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

著有小说集、散文集。现任《香港文学》总编辑。

    陶然,本名涂乃贤。原籍广东蕉岭,出生于印度尼西亚万隆,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1973年移居香港。现任《香港文学》总编辑、香港作家联会执行会长。

    主要著有长篇小说《与你同行》、《一样的天空》,中短篇小说集《陶然中短篇小说选》、《天外歌声哼出的泪滴》,短篇集小说集《岁月如歌》,微型小说集《密码168》,散文集《街角咖啡馆》、《旺角岁月》及散文诗集《生命流程》等近40多本。

作品
  • 香港茶餐厅

    那天早上上班时间,阴晴不定的天气忽然变脸,下起倾盆大雨,一时之间路上行人鸡飞狗跳,这茶餐厅本来早上时段人就多,碰到雨天生意更加兴隆,所有座位都无虚席。雨伞滴着雨点,纷纷插进柜台旁的水桶里,在旁边滴湿了周围一地。那老板忙得走动不停,一面吆喝:“交叉甜,外卖!”“咖啡外卖,走甜!”堂倌急步而来,端上我早先叫的早餐,牛油面包煎鸡蛋午餐肉,那杯咖啡重重放在玻璃台面,发出“呯”的一声,香气袅袅而来。我听着那雨声哗哗地打在门上,暗想,这时分,最好就躲在这里笑看风云。

    2017-03-28

  • 雪飘札幌

    是头一次到北海道,札幌的冬天冰天雪地,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当我在温泉酒店住下,但见外面世界都给雪覆盖了。酒店外的枞树都蒙上了一层白,连路边也堆满积雪,但已铲成中间的小路,让人行走。但积雪已给人踏成坚冰,走路时须小心翼翼,否则容易滑倒。我后来就曾经遭遇滑铁卢,幸好穿的绒服够厚,并无大碍。

    2017-03-28

  • 重走南长街

    我也记得,那天我还在文化宫电影院里看阿尔巴尼亚电影,片名忘记了,应该是夏天吧,虽然那时还没有冷气,观众不多,只觉得冷。至于在露天篮球场捧代表北京体育学院四队出赛的L的场,倒已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他跃起投篮伸舌的动作,倒在我脑海里久久不肯退潮。记得赛后我还对他说,小心咬到你的舌头!到了香港后又回北京,有一年五一碰到书市举行,便也来凑热闹,各个书摊前,人山人海,只转了一会,天热,口渴,只买了一套三集的苏联影片《静静的顿河》,便跟着人潮退下来了。也并不是特别有兴趣,只是以前在北京读书时看过,便想重温,不料拿回香港一看,并非原来的美好感觉,节奏慢,色彩也已褪了。时代毕竟把旧的东西抛在后头,看来怀旧不是永远都合时宜。

    2017-03-28

  • 门神

    程咬金仰天大笑,罢罢罢,既然老板嫌我老朽,我也不会恋栈,说着,便大踏步走出老板室;罗成、单雄信、杨林、王伯当、魏文通、李元霸、裴元庆也跟着转身就走,秦琼和尉迟恭疑了一下,欲待跟上,却给李世民叫住:慢!

    2017-03-28

  • 似曾相识的土地

    槟城闻名久矣,到了身在其中,我才知道它被槟威海峡分成两部份,槟岛和威省。槟岛西部隔着马六甲海峡与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遥遥相对。槟城首府在槟岛的东北方,叫乔治市,是大马第三大城市,也是以华人为主的,具古老历史文化的古城。怎么叫槟城?它又不是盛产槟榔的地方?原来这小岛形状极似槟榔,因而得名。

    2017-03-28

  • 香港往事

    如果说,八十年代前,茶楼录用的多是年轻女郎的话,后来就演变成以中年阿婶级为主了。和以前不同的变化,到底是因为年轻人不愿做,还是因为中年女性再没有很大的竞争力,只得屈就?想想,老板肯定在商言商,有节省成本,以获得更大的利润的考虑。美色只不过是痒眼而已,一晃而过,只有金钱滚滚来才是最实际。

    2017-03-28

冯骥才:我的事业只有生命能画句号

“我已经75岁了,但仍有理想。”头发斑白的冯骥才说。

傅抱石: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

于是大家的谈锋很快地就集中在明代以画华山得名的王安道(即王履,他名作《华山图》现存)身上。多数认为王安道的《华山图》是有生活根据的,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华山的气概、面貌,是祖国一位杰出画家。