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建功立业有作为

张坤 2018-07-06 21:59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584 期 ---

2018/07/06

Topic:“强国一代”的历史使命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 今 日 之 声

张坤:

新时代,物质条件极大丰富,青年还需要去艰苦的地方建功立业吗?

新时代,青年该如何立足岗位、扎根基层,担负起“强国一代”的历史使命,奏响青春建功的最强音?

今年2月,在四川举行的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到了一封来信,写信者是中铁隧道局集团参加成昆铁路扩能改造建设的20多名青年党员。信中说,50多年前,他们很多人的父亲、爷爷参与了成昆铁路难度最大的沙木拉达隧道建设,把天堑变成通途。今天他们接过前辈的旗帜,承担起新成昆铁路全线最长、难度最大的小相岭隧道建设重任,立志使铁路早日成为沿线人民脱贫致富的“加速器”。

习近平总书记说:“他们的来信让我感受到青年一代对祖国和人民的担当和忠诚,读了很欣慰。”

“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同团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并发表重要讲话,对团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寄予殷切期望,对新时代的青年工作和共青团工作作出部署、提出要求,向广大青年发出“敢于有梦、勇于追梦、勤于圆梦”的奋斗号令。

今天,本报刊发的新老成昆铁路报道,就讲述了一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青春接力。50多年来传承的,是对“成昆精神”的追寻,是央企青年接力奋斗的新时代风貌,也是一代又一代青年建功基层的使命和担当。

48年前的7月,老成昆铁路通车,为西南腹地百姓打开重要的出山通道。老一辈建设者不畏艰险、不怕牺牲,以敢叫高山低头、河水让路的豪迈气概,向世界宣告中国又完成了一项人间奇迹。

如今,一群平均年龄30岁左右的青年,修建新成昆线,肩负强国使命,打响脱贫攻坚战。在这个每年有4个多月冰雪天气、150天以上狂风怒吼的地方,他们把青春奉献给了巍巍大凉山,展现出“英雄面前无难关”的担当。

这些年轻的建设者,本可以选择城市,选择安逸舒适的生活,选择“小确幸”,可“如果大家都不逆行,这个国家会好吗?”他们向自己的内心发问。

责任和使命让他们告别大城市,告别安逸,选择艰辛付出,选择奉献担当。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强国时代青春的激情和力量。

强国时代的青年,踩在了新时代的鼓点上。对祖国和人民的担当和忠诚,是新时代青年的选择,也是5000年来生生不息的中国精神的接续和传承。

今年“五四”,习近平总书记鼓励青年,“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为民族复兴铺路架桥,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青年时代,习近平扎根梁家河,发展沼气、打大口井,办铁业社、建代销店、引进种植烤烟技术,以自己的实干苦干引领群众向好日子奋进,他改变着贫困乡村的面貌,让村里人至今受益。

七年知青岁月,习近平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黄土地上的人民。可以触摸的伟大,总是闪烁着朴实之光。它激励强国时代的青年,奋斗的青春最幸福,建功立业有作为。

新时代,“蛟龙”入水,“嫦娥”升空,“复兴号”领跑全球,年轻的头脑创造着让世界赞叹的青春传奇。中国桥、中国路、中国港、中国车,年轻的双手用工匠精神不断刷新中国骄傲。在科技攻关最前沿,在创新创业第一线,在脱贫攻坚主战场,在社会服务各领域,在国际交往大舞台,到处都有青春的担当。

强国时代赋予青年新的历史使命,青春建功新时代的号角已经吹响。“强国一代”不会在温柔乡里成长起来,如果只有眼前的“小确幸”,沉溺于“小时代”,不会有大理想、大作为、大担当。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需要一代又一代青年不忘初心、接力奋进、勇往直前,“以青春之我成就青春中国”。

从今天起,本报将在“强国一代有我在 奋斗的青春最幸福”基础上,推出专栏“强国一代有我在 建功立业有作为”。从大漠戈壁到雪山哨所,从辽阔草原到蔚蓝海洋,我们把目光聚焦基层建设者,我们把镜头对准那些年轻而坚毅的面庞。

