校的考试,榜上无名。不过,他的考场表现吸引了中提琴主考官侯东蕾老师的注意。

  “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面试时,侯东蕾问王子安。

  “生命!”这个考生高高扬起头,不假思索,给出了最“与众不同”的回答。

  半年后,侯东蕾辗转联系到王子安的父亲,说自己一直在寻找这个有灵气的孩子,希望做他的音乐老师。

  这位老师忘不了王子安双手落在黑白琴键、闭着眼睛让音符流淌的场景,这本就是爱乐之人该有的模样。

  听从侯东蕾老师的建议,王子安改学中提琴。弦乐难在音准,盲人敏锐的听觉反而是优势。

  老师告诉他的弟子,音乐面前,人人平等,只需要用你的手去表达你的心。

  但这个13岁才第一次拿起中提琴的孩子,仅仅是站姿,都会前后摇晃,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当闭上眼睛,空间感消失,身体的平衡感会减弱”。为了苦练架琴的姿势,王子安常常左手举着琴,抵在肩膀上好几个小时,“骨头都要压断了”。

  最开始,他连弓都拉不直。侯东蕾就花费两倍三倍的时间,握住他的手,带他一遍遍游走在琴弦上。

  许多节课,老师大汗淋漓,王子安抹着眼泪。侯东蕾撂下一句“吃不了这份苦,就别走这条路”。

  母亲把棉签一根根竖起粘在弦上,排成一条宽约3公分的通道。一旦碰到通道两边的棉签,王子安就知道自己没有拉成一条直线。3个月后,他终于把弓拉直了。而视力正常的学生,通常1个月就能做到。

  但他进步“神速”。6个月时间就从中提琴的一级跳到了九级。

  学习中提琴之后,他换过4把琴,拉断过几十根弦。他调动强大的记忆力背谱子,一首长约十几分钟的曲子,通常两三天就能全部拿下。每次上课,他都全程录音,不管吃饭还是睡前,他总是一遍一遍地听。好几次他拉着琴睡着了,差点摔倒。

  奋斗的激情,来自王子安的阳光心态。这个眼前总是一片漆黑的年轻人,从不强调“我看不见”。他自如地使用“看”这个字,“用手摸,用鼻子闻,用耳朵听,都是我‘看’的方式”。

  他也不信别人说的“你只能看到黑色”,他对色彩有自己的理解:红色是刺眼的光;蓝色是大海,是水穿过手指的冰凉;绿色是树叶,密密的,像甘蔗汁的清甜味。

  母亲带王子安(左一)通过触摸感知植物。

  他学会了坐公交车从盲人学校回家,通过沿途的味道,判断车开到了哪里。飘着香料味的是米粉店,混着大葱和肉香的是包子铺,水果市场依照时令充满不同的果香。

  在车上,他循着声音就能找到空座位。他熟悉车子的每一个转弯,不用听报站,就能准确判断下车时间。

  “人尽其才,有那么难吗?”在“看”电影《无问西东》时,他安慰自己“只问努力,无问西东”,同时忍不住想象遇见梅贻琦校长,被他录取。

  当第三次报考音乐院校失败后,母亲发现平日里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儿子,会找个角落悄悄地哭。

  有人劝这家人放弃:“与其把学琴的钱打了水漂,还不如留着给王子安养老。”

  也有人建议王子安,“乖乖学习盲人按摩”,毕竟盲人学校的就业率100%。

  在共青团主办的广州市第二少年宫,王子安得到了很多安慰。报考音乐院校失败时,这里的同学会握住王子安的手,拍拍他的肩。甚至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陪他练琴。

  广州市第二少年宫有一个由普通孩子和特殊孩子组成的融合艺术团,97人中,70%是特殊孩子。2014年,团长关小蕾在这片孕育改革气魄的土壤上先行先试,尝试融合教育。这是一种在发达国家较为成熟的教育理念,让智力障碍、视力障碍、肢体障碍等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与普通孩子在同一课堂学习,强调每个人都有优势和弱点。

  王子安成为融合艺术团的一员。在这个不以身体障碍区分“普通”和“特殊”的团队中,王子安被大家称作“中提琴王子”。

  他总是耐心解答小伙伴的各种疑问,从不介意自闭症同伴讲话颠三倒四。一次,一个年龄小的孩子摔倒了,趴在地上哭。他就循着声音过去,蹲下来鼓励他自己站起来。同样,当王子安需要去洗手间时,总会有人牵起他的手,给他指引。

  “就像真正的朋友那样。”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寻求相似,接纳不同。”

  在关小蕾看来,只需要创造一个融合的环境,孩子会在相处中发现,身体障碍者需要支持,就像近视的人需要眼镜一样简单。这也是王子安一直以来所认同的理念。

  在融合艺术团,王子安和他的伙伴挽着手,登上过广州著名的星海音乐厅,也曾受邀去美国、加拿大、瑞士、法国等国家演出。他们中,有人声音高、有人声音低,但不妨碍每个人同等地享受音乐的快乐。

  “虽然我看不见这个世界,但我要让世界看见我的奋斗。”一次异国演出途中,吹着太平洋的风,他挥动帽子,高声喊着。

  这是让关小蕾流泪的画面。她常告诉艺术团的孩子,其实人人都有障碍,只是有轻有弱,有人可以掩藏,有人显露在外。“我们创造融合环境,是为了每个人都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同样毫无惧色地拥抱未来。”

  经历内心种种的磨砺,王子安在18岁这年,依旧将音乐这条出路作为自己的成人礼。

  去年11月的那天,王子安站在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的考官面前。他特意用啫喱抓了抓头发,穿着母亲为他准备的黑色衬衫和裤子。花了半个小时,拉完了准备好的4首曲子。

  “虽然这不是最后的决定,”面试官迫不及待地把评语读给他听,“因为你出众的表现,我会为你争取最好的奖学金。”

  “我赢了”,灿烂的阳光下,他在心里放声大笑。

  中国青年报总编辑邀你一起探索“美好”

  在你心中,拥有美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美好,无尽遐想中,令人心向往。它是生活中的小格调,家国中的大情怀。千千万万的青年和你一样,在未来30年,亲眼见证和亲手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一起创造这样的“美好”,你就是强国一代。

  但我知道,坚强的你,也会有心事。你有你的迷茫、疑问,有时不知怎样解决;你有你的希望、梦想,可能不知如何实现。

  我,也就是“坤哥007”——中国青年报总编辑张坤,将与你“聊家常”,倾听你的声音,关注你的疑惑,一起探索“人如何活得更加美好”。

  你想交流的问题,都可以在“坤哥007”微信公众号(ID:kunge007v)进行留言。我将用一如既往的真诚,回复自己的想法。

  诚外无物。我与你并肩,我和你坚守,共同描绘属于我们的新时代。

  张坤

  2018年2月3日

关注公众号,留言提问

你将有机会得到坤哥回复

【责任编辑:王菀】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