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曹林“吐槽青年”

活在美颜中的你,敢不敢上堂变老变丑的生命哲学课

吐槽青年 曹林 2018-05-02 14:13 来源:中青在线

  摘要:变老变丑的时光穿梭中,也许会让我们把目光投射亲人的身上,更爱自己的父母,更珍惜身边的爱人,永远不会爱别人超过自己和家人。60年后,我们老成的那个样子,就是父母现在的样子,那时父母已经不在。他们慢慢老去,低着头的我们却忽略了他们。不要等当自己真的老去的时候才悟到那份“我已经长大,你还未老”的美好,才悟到“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的真谛。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这样的情话听起来缠绵悱侧,但总觉得像纸一样一戳就破,没经历过岁月摧残的情话,总显得那么轻飘肤浅。你宠我如初,我爱你到老,时光憔悴了容颜之后说出来,才真的叫浪漫。快手的这款时光机魔法表情,60年之后的模样,真让我眼眶湿润了,几秒的时光穿梭中看到了时间的残酷,看到自己慢慢苍老,看到爱人的美丽面孔在时光数字的速变中迅速败给了岁月,看到光阴似箭。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转眼就剩下满脸的皱纹。――配上这款魔法表情,才能感受到这首歌真的字字戳心。

  后来看新闻知道,这个时光机泪洒朋友圈:有婴儿看到妈妈瞬间苍老的脸,惊恐的伸手触摸;有女儿看着自己慢慢变成妈妈的样子,感慨“妈妈是个美人,岁月不要伤害她”;也有年轻情侣站在一起,女孩看到男朋友白发苍苍,哭着抱住男朋友说,我们已经爱到了白头。――看到这儿时,手机正好弹出一条新闻:57岁宋丹丹近照被吐槽像老头,晒年轻美照怒怼:谁没年轻过。年轻时的宋丹丹扎着辫子,在那个没有整容的年代也是绝对的美女。其实,宋丹丹根本没必要用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去怼,让那些吐槽的网友到快手时光机中看一看变老的自己,他们就闭嘴了,谁没有年轻过,可你老过吗?

  感谢这个魔法时光机,在这个充斥着恨老恨丑情结、崇拜极致美颜、年轻至上主义的语境中,用这样一面“时间和生命教育”的镜子,照出了我们生命和容颜的盲区,照出了光阴的样子,照出了被技术美颜遮蔽的生存事实。

  科技和算法在利润驱动下刻意迎合着人们装嫩的虚荣,这表现在自拍美颜软件的越来越精致上,360度无死角地磨出你最想成为的完美模样,让每个人在这个软件里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年轻、白、美、嫩、光鲜、气质超群、名眸善睐、光彩夺人。这世界上没有丑人,只有不会用美图秀秀的人。那段时间朋友圈里的“军装照”曾疯狂刷屏,其实多数跟军装无关,而是美颜的诱惑,设计者深谙人性的美颜虚荣,人人都喜欢秀自己年轻貌美的模样。于是,自拍美颜软件越来越精致,完美的算法迎合着人在颜值上的“精致虚荣”,人们活在自拍美颜的冻龄幻觉中不能自拔。装嫩,不仅成为一种技术上的秀和社交礼仪(猜年龄时总喜欢故意往年轻一点猜,以取悦对方),更成为一种交往中的集体心态。装嫩的社交意识形态下,人们不仅崇拜嫩和年轻,热爱小鲜肉,更形成了一种恨老、厌老、排老情绪,在道德上矮化老(老人变坏、坏人变老),在形象上鄙视老,在生活上区隔老。

  可残酷的现实是,我们跟自己的父母一样,都将慢慢老去,苍老是每个人的归宿,颜值终将败给岁月,美颜终将输给时间,光阴的故事就是慢慢变老的故事。迎合“美颜虚荣”的技术自负下,快手时光机逆“美颜”而行,让人们看到了变老变丑的样子,让人们跳出自欺欺人的“自拍美颜”,在变老变丑中去感悟生命、人生、亲情、爱和时间的力量。时间是我们生存的盲区,时光机唤醒了我们的答盲区,看到自己和亲人变老的样子,会更明白“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的生命含义,会更珍惜眼前人,更理解这句话:“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不要老得太快,却明白得太迟。”

  魔法时光机需要技术支撑,需要精准的动态人脸捕捉、基于时序的脸部变形与美妆、头发分割与染色、动态控制变老逻辑,等等,但这一次快手贡献的不是技术,而是融于科技中的人文关怀和哲学思考,不仅让人们在时光穿梭中去感悟,更创造了一个吸引更多人参与其中的社交场景。这种感悟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而是共同感悟,看着别人变老变丑,看着自己变老变丑,孩子看着父母,自己看着亲人,朋友看着自己――感悟提供了一种“他者的视角”,也就是代际关系和人际关系。就像“时间都去哪儿”不是一首独唱的歌,更是一首穿越代际、人际、群际社交、大家在心里一起哼唱的歌。

  都说社交媒体毁了真实的社交,确实如此,没有人文内涵的社交媒体,只会让人们变得越来越孤独――低着头,嘟着嘴,塞着耳机,活在自拍美颜中,活在小圈子小世界中。魔法时光机用变老的逻辑,把孤独的个体拉回到时间和空间的关系结构中,让人们在变老中体味着各种关系,与未来60年自己的关系,与爱人亲人的关系。这种分享、感悟和关注中,就像宿华所说的那样,让每一个人得到关注后可以消减一点点的孤独感,提升一点点的幸福感。

  这样的魔法时光机营造的反思场景,也是一次提升“亲人社交”的机会。可能人们都没有意识到,既有的社交媒介,都在致力于扩展“陌生人社交”而遮蔽“熟人社交”“亲人社交”。我们常常见到的社交场景是,家庭聚会和朋友聚餐时,年轻人低头刷着手机,跟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人说心里话,却对眼前的亲人和朋友视而不见。这也是“社交媒体毁灭社交”的表现形式这一,扩展着外围的社交,最亲最近的人之间的交流却越来越少。人们在手机上跟不三不四的人谈笑风生,却在放下手机的瞬间换上一张无趣的脸。人们看不到,多少点赞之间人走茶凉,不管多晚你还得回家。

  变老变丑的时光穿梭中,也许会让我们把目光投射亲人的身上,更爱自己的父母,更珍惜身边的爱人,永远不会爱别人超过自己和家人。60年后,我们老成的那个样子,就是父母现在的样子,那时父母已经不在。他们慢慢老去,低着头的我们却忽略了他们。不要等当自己真的老去的时候才悟到那份“我已经长大,你还未老”的美好,才悟到“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的真谛。快手时光机的这堂哲学课,这面魔法镜,每个人都应该去上一下,去照一照。

【责任编辑:王菀】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