强国时代的年轻人,如何在自强不息的奋斗中建功立业?我们希望通过全媒体报道,引发青年思考人生到底应该如何度过?生命的价值到底应该如何选择?共青团组织如何更好地学习落实好团十八大精神?这些也都将深化《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杂志联合发起的“强国一代,路如何越走越宽”大讨论。

青年工作,抓住的是当下,传承的是根脉,面向的是未来。习近平总书记对青年的寄语,既是历史的回响,也是未来的召唤——“在亿万人民为实现中国梦而进行的伟大奋斗中实现人生价值,用青春书写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历史的华彩篇章”。

◆ 相 关 阅 读

当年一公里牺牲50人,祖孙扎根凉山接力“挖”隧道!

作者:李玥 文稿编辑:崔丽

视频编导:杨奕钊 李冬

H5:中青融媒工作室

运营统筹:李想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7月06日01 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登上海拔2244米的山顶,25岁的李恒站在一个山洞前,沉默许久。

这是老成昆铁路上最长的隧道沙木拉达,位于四川省凉山州喜德县。

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在这里时常发生,被西方国家喻为“修路禁区”。

沙木拉达隧道 杨奕钊摄

隧道正上方的字已经模糊,只留下两侧的对联: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1970年成昆铁路通车,攀枝花的钢铁得以运往全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也依托它发展了起来。

入职两年来,李恒第一次贴近外公的青春。

对于成昆铁路,有些人不会陌生,小的时候,不少家庭都用过以成昆铁路为背景的年画等物品。

 

成昆铁路年画

时间冲刷着记忆,现在很少有年轻人知道这条铁路背后的故事了。

1096公里的成昆铁路,平均每前进一公里,就牺牲两个年轻人。

成昆沿线的每一个火车站,几乎都有一座烈士陵园。

在沙木拉达隧道旁,李恒缓缓走进陵园,脚步很轻。

外公说过,每一块墓碑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去年清明节,隧道人母永奇来到这里,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这个年轻人从没见过外公,只知道他为了建设成昆铁路牺牲,遗体就地掩埋,家人根本不知道葬在哪。

母永奇“激动”又“悲痛”地向家人求证,85岁高龄的外婆连夜赶来,捧着丈夫留下的唯一照片,双手颤抖,把脸紧紧贴在墓碑上。

母永奇的外婆拿着丈夫的照片

当年村干部挨家挨户动员参加铁路建设,因为修铁路非常危险,几乎没人报名。

最后,梦想参加祖国建设的外公报名了。走的那天,外婆怀里抱着2岁的女儿,送他到村口。

外公在离家两年后去世。当家人得知噩耗,他已牺牲了半年。

年轻的外婆一人拉扯大两个孩子。

之后的50年,尽管多次搬家,母永奇外婆的房间,一直放着丈夫留下的一口木箱。

过去的艰辛,李恒也从外公那里了解过一些。

机器分解成零件背上高山 来源:成昆铁路纪录片

建设成昆铁路时,一支部队在高山宿营,白天,一场暴雨冲走了战士的被子,夜里,一场大雪又不期而至。

第二天早晨一看,帐篷不见了,战士们蜷曲的身子像一座座雪丘,军号一吹,雪丘里站起了一个个雪人。

有两座雪丘却静卧在雪原中,再也没能站起来……

李恒外公参建的沙木拉达隧道被比作“水帘洞”,没有雨衣,许多人患上了风湿病。

部队能给大家配发的“营养品”只有每天的50克奶粉、100克白糖。

这样他们还舍不得吃,都攒起来月底寄回家。

渗水严重的隧道 来源:成昆铁路纪录片

6.4公里长的沙木拉达隧道,在修建的6年,平均每修建一公里,就有50多名建设者献出生命。

遗憾的是,李恒外公从没坐过他亲手修建的成昆铁路,没等通车,就去了下一个战场。

50年后,在沙木拉达隧道30公里外,他们的后代将修建新成昆铁路最长的隧道。

看到下面的数据,我们或许就能理解,为何那时的年轻人会如此的义无反顾。

成昆铁路行驶在大凉山境内 杨奕钊摄

成昆铁路通车的时间,也是攀钢钢铁出“炉”的日子。

资料显示,成昆铁路和攀钢建设至少影响和改变了西南地区2000万人的命运,使西南荒塞地区整整进步了50年。

在大凉山,同样的旅途,坐汽车需要十多元,而火车票只需两元。

中国的“复兴号”高铁时速高达350公里,而成昆铁路时速30公里。成昆铁路穿过的大凉山,印上了深深的贫困烙印。

新成昆铁路的修建提上了日程。

大凉山的一座村庄 李冬摄

当地百姓用塑料布裹窗户。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孩子的身形比城里的同龄孩子小两三岁。

