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张坤“坤哥007”

等你,却没来……

张坤 2018-07-10 21:15 来源:中青在线

--- 第 587 期 ---

2018/07/10

Topic:燃烧的槐花

文 / 张坤

(“坤哥007”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大家在文末留言互动)

◆ 今 日 之 声

张坤:

昨夜风尘起,早上出门,远远见院子的槐树下,黄色斑驳一片,槐花飘落如雨。

可是奇怪的,走到槐树下,翘首等待,久久站立,却没有等到那绝美的黄色小火焰,从空中悠然落下。

有些失望地离开,不经意蓦然回首,一阵槐花却突然在身后燃烧。

时光和人仿佛捉迷藏,又是一年花相似,依稀却道人不同。

去年此时槐树下,有感写了《一枚槐花的修行》:

淡淡地来,正如淡淡地去。也许终于“你”清醒了,不再有惊喜,也不再有恐惧。

“你”和我的不期而遇,都是最美好的时光,让我们不但意识到是一棵树的花,还是大地的花,天空的花,整个宇宙的花,而每一枚花又都是一个我。有多少花,就有多少“我”。

……

那槐花全身是宝,可观赏,可入药,可品茗。

“你”可以与飘落燃烧的槐花不期而遇,当“你”有意翘首等待时,却未必会来,或不会再来。

人生似乎永远都在等待中,大多时候,都等待不来什么结果,倒是不期而遇的许多人和事,不经意间就过去了。有意等待时,却再也没来。

昨夜,一位正当壮年的同事突然去世,这位爱女如痴的父亲,还没来得及留给女儿等待的机会,就匆匆离去。留给家人和我们无限的思念和哀悼。

过去和现在的聚散离合,还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当年大学校园的同窗好友,还有多少时光可以等待!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当年大学的班上,毕业后陆续已有好几位同学离开了我们,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们中,有的因为急性心脏病发作,有的因为遭遇突然车祸。

黄泉路上无老少,不要以为有的是时间去学习,去回报家庭、回报母校、回报国家。

如果认识到平安地活着,其实是一种奢侈,那就真诚地活出爱和珍惜吧!

没有什么不能化解的矛盾,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烦恼,没有什么非“我”不可的骄傲。

虽然我们不得不面对各种“失去”,但是接受“失去”是门生命成长的功课;虽然我们不得不在等待中翘首以盼,但是每一份等待,都可以融入生命的真心、挚爱和奋斗。

为遇见“你”——燃烧的槐花,又默默等待了一年。一年后的今天,依然可以用这段收尾:

一枚槐花的修行,给了世界很多启迪。“我是一枚槐花,我还是……”我们一起在顺应自然、默默劳作、忘我奉献中渐渐觉悟过来。

◆ 相 关 阅 读

一枚槐花的修行

作者:张坤

来源:坤哥007(ID:kunge007v)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15日

我不知道“你”是哪一枚槐花,但是在千万枚中,你知道“我”是谁。

进入头伏的每天早晨,在一片地上腾腾散发热气的暑雾中散步,迎面纷纷扬扬一阵”槐花雨”,不忍踏践那随风飘落的鲜嫩微黄的槐花。昨夜一场雨后,满地更是跳跃着的黄白色小精灵、小火焰。

“你”就在其中,离开树的身体,你突然凌空坠落,优雅地划出一道弧线,突然有了“我是一枚槐花”的意识,你在一阵狂喜中舞蹈,迎面落到我的发梢,端详着这另一个奇怪的世界。

风吹起,有时集合抱团如“一阵雨”,有时三三两两结伴行,有时孤寂零落不知飘向何处。

每天这位清洁师傅都会来到这里,一遍又一遍,一把又一把,将即便跑到最远沟里匍匐的你、最高汽车上仰卧的你,轻轻扫到一起,一小堆,一小堆。

这时的“你”,突然恐惧起来:枯萎、死亡,不知被运到何处,碾落成泥。

于是重新安静下来,是否想起那个离开的家:曾一串串低垂在椭圆形的叶子中间,未开放时泛着青涩的淡绿,绿褐色的花萼紧裹着心儿的洁白,扁扁如豆瓣的样子微微鼓起,酣睡得那么恬然,偶尔咂巴着流口水的小嘴,不经意在枝头吐开了温柔的瓣蕊,一簇簇相拥竞相绽放。

这个树的身体,原来住着家的很多成员,而槐花的灵魂,就在其中放光,即便暂时离开,也往树的根和须根里去,甚至,穿透湿润或干裂的土地,融入虚空。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我似乎听见你加速的心跳渐渐平复。

其实“你”的兄弟姐妹更多在那广袤的田野乡村,记得儿时在老槐树下听奶奶讲那发生在家乡的天仙配故事。如那乡村歌谣《槐花香槐花美》中唱的:“串串槐花乐芳菲,洁白笑脸映绿枝,清新荡漾惹人醉,星星点点小花蕾,飘飘摇摇安然睡,醒过似雪落满地,多情娇羞散妩媚······”

其实千百年来“你”一直都在,你不仅仅是一枚花,还是种子、根、茎、叶、果实,是被称为吉祥如意的“国槐”,是被《周礼》誉为国家重臣的“三公”代表。

其实“你”也许并不知道一身都是宝,不仅仅妆点美丽、清香宜人,而且可以入药入食。

我问清洁师傅:“这些槐花,还能活多少时间?”

“大概还有一个月,最后一批到8月底吧!”

但是我知道,无论是“你”在的日子、还是不在的日子——你的“槐树”身体,或雪中屹立,或料峭寒风中稳扎,穿黄色马夹的清洁师傅都会在那里,风雪无阻地清扫着那片土地。

很想戴着“你”再看一场《冈仁波齐》,当你和我一起为大众祝福时,影片中的内外世界就连结在一起,当你感慨磕长头的虔诚灵魂时,可曾想过脚下的公路是谁修建的?当我们上班下班走在洁净的路上时,谁想过早晨有那么多清洁师傅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忙碌?当我们服用各种清热解毒、凉血润肺等药治病时,谁能想到是无数的“你”化身而来?

淡淡地来,正如淡淡地去。也许终于“你”清醒了,不再有惊喜,也不再有恐惧。

“你”和我的不期而遇,都是最美好的时光,让我们不但意识到是一棵树的花,还是大地的花、天空的花、整个宇宙的花,而每一枚花又都是一个我。有多少花,就有多少“我”。

小时候在乡村小院国槐下数着天上星星时,会忘掉那个小小的“我”。如今在海运仓2号66年的报社老院子里,再忙再紧张,看到院子里那两棵老刺槐时,也会在缕缕幽香中忘掉那个小小的“我”。

一枚槐花的修行,给了世界很多启迪。“我是一枚槐花,我还是……”我们一起在顺应自然、默默劳作、忘我奉献中渐渐觉悟过来。

 

【编辑:吴蕴聪】

刘文艳

作家。

老崔

摄影师

第四级火箭

《第四级火箭》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火箭一般情况下为三级,当然可以有第四级或多级。第四级代表着基地人的下一代,也代表着航天事业的未来。
阅读
【作者简介】

赵雁

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