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我的岗位是光荣的

张坤 2018-06-26 22:17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574 期 ---

2018/06/26

Topic:强国岗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 今 日 之 声

张坤:

我的岗位是光荣的。

和许许多多奋斗在服务青年成长的第一线同志、朋友们一样,我所从事的是共青团工作岗位,是用新闻舆论引导青年的工作岗位。

虽然一干几十年,但无怨无悔,初心不改。因为理想指引人生方向,信念决定事业成败,每一个新闻人,都坚定增强“四个意识”,追求做一个有理想、有情怀、有担当的人。

今年初,我们奉献了一个特别的中青报评论员文章——《新时代,我的舞台我的国》,以“强国体”接龙的形式,征集基层一线青年和团干部的来稿,“众筹”而成,表达我们更多地陪伴和助力强国一代走进人生舞台中心的决心。

我也用“强国体”描述了我所从事的岗位:

你看到一条条有温度的新闻和图片,心弦一次次被拨动,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那似乎不起眼的一个细节、一个画面、一个瞬间,我会和同事们在寂静的黑夜中守候微光,在眩目的光明中照亮人心。

于是有了因为重新开始修复“红军桥”,老人抱着孩子开怀大笑的感人场景;有了因为搬迁匆忙,连刚挂在墙上的新婚照都来不及取走的动容一幕。

我是张坤,一名普通的新闻工作者,我希望这个社会因真善美而变得更加美好,希望在陪伴和助力中,倾听一位又一位年轻人幸福花开的声音,强国一代有我在!

……

我的岗位是光荣的。

因为我们用心生产创造的每一篇报道、每一件产品,都责任重大,直接肩负着对青年加强思想政治引领的主责主业重任,直接影响、引导着青年价值取向,而青年价值取向决定了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

2050年的中国,什么样?强国时代,强国使命,2018年的我,和强国一代同行,共同探讨:路如何越走越宽?

我的岗位是光荣的。

“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我们立足本职岗位,辛勤劳动,挥洒汗水,把新闻当做职业,更当做一项事业,在坚守中青报“融媒小厨”大情怀中改革创新、迎接挑战。

我们在求真学问、练真本领中,不断反省修正、磨练自己,坚持“政治建报,文化立报,融合兴报,改革强报,从严治报”。

只有在知行合一中接受岗位磨砺,才有资格从追梦人走向圆梦人。

我的岗位是光荣的。

我们自近代以来历经磨难的国家和民族,正处在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时代。今天的青年一代,到2020年风华正茂,到2035年正值壮年,到本世纪中叶年富力强,与伟大时代前进的征程同生共长、同频共振。

新时代孕育新机遇,新时代也带来新挑战。

强国一代有我在,奋斗的青春最美丽;强国一代有我在,奋斗的青春最幸福。

我的岗位是光荣的。

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见证、记录着一个日新月异变化的新时代,时时刻刻都在陪伴呵护、召唤引领着强国一代。

向青年学习,听青年声,解青年忧,做青年友。“让党放心,让青年满意”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是我们创新创造的源泉。

是的,我的岗位是光荣的,共青团工作岗位是光荣的,我们每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岗位都是光荣的。

我们幸逢一个新时代,幸立一个“强国岗”,幸获为祖国和人民奋斗和奉献的荣光——强国一代有我在,建功立业有作为!

◆ 延 伸 阅 读

团歌作词者胡宏伟回忆作品诞生:那年,我34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

来源:共青团新闻联播(ID:gqviewpoint)

发布时间:2018年6月25日

导读:

“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我们是初升的太阳,用生命点燃未来。”当耳畔回响起团歌熟悉的旋律,你是否知道这首传唱了30年的《光荣啊,中国共青团》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团歌的作词者胡宏伟亲口讲述,发生在他34岁时的这一个故事!

