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常有医生警察赌气撒娇,没见过一个真撂挑子的

吐槽青年 曹林 2018-03-03 21:02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即使真是赌气撒娇,我也能理解,毕竟医生也是人,不能用“神圣”和“天使”这些道德字眼把他们架起来,剥夺他们像常人一样表达爱恨的权利,让他们承受委屈与压力时也不能抱怨。我们遇到委屈时可以抱怨,遭遇不公时可以吐槽,承受压力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减压,医生为什么不可以?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看到《人民日报》公号转了一篇题为《最痛心!当儿科医生都病倒了,很多人开始感受到医闹的苦果》文章。说实话,刚看到这个标题时,我是很反感的。这有什么好赌气撒娇的呢?全球肆虐的流感让中国各大医院里挤满了患者,特别是儿童患者,儿科医生纷纷累倒病倒。儿科医生病倒了,确实让人不忍,也让人充满敬意,可怎么扯到医闹了呢?难道是医闹给闹累闹病的,这“娇”撒得很不合逻辑啊。

  读标题觉得很不合逻辑,仔细看文章后,理解了“痛心”背后的逻辑链:在其他科室看病,你要面对的是一个大人。而在儿科看病,你要面对的是一个儿童和一群大人,尤其容易出现医闹――害怕医闹,加上收入不高,在医学生中流传着一个顺口溜,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导致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已超过20万――平时供需矛盾已很尖锐,肆虐流感下大量儿童患者,让儿科医生缺口矛盾进一步凸显,儿科医生“结构性”地累倒病倒。

  虽然“儿科医生出现巨大缺口”的原因不只是医闹,还有很多其他原因,比如工作量大,收入低,风险大,与小孩不像跟大人交流那么畅通。――但对医闹的恐惧是很重要的原因,知乎上那条“为什么大多数医学生不愿意做儿科医生”,一个儿科医生后代的回答,得到数万点赞,里面写满了对医闹的绝望和恐惧。

  按理说,流感肆虐,孩子最需要儿科医生的时候,即使接诊累到病倒,医生这时也不应该借机跟公众说“开始感受到医闹的苦果”,充满了赌气撒娇的味道。即使真是赌气撒娇,我也能理解,毕竟医生也是人,不能用“神圣”和“天使”这些道德字眼把他们架起来,剥夺他们像常人一样表达爱恨的权利,让他们承受委屈与压力时也不能抱怨。我们遇到委屈时可以抱怨,遭遇不公时可以吐槽,承受压力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减压,医生为什么不可以?

  何况,“当儿科医生都病倒了,很多人开始感受到医闹的苦果”这样的文章并不写医生写的,而是心疼医生、为医生鸣不平的外行人写的。

  想起前段时间另一篇文章,是站在警察口吻的抱怨,题目叫《当高铁屡屡被阻,你们又要求警察强硬了?对不起…》,文章大意是:舆论常常在很多公共事件中批评警察太强硬,粗暴对待民众,甚至暴力执法,让警察无所适从――现在有人拦高铁导致晚点,又嫌警察不够果断和强硬了,对不起,貌似有点晚了。这篇文章引发了不小争议,确实,这种逻辑是站不住脚的,自设了一个虚假的两难,制造了一个稻草人,公众没有批评警察的“强硬果断”,而是批评暴力执法,批评滥用权力,依法该强硬时就强硬,该果断出手就果断出手,这没毛病。不能因为公众批评警察暴力执法了,就赌气撒娇,干脆该出手时也不出手了。那有警察暴力执法时舆论还不能批评了?

  当然,这篇文章不是警察写的,而是愤愤不平的自媒体人站在警察角度的吐槽。逻辑不经一驳,但我还是能理解那种赌气后的情绪的,特别是基层一线的警察,工作很辛苦,面临尖锐的矛盾和直接的危险,面对复杂的境况有时无法把握分寸,被夹在民众期待、舆论批评、上级要求和执法规范之间,很难。他们的职业很特殊,但也是有喜怒哀乐的人,他们的郁闷和焦虑也需要有地方发泄。

  刚想写这个评论时,本想就这两篇分别站在医生和警察角度的文章,谈谈“有些职业不能这样赌气撒娇”,医生面对的病人的生死,警察保护的是公众的安危,没有理由这样赌气。--但在写作过程中,意识到这种要求对这些职业是不公平的,每一个职业都需要表达情绪的途径。更何况,他们只是说说而已,从来没看到哪个医生面对病人的时候真的说“看看,你们尝到医闹的苦果了吧”;也没看到过哪个警察面对遇险民众求救时说“呵呵,这时需要我们了,貌似晚了”。背负着那些不理解,抱怨归抱怨,他们没有对不起这份职业。

【责任编辑:王菀】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