为了彻底改变这一切,一条更快的新成昆铁路在2016年开建,预计2022年通车。

新铁路按时速160公里设计,从昆明到成都,将由现在的19个小时缩短为6个小时。

李恒正是为新铁路而来。

2016年,他不顾父母的反对辞掉大城市的工作,被一趟绿皮火车带到了偏僻山区。

有一个同来的姑娘在去项目地的途中哭了,“离城市越远越绝望”,请求在附近的镇子下车,辞职回家。

还有个小伙子仅入职一天,第二天一早未留下任何言语,离开了。

但更多的人留了下来。

未来的工作比李恒想象中艰巨的多,他和平均30岁出头的小伙伴准备征服的是新成昆铁路“最后21公里”的小相岭隧道。

小相岭山脉 李玥摄

这里每年有4个多月冰雪天气,150天以上狂风怒吼。

老成昆线绕过了地质最复杂的地区,新成昆线则走直线,“沉睡”半个世纪的难关扑面而来。

小相岭隧道 来源:《成昆青年说》

隧道里机器轰鸣,粉尘弥漫,大家靠击掌、拍肩这些肢体语言打招呼。

口罩不出三个小时就变黑。

“无水硬如钢,有水一滩泥”。工人只能像半个世纪前那样,用铲子一点点开凿,像雕刻工艺品。

有些地方像沙土一样绵软,盾构机、凿岩台车这样的大型现代化设备,很难派上用场。

一捏就碎的岩石 杨奕钊摄

“泡”在水里工作的项目总调度郑冬冬,是个90后。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和工友一干就是10个多小时,连午饭也在洞里解决。

“老成昆人脚底扎了钉子还接着干。”机械队长王定枝,为了保证施工进度,在洞里一干就是9天9夜。

付出总是有回报,小相岭隧道掘进的速度刷新了我国机械化钻爆施工的历史记录。

偶尔,工作遇到困难,有人喝完杯里的酒,低声说一句“还不如回大城市”。

“大家都不愿逆行,这个国家会好吗?”一旁伙伴说到。

第二天一早,这群年轻人接着劲头十足的出现在工地上。

这两代年轻的建设者太像了。

过去,李恒的外公和战友生活在隧道旁的席棚,30多人挤在石头上的大通铺,在他们看来“为了祖国修铁路,越是艰苦越幸福”。

如今,年轻人用一间空宿舍当“酒吧”,每当完成一段工程,就从园子里摘自己种的菜烧烤,喝几杯庆祝。

李恒在宿舍 杨奕钊摄

热爱健身的李恒还捡了两块砖当哑铃,像宝贝一样带回宿舍。

他羡慕这里的一对夫妇。

为了爱情,妻子周海瑞从城里一路陪伴丈夫郑冬冬来到大凉山。

他们15平方米的“家”里有电磁炉,俩人一起做家乡的烩面。

不宽敞的床上摆着一只半米长的玩具熊,这是“不懂浪漫”的丈夫在工地迎接妻子的礼物。

小相岭山脉 李恒摄

新成昆铁路将在2022年建成,到那时,这条铁路将是成都平原经济区实现南下出川的重要通道。

他们祖孙两代修建的两条铁路,将共同拉动沿线地区经济发展。

通车之日,李恒想带外公重返成昆。

这个愿望他想了半天。

他不确定,那时会不会也像外公一样,没能等到通车,就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扫描二维码阅读新老成昆铁路特稿

扫描二维码观看新老成昆铁路H5

    提出你想交流的问题,在“坤哥007”微信公众号(ID:kunge007v)留言。我将用一如既往的真诚,回复自己的想法。

【编辑:贾志强】

刘文艳

作家。

老崔

摄影师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