如果你不够了解胡宏伟,那么你一定听过《长江之歌》。

创作《长江之歌》,胡宏伟花了两天时间,一挥而就,在全国名声大振。那年,他30岁。四年后,创作团歌歌词,他却花了一个月时间。

对于团,想说的太多

可是,想对团组织说的心里话太多,在创作中,胡宏伟反而“卡壳”了。

“那年,我34岁。”回忆写团歌的往事,他的话语依然充满激昂。1987年,年轻的他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团歌的征稿启事,突然感觉热血沸腾,决定参与创作。

胡宏伟对共青团太熟悉了,有一股抑制不住的表达冲动:

16岁入团,22岁入党,中间经历6年时间,换了三份职业,学生、工人、士兵,对人生起到决定作用,做过团支部宣传委员、团支部书记和团委书记。“团组织伴随我成长,给了很多机会,我对团组织很有感情。”他说。

从1978年开始,胡宏伟在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开始专业歌词创作。虽然在《中国青年报》也发表过诗歌,但是他心里觉得没底。

长江的形象比较直观,《长江之歌》写起来比较快。如何提炼出共青团形象,是摆在我面前的难题。团歌的歌词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空洞。

他需要用最少的词,涵盖最深厚的思想感情,不仅要凝练,关键要有震撼力。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创作难度可想而知。

柳暗花明,邂逅五月的花海

彼时,最艰难的阶段,他会逼着自己出门散步,可走着走着就停下来,盯着小河苦思冥想。有一天,脑海里闪出一幅油画:五月的天安门前,姹紫嫣红的花朵盛开,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创造路上有时会有山穷水尽之感,这时只要思维突出桎梏的重围,就会迎来豁然开朗的新境界。

胡宏伟回忆:年轻人的意象就是五月的花海,花海体现群体感。

于是,“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春拥抱时代”团歌的开篇就是诗意地描写青年。为何会提到五月?胡宏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五四运动在五月,显示出历史的纵深感。5月又如同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青年比作五月的花海,意味着他们在中国大地上奋斗。

一个月后,他一口气拿出了五六个版本。慎重比较后,胡宏伟将歌词工整地誊到纸上,叠好,寄到中国青年报社。

胡宏伟说,1987年10月3日是难忘的一天。中国青年报刊登了10首从全国数千首应征歌曲中选出的团歌候选作品,其中就有他的作品《我们是明天的太阳》,排名第一。

胡宏伟解释:

原来我写的是“明天的太阳”,感觉不太贴切,明天对年轻人不太急迫,时间上略微显得有些滞后,斟酌再三,他决定改用“初升的太阳”。 第一版作品《我们是明天的太阳》,后来才改为《光荣啊,中国共青团》。

1988年5月

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经与会代表投票表决,《光荣啊,中国共青团》被最终确定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代团歌。

2003年3月

中国共青团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委会宣传组专门通知胡宏伟,让他进京对代团歌《光荣啊,中国共青团》作进一步的修改完善。

他透露,曾设想把“壮丽的事业,激励着我们继往开来”改为“伟大的复兴,激励着我们继往开来”,以适应时代的发展。后来,经过多方征求意见,团中央领导和音乐界人士考虑到原词已经在广大团员中广为传唱,认为还是不要轻易改变为好,最终歌词只字未动。

2003年7月22日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将《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确定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歌。

团组织对青年人意味着什么?

在胡宏伟看来,共青团是一个课堂,是一个熔炉,是一个舞台,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作用,服务青年人成长,让他们感觉不是孤军奋斗,体会到组织的温暖。

“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在采访的过程中,胡宏伟多次引用习近平总书记给青年的这句寄语。

胡宏伟说:“我今年65岁了,到了回忆的年龄,但现在还有奋斗的激情,奋斗的青春最幸福和最幸福。”

“哪里来,何处去,不忘初心信念在。”这是他最近一首作品,叫做《红旗不倒大别山》,一直延续青年时创作的初心。1978年起从事专业歌词创作,共创作歌词、诗歌、剧本2300余首(部)。

胡宏伟认为:“年轻人要有大时代的情怀,与时代脉搏相联系,表现出大我的奋斗情怀。”

提出你想交流的问题,在“坤哥007”微信公众号(ID:kunge007v)留言。我将用一如既往的真诚,回复自己的想法。

【编辑:贾志强】

刘文艳

作家。

老崔

摄影师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